“我已經決定去澳洲念書,已經在辦簽證了。”幾天以後,我接到海棠的電話,她的聲音很平靜,似乎是在冥想了很長時間後才作的決定,“給你電話,一來是告訴你這個事情,二來是想你什麼時候方便的時候我來拿那天……那天留在你那裡的行李。”

繁雜的心情居然讓我忘記了海棠的行李一直在我車子的後背箱裡。

“我……我給你送過來。那你這兩天……”心裡說不出的感覺。

“呵呵,那謝謝你。這兩天趁辦證的時候我想回家一趟,看看父母。”海棠的語氣平淡,平淡到似乎我和她是陌路。

我似乎看到了我大學時候的海棠,畢業以後和別人說話時候的海棠,高雅得讓人無法接近的海棠。

我第一發現原來感覺可以這樣準確。

海棠宿舍社區外面的一個咖啡廳。

一個不大的咖啡廳。

海棠坐在我的對面,她的旁邊是我帶給她的行李。

她施的淡淡的妝,淺笑盈盈。

除了眼睛還有點紅腫外,完全看不出海棠有什麼異樣。只是在外人看起來沒有異樣的海棠卻讓我感覺格外不習慣。

刹那間的海棠如此陌生,只是在我對面卻如此遙遠。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非常感謝你。”海棠輕啟櫻唇,“澳洲的風景很美,嚮往了很長時間了。到了那裡我拍些風景照,到時候傳給你。”

“什麼時候走?”我品嘗了口這裡的咖啡,雖然不是什麼極品,但也可堪稱濃郁香醇,滑人喉舌。

“簽證下來就走。”海棠的回答簡單的似乎不願意和我多說一個字。

“到時候我送你?”這也算是和海棠或許最後的道別。

“不用了。”海棠嫣然一笑。

我淡淡地笑了笑。

那或許是我到今天為止最後一次見到海棠,

或許,我只能說或許……


“國慶打算怎麼過?”小雨的學校食堂,我已經是常客了。

“不知道,還沒有打算。”小雨的聲音有點憂鬱,這我在剛碰到她的時候就發覺了。

“這是你喜歡吃的獅子頭 ,我這個也給你。然後告訴我你為什麼不開心。”我把碗裡其中的一個獅子頭 夾到小雨的盤子裡。

“你想讓我變豬呢!”小雨扁扁嘴,終於還是笑了出來,“實習的事情,你看。”

小雨從手袋裡拿出一遝紙張。

“哇,這麼多……錢。”粗粗看去果然很像是錢,而且是很厚的一遝錢。

“哪裡,你看麼!”小雨把那一遝東西推到我面前。

原來是銀行員工專用的練習數錢的紙張,專業點叫作練功券。

“哈哈,原來是無法花的錢呢。”我差點沒有噴飯。

“現在領導天天讓我們實習的練點錢,手都快腫了。”小雨狠狠地把我夾給她的獅子頭 夾開。

“呵呵,辛苦了。”小雨的指尖確實紅紅的,看來確實被摧殘了。

“不說這個了,看來這個社會不容易適應。”小雨吃了我給她的獅子頭 以後就放下筷子。

小雨畢竟還沒有經歷過社會,她又怎麼知道社會就是這樣的。不過有時候一些實習單位確實將一些實習的學生作為免費勞動力來用。

“要不要我給你想想辦法換個地方實習?”我覺得金融的專業或許在有些地方能比在銀行學到更多。

“說說看。”小雨一下子來了興趣,“可惜,如果中途換實習單位可能還要到學校裡面辦些手續。”

“那就算了。”我也吃完了。

“說說看,說說看。如果能多學到點東西,換了也值得。”小雨抓住不放了。

“這樣吧,我去幫你問問,有眉目再和你說。”我起身招呼她離開。

小雨知道我不願意再說,只好不問。

其實我說幫小雨換個實習的單位,一來考慮她在銀行確實能學到的不多,畢竟實習學生很多;二來小雨現在的實習單位儘管是在這個城市,但是平時上下班也花很長時間,這段時間來小雨學校吃飯的時候我能感覺到她路途後的疲憊。

晚上我給一個朋友打了電話,他是在一個物產公司的部門負責人。我拜託他找個合適的人帶帶小雨,讓小雨在他公司實習。在問了些簡單的情況後,他說如果小雨願意,他就給她安排在電子交易部門,接觸期貨業務。能讓小雨學到這些知識,我自然再三道謝。

小雨知道這個事情也自然很是樂意。

第二天晚上我接到了小雨的電話。

“哥!”

“哦,你怎麼現在這個時候能給我打電話了?”現在雖然是傍晚,但應該還沒有到小雨下班的時間,所以我會這樣問。

“呵呵,偷偷打的電話。”小雨俏皮地說,“前面和院辦聯繫過了,關於換實習單位的事情。我說了理由,他們就同意我換。要我銀行這裡要先交代好,特別是工作的移交。呵呵,我這裡的工作沒有什麼好移交的,但是我覺得還是等國慶我再換好了。”

小雨一口氣說了這麼多,我只得在電話這頭傻笑。

“對了,我已經好長好長時間沒有見過海棠姐了,她最近怎麼樣了?”小雨突然問這個讓我猝不及防的問題。

“啊,哦,她準備去澳洲。這段時間應該在辦簽證,現在我想她或許是在家裡,和她父母在一起。”我簡單地解釋了海棠的情況。

“海棠姐……她還要出去啊?”小雨驚訝地看著我。

“是啊,她已經決定了。”我淡淡地說。

“哦,那你們之間……”小雨沒有繼續說下去,我想她一定想知道我和海棠之間是否發生過什麼事情。

“她之前找過我,和我談了這個事情。其實我還是挺支持她的,雖然我覺得她放棄公務員很可惜。”

“啊,那、那是挺可惜的。”

小雨見我似乎不願意多說這個事情,她就以偷打電話時間不宜過長為理由掛掉了電話。

小雨在新實習單位給了我朋友一個很好的印象,雙方當場就談妥了實習的具體時間和內容。

“哥,今天我請你吃飯。”雖然是國慶才去新的實習單位,但是實際上事情已經確定了,小雨自然心情不錯。

“我們去食堂?”我建議。

“哪裡,今天到外面吃,順便……我們叫上小梅,還有小昕。恩,你很長時間沒有見過她們了吧?”想來我確實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過小梅她們了。

“小梅她們不是在外地實習麼?”

“今天是週末呀,她們之前說了要回學校的。”

呵呵,我差點忘記今天是週末,可能剛從朋友單位出來的緣故。

“好,我同意。”

想想小梅自從阿海的那個事情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而小昕則更是在上次實習後沒見過了。

把車停在小雨的學校裡,小雨給小梅她們打了電話讓她們下來。

“呀呀,老男人!好長好長時間沒有見過你了,真的真的好想你!”小梅的誇張依然不減當年,絲毫不因為我知道她和阿海的事情而尷尬。

“注意形象啊,你現在可是有夫之婦!”看來不給她個下馬威小梅還不知道在這個女生宿舍前面要說出什麼過分的話來呢。

“你!”果然,小梅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小昕,好久不見!”我和小梅旁邊依然給人感覺纖弱的小昕招呼。

小昕朝我點點頭,算是招呼過了。

一家很小的餐館,就在小雨學校旁邊,幾個家常小菜,而我們四個人卻不亦樂乎。

想想和這三個丫頭認識到現在,我確實感受到了很多溫暖,沒有利用,沒有虛偽,沒有掩飾,可以說和她們在一起的時候才不需要計較自己說了什麼或者她們說的話是否背後有什麼其他意思。

“小梅,你國慶就住我家好了。我已經和我媽說了。”小雨咬著筷子對小梅說。

“哦,這個……還不好說呢,我還沒有決定去還是不去。”小梅難得紅著臉。

“你們在說什麼啊?”我問。

“小梅國慶去阿海家……”小昕立刻給我解惑。

“小昕……!”小梅毫不客氣地打斷。

“哈哈,小昕就是在關鍵時候說關鍵的話。”我哪裡還不明白她們在說些什麼。

小昕聽了忍不住笑了起來。

“切,小昕你自己還不和那個什麼什麼新加坡 ……”看來小梅也要揭發些事情了。

“好了好了,別這麼八卦了,算我怕了你了。”小昕少有的奮起抗爭。

頓時小飯館裡熱鬧一片。

這些年輕的女孩子……


在國慶假期的最後一天,小雨應該要回來了。我給小雨打了電話。

沒有想到接電話的居然是小梅。

“找小雨什麼事情啊?”小梅大大咧咧的聲音。

“小雨呢?”我問。

“她在洗澡呢!你管這麼多幹什麼?!”我就問了三個字,沒想到被小梅無端責備。

“你們什麼時候回來?”我不理會她,直接進入主題。

“明天。”

“明天什麼時候呢?”因為明天我有工作,所以必須要和她們商量好去接她們的時間。

“明天上午吧。”

“哦,到時候給我電話,我過來接你們。”我想我到時候要安排下時間了。

“哈哈,不用了。明天有人來接我們。”小梅的話讓我感覺很意外。

“哦?真的麼?如果這樣的話,那我明天就不來接你們了。”

“真的,而且是小雨的一個……一個……一個好朋友哦,很好的朋友。”小梅神秘兮兮地說。

“是麼?那可能我不認識,呵呵。”

“嘿嘿,你當然不認識,等我們回來了讓你認識一下。”小梅繼續賣關子。

“好吧,沒其他什麼事情了,一會你和小雨說下就說我剛才打過電話了。”

“知道了,老男人,嘿嘿……”說著小梅掛斷了電話,卻留給我一串問號。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小梅這個國慶確實是到阿海家了,否則怎麼會出現在小雨家裡?只是不知道原先一直認為小雨是他們未來兒媳婦的阿海的父母是否能接受這個大大咧咧的小梅。

沒過多久小雨就給我打來電話。

“哥,你剛才給我打了電話?”

“恩,是的。本來想問你們明天什麼時候到,我過來接你們。不過聽小梅說有人會來接你們。”

“啊,是的。你不是回家了麼?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公司裡有事情,所以提早過來了。”

“這個……恩……”小雨吞吞吐吐。

“有什麼事情麼?”

“小梅剛才有沒有和你說其他的事情?”小雨小心地問。

“沒有,還有什麼事情?”我反問她。

“哦,沒什麼事情了。”

“那到時候你去我朋友那裡實習,我再請你吃飯了。”

“好的。”小雨爽快地答應了。

掛了電話以後我總是在想小雨和小梅一定有什麼事情不和我說。

呵呵,小女孩總是有很多心事作為心底的小秘密。這些心事和秘密對我們來說是永遠也無法打聽到的資訊。

從先前的兩個電話,我還是能捕捉到一些資訊。

其實從小梅的語氣裡面我可以想到,可能……

小雨戀愛了。

而那個所謂的很好很好的朋友可能就是她的男朋友。

和小雨相處的這段時間裡面我們一直儘量避免小雨感情方面的話題。唯一說到的可能也就是關於阿海的玩笑。

我走到自己的房間,打開寫字桌中間的抽屜……

“1、衣服已經收進來,上衣放在右邊第一層,褲子放在第二層,襪子放在下面的小盒子裡。2、煙灰缸洗乾淨了放在衛生間的案板上。3、今天逛超市發現你用的牙膏剛好大減價,特地給你買了一支,放在你牙杯旁邊。4、買東西的時候順便給你買了點食物,泡面放在放泡面的地方,飲料放在放飲料的地方,其他零食……放在你腳邊的椅子上。”

以及……

以及紙條的最後畫的那個笑臉……

可是我剛才拉開寫字桌的椅子的時候卻再也沒有像上次那樣有一袋東西掉到地上。

我打開衣櫥,原先小雨幫我衣服歸衣服,褲子歸褲子,分門別類的疊好放整齊,現在卻又胡亂堆放。只有最下面的一層裡面的那個盒子,那個裝德芙巧克力的盒子依然躺在裡面。

呵呵……

想來以後小雨要這樣照顧別人了,那個男人一定很幸福。

當然也會有人照顧她,給她買她喜歡的德芙巧克力,就如同之前我一樣的照顧她,或者會比我對小雨更好的。

小雨……總會有這樣的一天。

一年多來小雨幾乎是處在我的視線下,真的就如同我的親妹妹一樣,現在既然她找到了應該屬於她的東西,那麼我想我這個做哥的,也應該祝福。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有一種異樣的失落。

美國人做生意十分謹慎,儘管是一個合同,我們卻花了幾乎一天的時間,但是很多問題都沒有解決。

趁我們的律師和對方律師交流的時間,我給小雨打了電話,小雨告訴我他們已經到了,這個時間阿海正在請他們吃飯。

沒有想到阿海和小梅這樣粘,又像上次一樣和小雨她們一起過來。

至於來接小雨他們的那個神秘人物的身份我自然不方便問,我想小雨什麼時候想讓我知道,自然會告訴我的。

接下來的幾天,因為合資的事情忙得我焦頭爛額,幾乎沒有什麼時間想其他的事情。只是有一天晚上,我接到了海棠的電話。她告訴我過兩天她就要去澳洲了,我又一次問她是否需要我去送她,她拒絕了。可能聽出來我的聲音很疲憊,於是海棠在說了幾句讓我工作不要太累,注意身體之類的話就掛了電話。

海棠的這個電話內容還是我第二天起來清醒的時候回憶起來的。

連續幾天的應酬讓我一進飯店就有點反胃,經常的加班讓我覺得很透支。直到有一天四眼過來問我海棠去了澳洲之後是否和我聯繫,我才怔怔地看著他。

海棠……去澳洲了……

四眼看著我迷茫的眼神,他又重複了一遍前面的問題。

我搖搖頭,繼續忙我手裡的工作。

兄弟見我已經處於高度負荷狀態,連忙向他叔叔為我要了三天的假期讓我好好休整。也只有在那個晚上,我睡得特別香。

第二天我接到了小梅的電話,難得她會給我電話。

“這兩天你都在做什麼?”

“呵呵,你怎麼會開始關心我這個老男人?”我取笑她。

“這兩天你有沒有小雨的消息?”原來小梅是來打聽小雨的消息。

“沒有,這段時間我太忙了,沒有時間顧及其他事情。”

“你這個人是怎麼當人家哥哥的?”小梅突然責怪我起來。

“怎麼了?以前不也是這樣?難道要我天天追查小雨的行蹤?”我笑著說。

“現在可不一樣,小雨現在有男朋友了,難道你就不知道?哦……”小梅這才記起來她和小雨都還沒有對我說過這個事情。

“呵呵,真的是有男朋友了?”

“就……就當我沒有說過……”不知道小梅這個算不算是說漏嘴。

“這個我早就猜到了。”

“哈哈,看來你這個情商等於零的傻瓜還不像我想的這樣傻。”小梅有點意外,“你,你怎麼這個反應啊?難道你就不擔心小雨?”

“那是小雨的事情,要你我來操什麼心?”我差點就沒有說小梅你管的太寬了。

“什麼話!小雨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呢,是她哥哥,我們不關心還有誰來關心啊?”小梅開始給我講大道理。

“那你說說你知道的吧。”其實我也想知道一些關於小雨這個男朋友的事情。

“小雨喜歡的這個男人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底細,我還以為小雨會對你說呢。”

“這種事情她怎麼會和我說呢?就連你知道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苦笑。

“好吧,你這個少根筋的傢伙,多關心關心小雨,別讓她被那個男人騙了。”看來小梅本來是打算來我這裡打聽些小雨的事情,最後卻成了教訓我。

小梅掛了電話後我給我朋友打了電話問這兩天小雨實習的情況。

“小姑娘挺用心。”這是朋友給小雨的評價。

“這幾天她是怎麼回去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問朋友這個問題。

“哦?這個我倒是不清楚。恩……估計是公車吧,因為她第一天來的時候問我打聽過裡這裡最近的公交車站台。”朋友沒有想到我會關心到小雨怎麼回學校,“你單位過來的時候稍微繞一下不就可以接她下班了?”

“呵呵,前段時間太忙了。小雨的事情真是讓你費心了。”

“哪裡哪裡,你這不是給我找了個幫手麼?還要我謝你,改天請你吃飯。”

“改天我請你吃飯,那就不打擾你了,你忙吧。”

說著掛了電話。

一天睡十小時以上向來是我的一種奢望,沒有想到休假的這幾天居然能夠實現。

有時候睡醒了就想是否要給小雨打個電話問問她最近在做些什麼,或者找個理由問問她的他。但是這樣的衝動直到第三天才下決心按下小雨的電話。

“啊,哥,是你啊!”小雨的聲音很激動,想來我也有好幾天沒有給小雨電話了。

“小雨,最近實習的怎麼樣?”

“恩,很好,那裡的人很照顧我。”小雨最近似乎心情很好,不知道是否是戀愛了的原因。據說戀愛中的女孩子都會無端地心情大好,而且莫名其妙地會笑。

“那你就好好在那裡實習,有什麼事情你可以直接找我的那個朋友,如果你覺得不方便,你也可以和我說,我去找他。”我囑咐小雨。

“知道的。對了,哥,聽說你前幾天特別忙,是麼?”

“恩,是的。好在這兩天四眼給我求了幾天假期,我可以休息一下。”

“啊,真的啊。那你休息好了麼?”

“呵呵,不錯,今天是最後一天了,明天又要上班了。”

“好啊好啊,我請你吃飯好麼?”小雨問我。

“好……呃,你方便麼?”

“我?恩,下班了就有時間了。”小雨回答。

“哎~不是吧,聽小梅說你有男朋友了呢,怎麼有時間陪你哥我呢?”

小雨沉默了。

“呵呵,不用害羞,這個事情我老早就猜到幾分了,你還真以為你哥是傻瓜?”

小雨繼續沉默。

“小雨?你在聽麼?”小雨的沉默讓我覺得有點不對勁。

“哦,在。”

“怎麼了?還想隱瞞你哥到什麼時候?”

“是……是小梅和你說的吧?”小雨問我。

“呵呵,不是那個大嘴巴還有誰?”我笑著說。

對面傳來小雨低聲說話的聲音,只是聽不清楚這個丫頭在嘀咕些什麼,我想大概是在抱怨小梅告訴了我她的事情。

“好了,小雨,你看吧,如果晚上你有時間,那我過來接你,請你吃個飯,如果你有其他的安排,那你給我個電話告訴我,好麼?”我想這個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哥……我……”小雨欲言又止。

“恩?小雨,還有什麼事情麼?”我問。

“沒什麼了,那到時候再說。”

小雨掛上了電話。

看看時間才是下午兩點多,於是我選擇我在客廳的沙發裡看電視。但是顯然我的選擇是錯誤的,因為下午並沒有什麼好的電視,不是放到一半的電視劇就是無聊的綜藝節目。我寧願泡杯茶,點上一支煙,蜷縮在沙發裡面看著已經過期的報紙。

正在無聊間,我的電話響了。

這已經是小梅在這三天來給我打的第二個電話了。

“你……”我的後面的“好”字還沒有說出來就被小梅打斷了。

“你豬啊,說你情商等於零你還真的是零,都快負數了!”小梅劈頭蓋臉地呵斥,“你和小雨說了什麼?”

“啊,哦,你說之前的電話?”

“恩!”小梅哼了口氣,讓我感覺現在她的表情一定很難看。

“哦,之前我給她打了電話,問她是否方便,如果方便就晚上請她吃飯。”我老實坦白。

“還有呢?”

“還有?”

“你還說了什麼我對你說小雨男朋友的事情了對不對?”

“啊,是的。”

“你還真的是無藥可救了~”小梅的聲音有些許顫抖。

“喂!你別這樣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好麼?”雖然我知道小梅激動起來是如此的語無倫次,但是我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你收到我前幾天給你的郵件了嗎?”小梅的聲音平靜了下來。

“沒有啊,我很久沒進郵箱了。”

“我給你發了一封郵件,有空你去看看吧。”

“你就直接告訴我你在裡面寫了什麼不就得了?”

“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問小雨她是不是愛上了你?!”小梅的話讓我的心一陣劇烈地顫抖。小梅接著說,“如果你想知道小雨的回答去看郵件吧。”說完她就掛掉了電話。我全身僵硬地走到電腦前面坐下來,用僵硬的手指打開電腦進入我的郵箱。

“你這個笨蛋!這次我是真的要罵你笨蛋了……”

小梅的郵件是以這樣的方式開頭的。

小梅平實的敘述卻不斷的衝擊著我本已顫抖的心。

在郵件結束前的文字,我看到了小雨的回答:

“如果可以,我寧願自己能老得快點……這樣我或許可以和我哥在一起,在一起。”

……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如果覺得小說好看,請幫忙分享轉載告知更多朋友一起觀看喔!

繼續觀看下集請前往: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