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的雨確實不是秋雨,所以下了幾分鐘後就變成了淅淅瀝瀝的雨點。一場大雨過後的學校沒有了下午熱火朝天的情景,學生們都忙碌著自己的事情,沒有喧囂,那是校園特有的氛圍。

小雨拎了兩個大袋子從宿舍樓出來,看樣子今天晚上我家的洗衣機任務艱巨。

“哥,你看這是什麼?”小雨神秘地把其中一個袋子遞給我。

用手摸上去,袋子裡面的東西硬硬的,決然不是衣服。

“呵呵,是什麼?”我掂量著袋子問。

“哎~小心,別摔到了。你自己打開看看。”小雨見我差點把袋子撞在方向盤上,小緊張了一把。

我小心的打開那個袋子,剝開包在外面的報紙,一個罐子露了出來。

“哦,這是……”我很驚訝。

“嘻嘻,這是給你這個懶人用的。”小雨幫我把罐子拿出來,“你看,這是一個煎藥的罐子,但是像電飯煲一樣是用電的,只要你藥和水都放好,插上電源就可以了。唔~今天早上和小梅他們去買東西的時候發現的,就給你買了。我想有了這個你以後就可以……”

“小雨……”我打斷了她,“謝謝你!”

我不知道這麼一個年紀的女孩子居然能這樣為別人著想,一時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一會到了我們試下看用起方不方便。”小雨自顧自從我手上接過那個袋子,把罐子小心地裝起來。

她並沒有發現我異樣的神情。

“哥,你快看好!”小雨逮住正想從廚房裡溜出去的我,“快看好,先放藥,然後放這麼多水,看到沒有,是這麼多。”

我傻傻地在旁邊點點頭,其實我還是沒有什麼感覺。

“喂,哥,這已經是最簡單的操作了。你看,你的一包藥的話水就要加到這裡。”我發現小雨的手指在藥罐裡面比劃的樣子特別好看,甚至有忍不住想拿起來把玩一陣的衝動。

“然後這裡插上電源就可以了。”小雨還是在認真地講解。

面對心不在焉的我,她最終還是徹底敗給我了。

“看明天你自己怎麼弄!”小雨恨恨地走了出去,“我洗衣服去了,才不管你!”

“明天……我可以讓食堂的老王幫我煎藥。”我在她身後突然說了這麼一句。

“算了算了~”小雨頭都懶的回,蠻不在乎地開始辦她的事情。

我悠閒地坐在沙發上抽煙,過了一會兒。

小雨拿了瓶果汁坐在我旁邊,和我一起看電視。

“哥,我想問你個問題……”小雨突然和我說話。

“哦,什麼問題?”我轉過頭看著她。

“這個……很不好說啊。”小雨吞吞吐吐。

“呵呵,那是什麼方面的?”我問她。

“應該……應該算是感情方面的吧。”小雨支支吾吾地說。

“哦……那你說……”

“呀!藥該好了,我去幫你盛出來。”小雨打斷我,不理會我驚愕的表情,往廚房跑去。

我在沙發上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小雨從廚房裡出來。於是我索性自己走進廚房,發現小雨呆呆地看著正在冒熱氣的藥罐。

“怎麼……”我走到小雨背後。

“哦,好像還沒有好。”小雨似乎這才注意到我在她身後。

“那就別傻傻地在這裡等了,到時候身上都是中藥的味道。”我把小雨從廚房裡面拉了出來。

“你剛才想和我說什麼?不要把我的胃口吊起來又不說下去。”我看著小雨。

“這個……”小雨還是很猶豫,手指不停地撥弄著自己的衣角。

“你不願意說就算了,不勉強你了。”我笑著又點了支香煙,“對了,你去看看你的衣服,好像剛才我聽到已經好了。”

“哦。”小雨又站起來去看自己的衣服。

一會小雨走了過來。

“有沒有乾淨的袋子?我裝洗好的衣服。”小雨問我。

“呵呵,你就晾我這裡好了,明天到時候來拿就是了。”我笑著說。

“那也好,還有第二批是毯子之類的,也就先曬你這裡了。”說完小雨轉身又去準備洗衣機的第二輪工作。

當洗衣機再次工作的時候,小雨又去了廚房看中藥是否已經熬好。

“來,吃藥了。”小雨出來的時候手裡拿了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東西。

“嘿嘿,涼一下,涼一下。”痛苦總是不願意去品嘗的。

“藥煎完以後,不要把裡面的藥汁全部從藥罐裡面倒出來,必要的時候還要加點水。”小雨又開始給我解釋,“等藥罐全部冷卻了,然後把裡面的藥渣倒掉,記得到時候要把藥罐洗乾淨啊!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面對我的置若罔聞,小雨一點辦法都沒有。無賴作風已經發揮到極致。

該痛苦的還是要痛苦,所以我最後還是不得不齜牙咧嘴地將藥喝了下去。和上次小雨給我的話梅不同,這次小雨遞給我的是巧克力。

“嘻嘻,我就知道你會這樣,所以出來的時候特地帶了塊巧克力。別感激我,明天請我吃一頓KFC就行了。”小雨飛快地說。

看樣子小雨已經沒有打算繼續她剛才的問題了。

第十四章 雨夜留宿 51. 雨夜留宿

八點多的時候,天空依然下著雨,不急不徐的樣子,似乎永遠也不關心這個世間的人在想些什麼。

“我看你今天就不要回去了,如果你學校沒有什麼事的話。”我醞釀了很久才說了出來,畢竟要一個女孩子留在自己家裡按照常禮來說並不合適。

“啊,這個……”小雨驚訝地看著我,臉漲的通紅。

“我是說外面下雨,反正客房也是空著的。”雖然以前小雨也住過這裡,但是那個時候有小梅和小昕,但是現在不一樣,“好吧,我送你回去。”

我站起身來取桌子上的車鑰匙。

“雨太大了,那我就不走了。”小雨堅定的回答裡面帶著幾分羞澀,讓我本來無心的挽留有了一點點異樣的感覺。

“呃,你還是和你寢室裡的人說一下吧。”我重新坐到沙發上。

“恩。”隨即小雨和寢室裡的人說了晚上不回去,但是沒有說是在我這裡。

我並沒有想如此男女共處一室是怎樣綺麗的場景,只是一旦當人真正處在這樣的環境中的時候,才會有不同的感覺。

“哦,我想這樣也好,明天早上可以幫你煎藥……”說完小雨轉身進入廚房,清洗已經冷卻的藥罐。

我胡亂地開了個頻道,喝著茶悠閒地看著電視。既然晚上不需要送小雨回去,那我自然有大量的時間來享受這樣的生活。

這也是我第一次和小雨在生活中單獨共處一室……

我看著小雨從廚房裡出來,然後坐在我旁邊的沙發裡面看電視,突然很卑劣的作了一個假設:如果我愛上了小雨該怎麼辦?!

男人有時候就是這樣無聊,會想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當然很多人不至於像我這樣說出來。但是我當時確實這樣想了。

“哥,你說倘若一個女的知道一個男的花心、虛偽、愛面子、衝動、不成熟、記仇等等缺點,你說這個女的會喜歡這個男的麼?”還沒有等我找到我自己假設的答案,小雨已經打斷了思路。

“哦,這個……是他其中的一面,那也要看他的另一面。”我含糊地回答。

“其實他還是不錯的。”小雨自言自語地說,“他因為長得漂亮,所以有很多人追求他,這很正常……”

漂亮,小雨居然用漂亮來形容一個男人。

“呵呵,你是說阿海吧。”我整理好自己的思路。

“哦,是啊,你怎麼知道?”小雨很驚訝地看著我。

“猜的,你今天一直想和我談論的話題就是這個吧?”我笑著看著小雨。

“恩。”小雨點點頭。

“繼續,別吊我胃口。”我側身剛好正對著小雨。

“你覺得阿海這個人怎麼樣?”小雨突然問我。

“這個……我和他接觸沒有多少時間,具體我說不出來。但是要評論的話我認為外表不錯,甚至應該說條件非常好。但是性格和脾氣方面我就不知道了。”我實話實說。

“哈哈,我們都形容他長得漂亮,而不是說帥。”小雨笑了起來,“其實你們都被他騙了,別看他在家裡這麼文靜,但是到了外面,哦,天啊~”

小雨一個非常誇張的表情使得我很想知道阿海的另一面是什麼樣子的。

“倘若用兩隻手來數他這三年來的女朋友,真的要我們兩個一起數了。”小雨把她兩隻手攤在我面前不停地晃,好像她要向我揭示一個重大秘密一樣,“阿海剛到大學一個月就給我電話,很興奮地說他們學院的一個學姐看上他了,還很得意地說要帶她過來玩。可是等他來的時候卻又換了一個別的學院的新生。然後接下去真的只能用一發不可收拾來形容了。”

隨著小雨的一個白眼,我啞然失笑。

“哦,那花心有了,還有你說的虛偽、愛面子、衝動、不成熟、記仇,這些缺點呢?”我點了支煙,等待小雨的長篇大論。

“唉,怎麼說呢。應該是在花心的領導下,虛偽、愛面子、衝動、不成熟、記仇都緊緊團結在其周圍了。”小雨把腿盤起來,也正對著我,“他有時候為了請女孩子出去玩,生活費都不要了,好幾次還問我借錢吃飯呢!”

“哈哈,那他在家裡掩飾得都很好麼!”我真的很感慨,既然阿海是這樣的性格,在和他相處的幾天裡我卻一點都沒有看出來,甚至對他的評價得出了相反的結論。

“他對我說他懶得和家裡人說,省得煩。”小雨的解釋讓我感覺阿海的叛逆已經不是一般程度了。

“呵呵,看來你對他很瞭解了?”我問小雨。

“恩,他失戀的時候就給我電話,後來次數多了我也就對他瞭解了。”按照小雨的說法,阿海曾經的女朋友確實一個手數不過來。

“對了,你還沒有回答我先前的問題呢。到底像這樣的男生,一般女孩子會不會喜歡他呢?”小雨又回到了原來的話題。

“呵呵,別問我這樣的問題,因為我和你們是不同年代的人,所以對這類事情的看法是不一樣的。更何況你本來就是女孩子,難道你就沒有什麼想法?”我拒絕回答小雨的問題,那是因為我真回答不了。反過來我倒是很想聽聽小雨的看法。

“其實阿海是一個挺好的男孩子,他很細心。”小雨一個簡單的評價已經足夠說明阿海的本質了,“雖然他年紀比我大,但是生活過於理想化,呵呵,你知道麼?他喜歡看言情小說。這是個秘密,就算他寢室裡面的人都不知道呢。他嚮往完美的生活,所以經常抱怨現實的殘酷。”

“呵呵,那可能他還只是個學生,沒有經歷過社會上的一些事情。”我插了句話。

“是啊,你知道他在學校裡面很招女孩子喜歡,這也使得他優越感很強。這樣的男孩子起碼給我的感覺很不安全。”小雨終於還是說出了她對阿海的另一面評價。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小雨又一次問,“直接點,你說這樣的男生值不值得女孩子喜歡?”

略帶無賴作風的逼問讓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總結發言,首先本質是好的,其次閱歷是不夠的。我不想拘泥於說他是否值得喜歡,只是探討這樣的問題你總得要給我個原因吧?”其實囉嗦了這麼多我還不知道小雨為什麼要問我這樣的問題。

“這個……這個……我能不能不說啊?”小雨用怯生生的聲音和我說,隨之便是調皮地一笑。

“那我能不能不回答啊?”我笑著反問。

“鬥不過你,唉,不過你可要保守秘密啊!”小雨神秘地坐到我邊上,有點凝重的看著我。

我和小雨的眼睛在相距不到50釐米的距離內僵持了5秒鐘後小雨突然跳回自己的沙發。

“不說了不說了。”小雨拿起遙控器開始換台。

倘若說到吊胃口,小雨絕對比我厲害。她在神秘地製造了一個“秘密”後突然告訴你她不說下去了,真恨得我牙癢癢。

“也對哦,據說你以後可是阿海家的兒媳婦,正所謂家醜不可外揚,你和我說了這麼多已經夠了,哪裡還能和我說秘密級的事情啊。”我開始用激將法。

小雨的臉漲的紅紅的,抱了個靠墊窩在沙發裡面繼續堅守。

“真不說?”我最後通牒。

小雨堅定地搖搖頭。

“聽說某人……很怕癢?”我站起來裝作自言自語。

“啊~”小雨整個人蜷縮起來,驚恐地看著我。

“聽說KFC又出了什麼新鮮的東西,真不知道明天……”威逼利誘我全用上了。

小雨眨眨她可愛的眼睛,似乎有點心動。

我想大棒金元政策永遠是折服別人的法寶。

“我答應過別人不說的……”小雨委屈地說。

別人?那是什麼人?

我的腦子開始飛速旋轉。

首先可以排除我不認識的,小雨說的人一定是我和她都認識的。其次肯定不是阿海,因為問的本來就是阿海的事情。那麼剩下的就只有小雨寢室和小昕了,小雨更是不可能……

“小梅?!”我幾乎是脫口而出。

“啊!你……你怎麼知道?!”小雨驚訝地看著我。

“猜的。”我苦笑著回答。

“你騙人!”小雨以為我事先知道這個事情,所以站在沙發上用靠墊瞄準我,“你說不說?”

其實我心裡的震驚決不下於小雨,誰能想到阿海和小梅扯上關係呢?我之所以會想到小梅,那是因為第一天來到小雨寢室的時候小雨說小梅也來了,我就隱隱捕捉到阿海臉上一絲異樣的神色。想來他當時拒絕當天回去是為了小梅?

“我還以為……”小雨重新坐了下來,靠墊抱在懷裡。

“哎呀!”我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引得小雨朝我這裡看來,“那我們的小雨不就有可能做不成阿海家的兒媳婦了?這下可糟了……”

我還沒有說完,小雨懷裡的靠墊已經準確無誤地砸在了我的腦袋上。

“難道我說錯了?”我一手捂著頭,一手拿著小雨剛才的兇器,“小梅也真是的,居然破壞你媽媽和阿海父母的宏偉計畫。”

“你還說!”小雨從地上抓起一隻拖鞋舉過頭頂。

“啊~我投降……”面對小雨粗暴的舉動,我只能選擇保命。

我非常奇怪為什麼阿海會對小梅一見鍾情。

小梅雖然沒有高挑的身材,但是她的玲瓏浮凸確實能俘虜很多男人。倘若按美女的標準來衡量小梅,那她確實是一個美人胚子。其實很多人都首先注意的是小梅的身材,但是如果細看其實她的五官也很精緻,可憐往往男人的眼睛不會去注意她的臉,而是停留在她傲人的胸部,亦或者是她與臀部形成鮮明對比的纖纖柳腰。

小雨說過阿海交過的女朋友用手數不過來,再結合阿海俊秀的外表我想美女他是見得多也交往得多了。那麼阿海怎麼就看上小梅了呢?

“阿海為了小梅甩掉了他以前的女朋友,雖然他這樣做讓我覺得不是很好,但是從阿海現在的表現看,他這次還是很認真的。”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我們實習結束……”

“啊!”我驚訝地叫了出來。

算算小雨她們實習結束也就幾天時間,難道就這簡單的幾天時間就能讓兩個原本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人走到一起,並且如膠似漆?

我的傳統思想又開始作祟,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或許阿海早就知道小梅的存在,那也可能只是聽小雨說起過。倘若真的是如同小雨所說的,阿海是對小梅一見鍾情,那麼也就是說他們先前根本就沒有見過面。既然是這樣,那就這幾天的工夫……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人家阿海長得帥。”小雨這次用了帥來形容阿海,而不是漂亮,“小梅既漂亮又大方……”

對小雨解釋的所謂長相就能產生一見鍾情的說法我嗤之以鼻,因為按照我的理解,沒有實質內容的人是空洞而缺乏情調的,它架空了愛情所需要的所有基礎,就如同花瓶一樣,裡面是空的。

我不想再追問小雨關於小梅和阿海的事情了,因為我突然有種對他們之間的感情完全失去信心的感覺。我害怕如果我繼續問下去,我會發現很多他們不合適在一起的地方,甚至可能對小梅造成第二次傷害。

“那你為什麼不看上阿海呢?我想如果單純的按照長相,綜合看來你比小梅要勝上少許,而且你和阿海也有一定基礎……”我笑著問她。

“切~我會看上他?”小雨不屑地說,“就他這嘴邊長不出毛的傢伙?”

嘴邊長不出毛?

認識小雨以來我真的第一次聽小雨說出這樣突破尺度的髒話。

“什麼意思?”我忍住笑意。

“說的難聽點,阿海根本就是奶油小生。不僅是奶油小生的長相,連脾氣和性格都是一樣。你沒看到阿海臉上真的連鬍子都沒有麼?而且是永遠沒有啊!”小雨特地強調了“永遠”兩個字。

“你喜歡鬍子拉紮的?”我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是啊,那才有男人的味道。”小雨很認真地回答。

“哈哈,那你看你老哥我行不行?”我摸著兩天沒有刮鬍子的臉,手上感覺一陣很有力度的粗糙。

“呵呵!不告訴你……”小雨突然臉色泛紅。

小雨微微低著頭,將電視調到連續劇的頻道。

我點起一根煙,默默地在一旁看著無法理解的劇情,對於阿海和小梅的事情再也沒有興趣追問下去。

 


原本以為整晚都要在這個尷尬的氣氛中度過,沒有想到幾分鐘後就改變了。

在我和小雨都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情況下,我家的大門突然被幾下屬于重拳性質的撞擊震得嗡嗡直響,把我和小雨嚇了一跳,小雨還差點把遙控器掉在地上。

我家的房子下面是有鐵門的,一般外面的人要進來的話必須先按下面鐵門的門鈴,然後在通過我這裡的電話得知對方的身份,然後才能進來。當然,有時候碰巧別人出去,門打開的時候外面的人也能進來。

這麼晚了,誰還會來?

四眼?

不可能,他來之前一定會給我電話。

我和小雨面面相覷,空氣中凝聚著幾分緊張。

“搶……搶劫?”小雨把懷裡的靠墊抱得緊緊的。

“呵呵,不會的。”我笑得很不自然,這倒不是怕真的搶劫,而是我實在找不出會是誰如此放肆地敲我家的門。

除非是敲錯了。

門才剛開了條縫,一陣濃烈的酒氣就沖了進來,緊接著一條女人的手臂很用力地打在我的右手。頓時把我驚出一身冷汗。

“老男人,小雨……”女人身體一歪,倒在了我的腳邊,順便一堆嘔吐物把原本乾淨的地板弄的一塌糊塗。

“誰!”小雨踩著拖鞋小跑步過來。

我回頭一看小雨把枕席卷成一根棒子形狀,緊緊地拽在手裡,準備隨時出擊。

“哈哈……”我忍不住爆笑。

“啊啊,小梅!”小雨發現倒在地上的小梅,尖叫起來。

“你看,這個……”我指了指腳邊我不再願意去看第二眼的嘔吐物。

“她怎麼了?”小雨上前幾步,突然緊捏著鼻子,“哦,她怎麼醉成這個樣子了?!”

濃重的發酵味沖進我的鼻腔,讓我感覺快要窒息。

“我們……先把她扶到衛生間。”我和小雨說。

小梅比小雨要重上一號,況且夏天衣服單薄,我一個人不太方便把她抱進去。

把小梅完全是拖進衛生間以後我逃了出來,點起香煙轉身又進入衛生間拿拖把。很自然地和小雨分工,小雨處理小梅,而我則處理地上的嘔吐物。

五分鐘以後我感覺虛脫了一樣倒在沙發上,小雨則繼續在衛生間裡奮鬥。

“她怎麼會這樣?你不是說她和阿海正在熱戀中呢?”我看著小雨吃力的把小梅扶出來,上前去接了一把。

小梅軟軟地倒在了沙發上。

“我也不太清楚啊。”小雨轉身又進了衛生間,從裡面把吹風機拿了出來。

小梅倒在地上的時候把頭髮弄在了自己的嘔吐物裡,小雨剛才就是幫她洗乾淨。

“我也不太清楚,看她的樣子現在很痛苦。難道阿海這小子又花心了?”小雨的擔心不無道理。

“你還是給阿海打個電話好了。”我想這個事情可大可小。

小雨把吹風機遞給我,就撥阿海的電話。

“關機……”小雨怔怔地看著我,我想她也意識到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

“唉……”我歎了口氣,開始給小梅吹下頭髮。

小雨接過吹風機,拿起旁邊的梳子,取代了我笨拙的動作。

整個客廳沉寂了下來,我和小雨都為小梅擔心,畢竟她已經受傷過,真不知道今天晚上,不,她和阿海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阿海寢室電話。”我提醒小雨。

小雨搖搖頭:“我不知道。”

最後的希望也沒有了,看來只有等小梅醒來的時候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應該是過了很長時間,小梅唔的一聲翻了個身,繼續在沙發上。

我和小雨對望一眼,看來今天晚上是不會有什麼結果了。

9月的天氣雖然說是秋天,但是夏天的影子仍然盤旋在城市的上空,只是隱隱的秋意已經讓人們不得不在晚上蓋上一點毯子。

看著滿身酒氣的小梅,我不忍心讓小雨晚上和她睡一起受折磨。我到客房裡面找了條毯子蓋在小梅身上。

“呃,讓她睡客房吧,我和她一起睡。”小雨明白我的意思。

“不,就讓她睡這裡好了。”我笑了笑,“說不準她一會還要吐,到時候你怎麼辦?況且這裡沙發也寬敞,就讓她在這裡吧。”

小雨見我這樣說,也就沒有了反對的意思。

大家都知道人在睡覺的時候被吵醒是何等的懊惱。那個晚上我就是扮演了被吵醒的角色,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被吵醒,簡直就是被暴力吵醒。

“老男人!你怎麼捨得把我一個人扔在這麼烏漆抹黑的地方,而且好像還是沙發上,難道就沒有床給我睡嗎!!”看來小梅的酒勁還沒有過,半夜扯著嗓子喊就可以看出來,儘管小梅有時候行事誇張,但是還是一個知道分寸的女孩子,不至於像現在這樣。

在我的毯子被完全拽掉之前,我用力地扯了回來。在床上被人這樣扯掉毯子,而且是個女孩子,那可太恥辱了。

我一下子都不知道怎麼反應。

“怎麼了怎麼了!”小雨從客房裡沖了出來,睡眼惺忪的樣子。

“小雨,你看,你看……”小梅指著我的床胡亂地說著可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話。

“我看她還沒有清醒。”我無奈地從床上下來。

“你說什麼!”小梅依然很大聲,“我清醒得很,你趕快把床讓給我睡!”

小梅邊說居然邊哭了起來,這弄得我和小雨不知所措。

“好了,來吧,到我那裡去睡。”小雨像照顧孩子一樣把小梅拖出了我的房間。

“明天要你好看。”小梅不忘回頭惡狠狠地威脅我。

本來還擔心倘若小雨把小梅拖過去小雨今天晚上就睡不好,哪裡知道剛躺下就聽見客房裡面異聲大動。

“小雨,我方便進來麼?”我趕緊過去敲客房的門。

門開了,小雨走了出來。

“沒事情了,讓她好好睡吧。”小雨好像很疲憊。

“怎麼了?”我關心的問。

“她一直說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她什麼意思。”小雨看起來很擔心小梅。

“那你……”

“我睡書房好了。”小雨說著向書房走去。

“你還是睡我那裡好了,書房很長時間沒有打掃了。”我把小雨推到了我的房間,順便把床上的毯子拿了出來,“我就睡外面的沙發。”

“那怎麼可以。”小雨跟了出來。

“好了,就這樣了。”我把沙發上的毯子遞給小雨,把她趕回我的房間,“你嫌我的床髒?還是裡面有煙味?”

我今天沒有在裡面抽煙。

“謝謝哥。”小雨關上了門。

我躺到了帶有酒氣的沙發上,希望今天晚上就這樣能平安過去。

上帝總會讓人們的一些願望實現,當然很多都是小願望。不管怎麼說,那個晚上總算還是平安。

第十四章 雨夜留宿 53. 哭過之後

睡沙發的感覺和睡床上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我第二天早上被小雨叫醒的時候我覺得自己腰酸背痛,這不得不讓我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老了。

和客廳裡面徘徊的煙味相比,客房裡面的酒氣更是顯的濃重。當我打開門的時候,看到裡面的小梅仍然睡得很深,看來昨天晚上的酒還沒有醒。

“偷窺?”小雨突然出現在我背後。

“啊?這也算偷窺?”我指了指床上小梅,由於昨天她喝醉,所以和衣而睡,自然沒有什麼偷窺之說。

“嘻嘻~”小雨笑著跑開了。

“我想你還是應該想辦法聯繫到阿海,否則事情沒有弄清楚你是沒有心思幫我去挑衣服的。”我走到廚房,小雨正在裡面煮粥。

“你覺得我們是問小梅好還是問阿海?”

“你覺得小梅現在會告訴我們麼?更何況她現在還在睡覺。”

“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回事情。”小雨接受了我的意見。

做好早飯的時候,小雨進去叫小梅起來,但是顯然小梅不想面對我和小雨,只是推說她還想再睡會。儘管她說的是再睡“一會”,但是等到我們吃好早飯後小梅依然在房間裡面沒有動靜。

“我剛才給阿海打了電話。”小雨從我的房間裡面出來。

“怎麼樣?”其實我也很想知道結果。

“阿海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告訴我他等著小梅做出決定。”

我不知道是否現在的大學生都是這樣的說話方式,感覺有點像港臺劇的對白。因為在我看來,積極地去做一些事情通常能夠對解決問題有很大的幫助。為了讓小梅一個人冷靜地想一想,我決定陪小雨出去逛街。

我們上午十點出門,一直逛到下午一點,竟然什麼都沒買,可是小雨看上去很高興。只是我們都有點餓了,快點去吃KFC,一點多的時候KFC的用餐高峰已經過去了,但是由於是週末,所以人還是很多。KFC似乎是現在學生的最愛,很多學校裡面出來逛街的學生都選擇中午在KFC吃個飯,然後下午繼續腐敗。小雨對KFC是情有獨鍾的,這從她進入KFC以後似乎什麼都想要點的衝動可以看出來。

50塊錢的中飯對我來說是一種奢侈,但這僅僅是說用50塊買西方的速食不划算。不過想想小雨既然這樣喜歡,那就讓這50塊對她多點意義了。

我正天南海北到處想的時候,小雨拿起手機撥了電話。

“喂,你還在我哥家麼?”小雨是打給小梅。

原本聲音很大的小雨的手機在KFC這裡根本聽不到對方的聲音。

“哦,好吧,我們就會回來。”小雨簡單的兩句話就掛斷了電話,讓我完全不知道她們談論的事情。

“小梅還在你那裡,她起來後就沒有吃過東西,我們一會回去的時候給她帶點吃的吧。”小雨徵求我的意見。

我點點頭,這樣說來小梅現在情緒應該仍然很不好。

“真不知道她和阿海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小雨的擔心不無道理。

由於小梅的事情,我和小雨這頓午飯顯得比較沉悶,如同完成任務一樣草草地吃了點就急著趕回去。

剛進門就發現客廳的電視開著,小梅抱著膝蓋坐在沙發上,頭髮亂亂的,看起來早上起來並沒有怎麼好好梳洗過。桌子上的幾張用過的餐巾紙和她通紅的眼睛或許能說明今天小梅已經哭過好幾場了。

小雨安靜地把給小梅帶回來的中飯放在桌子上,順手收拾掉餐巾紙。

見我們回來,小梅也沒有多說話,只是沖著我們很不自然地笑了笑,接著就將頭埋到了膝蓋上。

“小梅……”小雨坐到她身邊,手撫在她的肩頭。

還沒等小雨說些什麼,小梅的肩膀開始聳動起來,看樣子又一場梨花雨要來了。

“我……回房間休息一會。”或許小梅願意把事情講給小雨聽,但是我在場的話那就不太方便了,於是我選擇暫時回避。

說起來似乎我從海棠那裡回來以後就再也沒有聯繫過她,於是趁現在小雨和小梅正在外面的時候我給海棠打了個電話。

“我這裡很好,你不用擔心。”海棠的聲音依然是如此的恬靜,如同恢復到了兩年前。

我不得不承認人在背負了不可承受的壓力的時候也會陷入一種病態,一旦這種壓力得到釋放,人也就恢復了一半了。

“今天四眼他們來過麼?”

“瓊一會過來,你會來吧?”海棠的聲音裡有一絲期盼。

“好的。”面對海棠的要求,我于情於理都無法拒絕,“哦,我可能要晚點。”我想到了外面的兩個女孩子。

“來的時候幫我帶些毛線來好麼?哦,對了,還有打毛線的針,細點。”海棠的要求讓我意想不到。

海棠是會打毛衣的,在學校裡的時候曾經給我打過一件。但是當我把那件毛衣穿在身上的時候我並不知道那是我和海棠分手前的第一件,也是最後一件毛衣。畢業後,儘管我曾經要求過她為我打件毛衣,我說這樣的毛衣穿了很舒服很溫暖,但是海棠不是拒絕就是無限期拖延。“現在哪個女孩子還打毛衣啊!”海棠的這句話讓我從此不敢再提讓她打毛衣的事情。

“你……你要打毛衣?”我一下子還無法接受。

“是啊,在這裡平時也沒有什麼事情做,就當打發時間,也好讓自己好好冷靜下來想想。”海棠確認了她剛才的要求。

“好,我知道了。”

突然間,我感覺海棠變了,不僅恢復到兩年前簡單的海棠,更是在發生質的變化。

“哥。”小雨把我房間的門打開了。

“哦,怎麼樣?”我從對海棠的思考中走了出來。

“唉……其實……”

“不要對這個老男人說!”小雨正想說什麼,小梅突然一手拿了漢堡一手拿了薯條在小雨後面竄出來。

看來剛才小雨和小梅的談心還是起到了很明顯的作用。似乎現在的小梅已經恢復正常,只是眼睛還是紅紅的。

“我和小雨說話,你小孩子一邊去。”我笑著和小梅開玩笑,“趕緊去吃,冷了就不好了。”

“哼,隨便你們。讓你這個老男人知道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過你知道要是敢笑話我,我就把你這裡拆了,順手把你也拆了。”小梅威脅地瞪了我一眼,倒是反而讓我覺得我一會一定會笑出來。

“唉,我真不知道怎麼說。”小雨把我房間的門關了,坐到我寫字桌前面的椅子上。

“確實是因為阿海的事情?”

“是的。”小雨點點頭,“可是這次我覺得阿海沒有錯,或許只能說他表達的方式不是很合時機。”

“能說明白些麼?”說真的,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想這次阿海是認真的,至少我的判斷是這樣的。”小雨若有所思,“小梅說阿海對她很好,好得可以讓她感覺自己像公主。這並不僅限於物質上的付出,阿海知道小梅喜歡聽張信哲的歌,他居然花了三個晚上的時間把張信哲的所有歌全部下載下來。”

“哦,確實有心。”

“這還不止,因為下載下來的歌是沒有歌詞的,阿海又花了將近一個通宵的時間把那些歌的歌詞下載下來,然後又在網上找了所有關於張信哲的資料、圖片、新聞,並且編輯好,最後刻成光碟。前兩天他碰到小梅的時候他把這光碟給了小梅。”小雨說到這裡,聲音微微一顫。我能感覺到她被阿海的這種付出帶來了震撼。

“那他們……”

“其實我知道阿海對以前的女孩子都不是這樣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略微提高了點聲音。

“哦。”小雨總算注意到了我的問題,“可是阿海走的那天,上午我們三個人一起去的超市買了東西,那個時候他們兩個還是卿卿我我,沒想到後來小梅送他去的車站的時候阿海居然……”

小雨在這裡停頓了,這讓我感覺很難受。

“後來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忍不住問。

“阿海把他以前的事情全部和小梅說了……”小雨突然像失去所有力氣一般靠在了椅子上,顯然她所說的阿海以前的事情是指那些或許只有小雨才知道,甚至連小雨都不知道的事情。

“他……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我突然發現我的問題很傻。

“所以我覺得阿海這次是認真的……”小雨的答案我已經想到了。

“可是這也不至於讓小梅這樣傷心吧,她應該也會從另一個角度想的。”我覺得小梅完全能想到這一層次,她並不笨。

“可是你知不知道小梅是曾經受過傷害的人,她就是被一個花心的男人傷害的。”小雨很瞭解小梅,或許她能告訴我點什麼,“小梅發誓再也不找有過兩個女人的男人,我不知道她這是不是真有過這樣的決心,但是阿海告訴她的情況似乎不止兩個這麼簡單。”

“那也不至於這樣傷心。”我理性的判斷,但是在當時的場合估計理性是不存在的。

“他們都是局中人,雖然阿海是想了很長時間才決定把這個事情告訴小梅,但是小梅當時根本就沒有任何心理準備。所以當小梅聽了阿海和她講的事情以後,第一個反應就是無法接受。”小雨開始講述剛才小梅對她說的心理過程,“小梅不顧場合的當時就在餐廳裡面大聲地罵阿海是騙子。”

“所以他們吵起來了?”我問。

“當時阿海一把將小梅拉到了外面,大聲地告訴小梅他就是騙她,他就是玩弄她的感情。”小雨的這句話讓我感覺很驚訝,我完全沒有想到阿海會是這樣的反應。

“那……那……”

“當時小梅說她都感覺自己要昏倒了。她用盡力氣把阿海送給她的光碟折碎,然後砸在阿海身上轉身走了。在轉身的刹那,她看到阿海的眼睛簡直要噴出火來。”小雨說到這裡就不再說下去了,似乎小梅也就和她解釋到這裡。

倘若剛才小雨最後說的是真的話,我想這憤怒之火或許在阿海見到小梅轉身離去後就被委屈的淚水所澆滅了。

“她昨天晚上……”

“哦,小梅回來以後就到寢室找我。當時我們同學和她說我和你出去了,所以她就坐車到我們這裡。本來想是到了後給我們電話,但是還沒有到的時候她心裡就越想越委屈,居然一個人跑到酒吧裡面去喝酒,喝到後來實在喝不下去才想起來找我們。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到了樓下電話也不打,門鈴也不按,就在下麵等。後來也不知道是這裡的哪個人進來又或者出去,小梅才進來,然後……後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小雨的話讓我把整個事情全部弄清楚了。

有時候我覺得雖然我和小雨她們僅僅相差不到十歲,但是考慮問題的角度已經完全不同。昨天,或者早上還沉浸在痛苦中的小梅,下午還沒到晚飯時間就已經和小雨跟平常一樣在聊天了。偶爾幾句聲音高點的我能聽到,大概也就是一些瑣事。當然,或許她們也談論關於阿海的事情,只是我沒有聽到,但是我感覺我已經無法理解小梅和阿海的這段在我看來有些無厘頭的感情邂逅。

兩個女孩子在客廳看電視,我則在房間裡面休息。兩個小時過後,小雨和小梅的聲音漸漸少了下來,估計也告了個段落。

“我們晚飯……家裡吃還是外面吃?”我走出房間。

小梅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我想被人知道自己的一些私事後反應總會是這樣的。

“我們買菜自己燒吧。”小雨總是喜歡樂衷於自己做的菜。

“買菜去?”我一看時間也差不多是去買菜的時候了。

“我和小梅去就可以了,你不用去了。”小雨站起來整理起來自己的手袋。

“今天看來我是要去的,因為海棠拜託我去幫她買些毛線和針。”我無奈地說,對於買菜我確實提不起任何興趣。

“你們去吧!我在家裡看電視。”小梅剛站起來,馬上又坐下去了。

“太好了,去年冬天我就想買毛線了,今天剛好順便也去買些。”

小雨仿佛抓住了什麼機會一樣有些雀躍。


不知道是我沒有和海棠說清楚還是海棠沒有和瓊他們說清楚,我們才吃完飯,瓊的電話就過來了,居然說他們在等我吃飯。我很歉然地告訴她小雨她們在我這裡,我們已經吃過飯了。瓊沒說什麼,直接掛斷了電話,我想她是有點生氣了。瓊平時對其他人完全不是這樣,只有我們這些老朋友她才會對我們耍耍小孩子脾氣。感覺就好像一個高貴的公主在你面前跺腳撒嬌,亦或者叉腰劈腿地指著你的鼻子發脾氣一樣讓人難以看到她的另一面。只是這次我不太明白瓊怎麼會這樣沒有禮貌的直接掛我電話。

也正是瓊的這個電話,小雨和小梅感覺到我晚上還有事情。

“有事情就早點和我們說麼,我們走了。”小梅起身。

“呵呵,沒什麼,只是給海棠帶點東西過去。”我感覺有些過意不去。

“哦,就是你剛才買的毛線和針?”小雨驚訝地問我。

我點點頭,我無法和她們解釋這個事情,我不能說海棠現在正在醫院戒毒,這是海棠的私事。

“走啦走啦,哦,你怎麼也要送我們過去吧?”小梅突然轉身和我說。

“稍微等等,那裡的藥還沒有煎好。一會我們自己回去好了。”等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小梅的問題,小雨就搶先說了。

我想起一會去海棠那裡和送小雨她們回去也並不是完全不順路,就笑著說:“還是我送你們過去吧。”

剛到醫院,就看見瓊在大廳等我。

“哦,你怎麼在這裡?”我笑著問她。

“從海棠的房間能看到這裡車子的進出。”瓊冷冰冰地給我解釋,“跟我來!”

很少聽到瓊用如此語氣和我說話,我覺得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幾乎是被拽著,我被瓊拖到了大廳角落的一個休息區。

“怎……怎麼了?”我驚魂未定,完全找不到任何我值得瓊發脾氣的理由。

瓊沒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著我。

“是四眼……哦,他在哪裡?”我被他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

“和他沒關係,他下午來過了,晚上有事情。”瓊的語氣中完全找不到任何感情色彩。

我選擇沉默,把給海棠的東西放在一邊,然後抽出一根煙點起來。

就這樣,我和瓊對面對的坐著,誰也不說話。

一分鐘不到,一位護士走過來。

“對不起,我們這裡不能抽煙。”她很有禮貌的端來一個器皿,裡面裝著水,示意我將香煙放進去。

醫院畢竟是醫院,我按照護士的指示,將才抽了幾口的香煙滅了。

“你到底在想什麼?!”瓊的第一句話讓我感覺詫異。

“什麼我在想什麼?”我只得反問。

瓊再次選擇沉默,這讓我感覺周圍的氣氛很不舒服。

“你到底要說什麼!”我微微有點生氣,瓊很少如此這般。

“我要說什麼?我還問你要做什麼!”瓊把原本放在膝蓋上的手袋用力地放到身體旁邊,“昨天,昨天你走了以後一直到今天你都沒有來看過海棠。要不是海棠下午要求你來看她,今天你會來看她麼?”

“我……”瓊的責問讓我感覺有點口乾舌燥。

“我什麼我!”瓊根本不給我說話的機會,“不要不承認,你們打電話的時候我和四眼都在旁邊。”

我不知道怎麼解釋,或許我還沒有辦法解釋。

我自己問自己,如果今天下午沒有和海棠約定晚上來看她,那我今天是否真的就不來了。在我還沒有得到答案之前,瓊氣呼呼地把身體向前傾,看來依然不放過我。

“我不想你編些什麼理由來糊弄我。”瓊的一滴唾沫星子點在我臉上,讓我感覺瓊已經出離憤怒了,“那個叫小雨的女孩子是麼?今天我早上給你家裡打電話,就是她接的吧。別說我聽到有女孩子在你家是什麼感覺,光是她說話沒有禮貌態度又差,就算你再沒有品位也不至於讓這樣一個女孩子在你家吧!”

我驚訝了,知道瓊對小雨誤會了,因為上午我和小雨在商場買東西,在我家裡接電話的是小梅。而當時小梅心情正不好,所以可以理解她和瓊通話的時候情緒很不好。看來這是激怒瓊的其中一個原因。

“那你為什麼不給我打手機?”我無奈地笑了笑,我總不可能對現在這種情緒的瓊說還有一個女孩子在我家吧,那是火上加油的自殺式舉動。

“打手機是麼?”瓊冷冷地笑著,“是哦,如果我打手機我就不會發覺原來你還金屋藏嬌呢。”

“什麼金屋藏嬌啊!別說地這麼難聽好麼?!”我不希望如此瞭解我的一個朋友用這樣的詞語還指責我。

“我有說錯麼?當時你不在吧,你就這麼放心地把你的房子交給這個叫小雨的女孩子?”

如果說剛才瓊說的“小雨”其實是小梅的話,那現在她說的小雨即便是真的小雨,我也是會很放心地讓她一個人在我的房子裡面的。

“那又怎麼樣?!”我沉著聲音應對,不知不覺間已經覺得自己怒火中燒了。

“呦,看看,倒是你還有道理了。”瓊完全不理會我的怒火,“你看不起海棠了對麼?你認為她吸毒了就廢了對麼?那我告訴你,她現在治療很配合,費法醫生說再過幾天海棠就可以只依靠少量的藥物就可以出院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看不起海棠了?!”我迸出簡單的幾個字。

“你是沒有說過,但是你的做法就是表達了這個意思。”瓊毫不怵我幾欲噴火的眼睛,“就算是我和四眼,在海棠住院的第二天都會找個時間來陪她,更何況是你,更何況今天是週末。”

“我和你對海棠來說有什麼差別,不都是最好的朋友麼?!”我淡淡地說,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

“當然不一樣!難道你就不知道海棠還愛著你,而且回來以後一天比一天愛得深?!”瓊幾乎低吼了起來,“難道你不知道海棠看著你這兩天對她的冷漠她只能一個人偷偷躲起來哭?”

聽到這裡,我原本即將爆發的情緒突然冷卻了下來,而且冷卻得很快,幾乎讓我有點想發抖的感覺。

“首先我希望你能冷靜下來,聽我說兩句。”我剛想摸出香煙,突然記起這裡是醫院,剛才護士已經提醒過我不要抽煙,“其實你上午在我那裡接你電話的女孩子不是小雨,至少我認為小雨是不會這麼沒有禮貌的。那女孩子是小雨的同學小梅,當然我意思不是說小梅沒有禮貌,而是她感情上出了問題,所以情緒才這樣差的。”

接著,我把昨天和今天的情況大致和瓊講了一下,當然僅限於不涉及小梅隱私的部分。瓊聽了我的解釋,認真地盯著我的眼睛看了一會,點點頭。

“那也不能解釋你對海棠這段時間的冷淡。”瓊的語氣恢復正常。

“我只是覺得作為好朋友……”我想進一步解釋。

“不要作為好朋友好麼?你知道海棠還愛著你,而且從海棠和我說的她回來以後你對她的照顧,我也能感覺到你對她還是有感情的。你不要否認。”瓊坐正了,把剛才因為過度激動而散亂在額前的劉海捋到耳後,“海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錯,兩年前海棠確實傷害到了你,而且我也知道你被傷的很深。但是事情都過去兩年了,現在海棠回來了,她現在已經和她這兩年來的生活完全分離,你為什麼就是不能原諒她呢?人都會犯錯誤,雖然海棠的這個錯誤犯得很大,但是能改了,你就為什麼不能給她一個機會呢?”

面對瓊的詢問,我無法給她答覆。

“剛才我說你嫌棄海棠,對不起,是我說重了,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但是我想你心裡至少對現在海棠的這個狀態還是有想法的,這點我可以肯定。”瓊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判斷得很到位,“那麼你能告訴我,如果海棠治療成功了,你是否還可以接受她?”

“你現在不要問我這樣的問題好麼?我是否接受她和她是否治療成功是沒有決定性的聯繫的。可是你知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的意思。

“是不是那個叫小雨的女孩子,她還是個學生,她還很小。難道你……”瓊突然提到了小雨。

“不,你誤會了,她……她只是我認的一個妹妹。”

“只是妹妹?只是這樣簡單?”瓊疑惑地問。

“是的,我和海棠的事情和小雨無關,你不要多想。”

“下午四眼走了以後,我在海棠面前提起你,不知道為什麼,說著說著海棠就哭了起來。下午……哭了一下午,傷心和悔恨讓我看了實在心痛,是絞痛!”瓊又把話題轉回到海棠,“海棠是多麼優秀的女人,連我都自愧不如,她現在只是有這麼一個污點,你為什麼就不能再接受她,再像以前一樣對她好?”

“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你不要這樣迫我好麼?”無端地想起兩年前及這兩年來我的經歷,我的手微微地顫抖。

“瓊,你不要再逼他了……”

我一怔,整個人頓時僵在那裡,幾乎窒息了。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如果覺得小說好看,請幫忙分享轉載告知更多朋友一起觀看喔!

繼續觀看下集請前往: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