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熟悉的城市,我一下子不習慣這裡擁擠的交通。儘管已經過了午飯時間,但是三個人實在都已經餓了,隨便找了個地方吃飯後我問阿海今天是否回自己的學校。阿海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讓我先送小雨回學校,然後他再作打算。

雖然離新生報到還有幾天時間,但是小雨學校的門口已經拉了一條歡迎新生報到的橫幅。也正是因為這兩天新生將陸續來報到,所以門衛對私家車的管理也大為放鬆。我的車很順利地到了小雨寢室樓下。

還沒等車子停穩,我的手機響了,是四眼的電話。

“到了麼?”四眼知道我在開車,於是簡單地問我。

“到了,送小雨回學校。”

“方便的時候給我電話。”

簡單的對話後四眼掛了電話。

“哥,你有事情麼?”小雨問我。

“哦,沒什麼,是四眼。”我找了個位子停好車。

由於是新生報導期間,所以我很有幸的和阿海一起作為小雨的家人上了女生宿舍。先不說裡面是如何的春guang無限,單單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子身上淡淡的香味也已經讓這宿舍樓成為最誘惑男人感官的地方。

小雨宿舍裡面的也就小雨一個人,但是看裡面的狀況已經有人比小雨先到了。

“呵呵,小梅來了。”小雨笑著說。

想到小梅外向的性格和……呵呵,我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阿海,你怎麼說?”我的意思是是否需要送他去車站。

“你還有事情,你就先走好了,我一會再打算。”阿海看來打算在這裡繼續享受一番女生寢室的味道。

我看了一下小雨。

“哥,要不你先走吧。”小雨朝我眨眨眼,會意我可以忙自己的事情了。

我對阿海留在小雨那裡的舉動感到意外,甚至猜不出他有什麼想法。

週五,明天就是海棠約好去治療的日子。

海棠?我記得早上給她電話的時候她還關機,不知道現在……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又是前面的聲音。

我一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快三點了。這有點不尋常,海棠再怎麼要睡覺也不至於睡到下午三點。

我決定回家前先到海棠那裡去看看。

“海棠,海棠!”在幾次門鈴都沒有反應後,我開始用最原始的方法。

還是沒有反應。

我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聽裡面的動靜,結果什麼也沒有聽到。走到樓下,看到海棠房間的窗戶都是關好的。

海棠到底在不在,又或者去了哪裡呢?

我抽出一根香煙,靠在車門上,一下子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你知道海棠今天在哪裡麼?”我想起來給四眼電話。

“哦?海棠?你問我?”四眼顯然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問他這個問題,“這我怎麼知道。但是有個事情我倒是要提醒你,明天海棠就要去醫院了,你可千萬不要忘記了。明天我這裡還有事情,所以把你們帶過去就走。”

“好的,到時候再電話聯繫。”我的心思顯然不在他說的明天的事情。

海棠……

總是讓人無端的擔心。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我知道海棠吸毒以後,每次覺得海棠有什麼反常,哪怕是上次聽到四眼和我說海棠的事情的時候,我都會不自覺地往壞處想。

希望這次是我想多了。

我又試著給海棠電話,但是還是讓我失望,無奈之下我只好先回家。

才進房間,我的手機就響了。一看號碼,是海棠的。

“喂,海棠,你在什麼地方?!”或許我的聲音過於急切,所以飛快的語速可能會讓海棠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你在說什麼啊!”果然……,“看到你給我打過電話了,到了吧?能過來接我麼?”

海棠的聲音聽起來很激動,形容的俗點就像是中了五百萬一樣。

“哦,好的。你在什麼地方?”我問她。

雖然我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覺得只要見到海棠就什麼都明白了。到了海棠和我說的商場,正值下班時間,很多人都還沒有吃好晚飯出來逛,所以商場還是相對比較空,雖然是相對,但是我依然沒有在門口眾多的人中看到海棠。

“你在什麼地方?我到了。”我只得給海棠打電話。

“樓上的咖啡廳,我們先吃點東西好麼?”海棠告訴我她現在所在的地方。

商場的上面有一個咖啡廳,以前我也來過,當我進去的時候海棠已經在靠視窗的一個位子向我招手,神色煞是興奮。

“有什麼高興事麼?”我坐下,點了份商務套餐。

“你猜,嘻嘻~”久違了的海棠招牌笑聲。

海棠今天穿得很正式,淡淡的口紅。

“呵呵,我怎麼知道。”我微笑著看著她,其實心裡早就有了想法。

“今天我面試。”海棠興奮的攪拌著面前的咖啡。

“然後呢?”我盯著她耳朵上那顆嵌了一小粒鑽石的耳環。

“你說呢?”海棠喝了一小口咖啡,“應該沒有問題了。”

“那我恭喜你,來乾杯!”我早就猜到了這個結果,這也說明了為什麼海棠下午手機一直是關機的。

“哪有人拿咖啡乾杯的啊。”海棠白了我一眼,“本來想上午和你說的,但是我怕通不過,那就丟臉了,所以……”

“難怪……”我笑著說。

“還有還有……”海棠接著說,“我前段時間接的工作你不在的時候我也做好了,剛剛拿到報酬,所以今天你可否陪我逛下商場呢?”

“看來是雙喜臨門,我非常樂意陪如此漂亮的女士購物。”我發現今天的海棠無論氣色還是精神都比我走之前要好多了。

吃過飯後我和海棠逛了商場,為了祝賀她順利考進公務員,我送了她一支鋼筆。海棠雖然是個女孩子,但是卻對鋼筆情有獨鍾。雖然只是兩百塊的鋼筆,但是海棠還是歡喜的拿在手裡擺弄了半天。

雖然不願意破壞海棠的心境,但是我在把海棠送回去的時候還是提醒她明天早上去醫院接受治療。通過了面試後的海棠顯然已經做好充分準備,她堅定地點點頭,轉身進了自己的宿舍。

醫生囑咐我最近不能吃泡面,所以我第二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趕快洗漱,然後到外面去喝粥,想起來挺懷念當初在小雨家的時候小雨做的皮蛋瘦肉粥,真香。

等我到海棠的宿舍的時候,我發現四眼的沃爾沃已經停在樓下了。

“就你最慢!”剛進門就聽見瓊抱怨。

我一看手機,離約定時間還提早了近半個小時。

原來雖然海棠來這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但是瓊還從來沒有來過海棠的住處,這次既然來了就索性提早點來看看海棠住的地方。

“我準備好了,這些是可能住院治療所需要帶的,就先放在車上好了,倘若不需要住院,大不了帶回來。”海棠把整理出來的東西放在門口。

“那走吧。”我和四眼一人一個袋子下了樓。

兩輛車子朝著預約的醫院出發。

駛離城區半個多小時後,我們到達了一處類似療養院的建築。由於沒有城市的喧囂,所以這裡顯得格外清幽,小橋、流水、燕亭、鳥鳴……倘若我不知道今天來的是醫院,我還真以為這裡是哪裡的一個度假山莊。醫院周圍稀稀拉拉的有幾個人在鍛煉身體,也有幾個人在長椅上品茶閱卷,這樣的生活對我來說幾乎是可欲而不可求的。

“怎麼這裡都是白色的房子……”海棠抓住我胳膊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聽海棠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原來醫院的所有的房子都是通體的白色。

“醫院麼,總歸是白色的,護士都被叫做白衣天使呢。”我笑著回答。

海棠和我們的心態是不一樣的,這解釋了為什麼她對這些白色的建築如此敏感,甚至敏感到恐懼。

我能理解海棠現在的想法,只是我無法體會海棠現在的心境。

“這裡能讓你儘快好起來。”我用手輕輕的拍了下她仍然緊抓著我胳膊的手。

海棠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跟在四眼和瓊的後面。

正在這個時候,小雨的電話過來了。

“哥,起來沒有?”小雨甜甜的聲音。

“哦,起來了,我都在醫院了。”我隨口回答。

“啊!醫院,你怎麼了?!”小雨的聲音一下子緊張起來。

我突然記起來小雨並不知道今天的事情。或許她已經淡忘了關於海棠吸毒的事情。

“是的,我……再去複查一下。”沒辦法,只得善意的謊言。

“哦,後天我們就開學了,實習的事情已經安排好了,所以和你說下。對了,晚上要不你來我們這裡,以後實習了就很少有時間了。還有……還有就是等你來了再說吧。”小雨沒有想到今天我會陪海棠來醫院,所以很自然的想到週末我是有時間的。

“恩~可以,到時候我們再聯繫好麼?”我無法肯定到時候是否真的有時間。

我們在一名護士的帶領下來到了二樓的一間辦公室,和一般的醫院不一樣,這裡的辦公室沒有酒精味,取而代之的則是淡淡的檀香味。

“你好,費法醫生,我們是leo的朋友。”一進門,四眼就和裡面坐著的醫生打招呼,四眼提到的leo就是介紹我們來這裡的四眼的朋友。

辦公室裡坐著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外國醫生,後來四眼告訴我,這個醫生是德國人,因為他妻子是中國人,所以他後來隨同他夫人來到中國定居。

“哦,你們好。”費法醫生放下手中的報紙起身過來和我們招呼。不過他的中文確實不怎麼樣。

在經過短暫的寒暄後費法醫生讓護士拿了幾張表格。

“女士,能知道你接觸的是哪種藥物麼?”費法醫生將表格交到海棠手上,“一會檢查的時候請你按照上面的要求填寫。”

“我……我……”海棠從進來到現在一直沒有說話,所以面對費法醫生的問題一時都說不出話來。

“別緊張,女士,這裡都是你的朋友,包括我。”費法醫生和藹的笑容和長者特有的氣度給了海棠一些勇氣。

“大……大麻。”海棠好不容易說出了這兩個字。

“哦,漂亮的女士,你身上的香水味太合適你今天的著裝了。”費法醫生突然岔開話題,“對了,前不久我的朋友為我夫人從義大利帶了些香水,有種很奇特。它塗抹以後沒有什麼味道,但是只要你微微出汗,它就開始發揮作用。你要不要試試?”

說著,費法醫生起身到一個櫃子裡拿出一小瓶香水。

“一會檢查好了或許你可以試下這個。”費法醫生將香水放到海棠面前,“這算是我們初次見面我送漂亮女士的禮物。”

費法醫生特有的德國紳士風度讓我大為折服。

“醫生。”四眼突然冒出來,“我沒用香水,現在能讓我試下麼?”

“哈哈……”費法醫生爽朗的笑了,“這個香水對男人是沒有用的,你出了汗後它是不會有香味的。這就是為什麼把男人叫臭男人了,哈哈!”

費法醫生的幽默讓房間裡的氣氛一下子緩和了很多。

“倘若你只是吸食了大麻一種藥物的話,那你能告訴我你已經吸食了多少時間了麼?”我想這才是費法醫生真正想知道的。

“一年多。”海棠這次回答的利索多了。

“好了,現在你可以按照表格上的要求去檢查了,等結果出來我們再談好麼?”費法醫生叫了護士進來。

“別忘記我給你的禮物哦。”醫生囑咐海棠,“對了,如果您願意,我是否有幸能請您共進午餐?”

海棠一愕,然後微笑地點點頭。

費法醫生所指的檢查也就是常規檢查,但是還是很耗時間。四眼在我們從費法醫生辦公室出來以後就離開去辦他自己的事情了。臨近中午的時候,海棠已經基本檢查完畢,一些報告需要等吃過午飯才能出來。

正如費法醫生和海棠約定的,待海棠完成最後一項檢查後,費法醫生準時出現在了檢查室門口,準備約海棠一起吃中飯。

“非常抱歉,我希望中午能和海棠小姐兩個人吃飯,希望兩位不要介意。”費法醫生很有禮貌地向我們解釋,“醫院的食堂在旁邊的樓,一會護士會帶你們過去。”

倘若我猜得沒錯,我想這也是費法醫生治療病人的一種方式。畢竟當病人和醫生兩個人的場合,病人更容易向醫生訴說自己的病情,更何況是午飯時間,更是一個比較輕鬆的場合。

一切進展的都很順利,下午報告出來以後費法醫生希望海棠能夠入院接受半個月的治療。正當瓊陪著海棠去辦理相關手續的時候我問了費法醫生關於海棠的情況,因為往往醫生在病人面前都可能會有點保留。

“你清楚毒品的毒性麼?”費法醫生反過來問我。

我搖搖頭。

“你朋友吸食的大麻是在英國普通人中,甚至是學生人群中比較常見的毒品。”費法醫生和我解釋,“相對其他毒品來說,大麻的成癮性和危害性都比海洛因等其他毒品小的多。但是這也是在同樣量的程度上比較的,既然我們都說大麻是毒品,因此如果從定性的角度說,那也是很有危害性的。”

“您能否告訴我海棠現在是否能完全治癒,什麼時候能治癒。”我直接問他。

“這取決於她的心態,也就是說主動和被動的問題。我前面瞭解了她目前對於大麻的情況,從心態上說她現在已經是主動想把毒癮戒掉,這是一個很好的條件。

倘若她能一直保持這樣的心態,且能積極配合治療,保守估計兩年時間應該可以完成治療。”費法醫生很有信心地說。

“兩年!”我很驚訝,“這麼長時間啊。”

“呵呵,和其他病人相比較已經很短了。”費法醫生笑著說。

“那她難道要在這裡呆兩年?”我想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哈哈,你怎麼會這樣想。我的意思是總共的治療時間,不是在這裡住院時間。海棠小姐在這裡住院應該十多天就可以。你知道麼,今天中午和她的聊天我能感覺她會積極配合我的治療工作。”費法醫生的解釋讓我松了口氣。

說是病房,其實比較類似於單間的公寓,有個小陽臺。一人一間的格局也讓這裡的病人能很自由的在這裡生活上一段時間。我幫海棠把行李從車裡帶出來,經過簡單的整理,就已經完成入住的工作了。

“你還有其他事情吧?要不你忙你的好了。”海棠突然對我說。

或許小雨只是讓我晚上去她那裡吃個晚飯而已,剛才小雨好像有什麼話要跟我說似的,只是當時不好詢問,所以感覺有點奇怪。

“呵呵!是小雨的一個朋友有點事,現在不急,一會再說好了。”儘管理由是編的,但我也覺得比較充分。

因為這裡到小雨學校大概需要五十分鐘時間,所以按照現在的時間計算,即便是晚上去小雨那裡,現在也太早了。

三點鐘左右的時候,四眼回來了。這樣我就不擔心了,於是起身告辭。走的時候我告訴海棠,有什麼事情就給我電話,我明天再來看她。

在小雨學校的門口,我又看到了類似當初我在大學年代迎接新校友的場面。儘管有足夠寬敞的大門,儘管有足夠多的保安,但是我還是放棄了從學校大門開車到小雨宿舍的念頭,因為無論是大門口人流還是學校兩旁一輛挨著一輛的車都告訴我,即便我的車子能進去,也無法找到停車的地方。

好不容易在一個銀行旁邊停好車,我步行了十分鐘才到小雨的學校。下午四點左右,正是除上午十點報到高潮外的第二撥高潮。每個學院的高年級學生正在幫剛報到的新生拿行李的拿行李,引路的引路,好不熱鬧。

我給小雨打了電話,告訴她我到了。沒有想到小雨周圍很嘈雜,說了半天我才明白原來因為人手不夠,所以她被學院老師叫了去幫忙接新生。我掛了電話,開始找這個學校金融學院的新生迎接點。

在如同趕集的人流中,我走過一個又一個的接待點,終於在體育館門口看到了金融學院的牌子。

“很忙啊?”我走到小雨背後拍了她一下。

正在記錄新生報到人數的小雨嚇的馬上轉過來。

“哦,嚇死我了,我的眼睛都花了,你看看今年有這麼多新生。”小雨漲紅了臉在我面前揮舞了下手中的點名冊。

“小雨,你還有事情的話你先走好了。”旁邊的一個女孩子對小雨說。

“哦,太好了,那麻煩你了。”小雨如蒙大赦,“喂,接新生也不用情緒高漲到站在桌子上吧!”小雨順便訓斥了一個站在桌子上看新生(基本是女生)的學弟。

“你們大四了怎麼還要接新生啊?”我在去小雨宿舍的路上隨口問了小雨。

“今年人多,而且大三的那幫傢伙去什麼校際足球友誼賽,搞得整個學院很多學生都去看了。所以沒有人了,早知道我也溜出去了。”小雨氣不過地哼了一下。

“哈哈,那我們要不先去吃飯?”我提議。

“哦,你的車呢?”小雨問。

“停得好遠好遠,現在你們學校周圍哪裡還能停車啊。”想到剛才停車的經歷我就頭皮發麻。

“這樣……那就一會再說。”小雨自言自語不知道在說什麼,“那我們先去吃飯,我可餓壞了。”

小雨俏皮地揉揉自己的肚子,頗有撒嬌的味道。

“呵呵,這裡可都是你的學弟,你也不注意點形象?”我和她打趣。

“哼,說了我資格可比他們老,唉,老了,他們還管得了我?”

儘管現在還沒有到晚飯的高峰時間,但是學校周圍的飯店餐館已經座無虛席了。這託福于小雨學校的安排,因為他們將新生報到的時間定在週末,當然出發點是考慮到送子女來上學的父母可以不和他們的工作時間相衝突,但是直接造成的後果就是類似現在一樣我們連吃飯都找不到地方。

“我餓了,走不動了~”在走了很多地方都沒有找到吃飯的位子的時候,小雨放棄了繼續尋找的念頭,拉著我賴在人行道中央不願意繼續往前走。

實在沒有辦法,我只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叫了輛計程車,然後拉著小雨就上車。也不管現在是否交通繁忙,招呼司機師傅幫我們找一個能吃飯的地方。

我選的地方是一個小菜館,雖然沒有大酒店的豪華,甚至桌子上用的是一次性塑膠桌布,但是我很喜歡來這裡。我和小雨都是南方人,所以不太適應辣的菜,而這裡的廚師做的菜不怎麼辣,但是很鮮美。當然這裡最吸引我的地方並不是菜的基調,而是這裡能把普通的小炒做得有特色,和別的餐館不一樣。

才進門,小雨就迫不及待地找了個位子。

“老闆,快點。再不快點我們這裡要出人命了。”我看著小雨貪婪地聞著大廳裡面彌漫著的香味,笑著招呼服務員過來點菜。

小餐館有小餐館的好處,倘若你有什麼需要,他能馬上適應你的要求。我囑咐服務員我們這裡的菜儘量清淡一點,我可不想吃完以後胃不舒服。小餐館的第二個好處是只要客人不是很多,那麼它上菜還是比較快的。所以沒多少時間,我們點的菜都上齊了。

“慢點吃慢點吃,你看你這個都是什麼樣子了。”看著滿手油膩,嘴巴裡面含混不清地向我要餐巾紙的小雨,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你這個樣子誰見了都慌,簡直好像從來沒有吃過東西一樣。”我苦笑地看著小雨那無法恭維的吃相。

“你是說……”小雨放下筷子,用餐巾紙擦了下嘴和手,“你是說我以前不食人間煙火?”

“啊啊,你還真能往自己臉上貼金啊。”我沒有想到小雨這個丫頭還真狡猾,看來今天小雨心情不錯,居然和我開起玩笑來,“我說的是現在的你就像貪吃的小豬一樣……”

“哥,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呢?雖然我現在不是很雅觀,那你怎麼也要配合著不食人間煙火來說的麼,比如仙女初下凡禁受不住人間美食之類的。”小雨撅了撅嘴巴,樣子甚是可人。

“啊~”我作暈厥狀,差點沒有把嘴巴裡的食物噴出來。

“對了,阿海呢?”我見小雨繼續在不顧形象的吃,我笑著問她。

“走了。”小雨頭也沒有抬起來就回答。

“走了?什麼時候走的?”才問我就發現我問得太多了。

“哦,可能上午吧。”小雨喝著飲料忽閃著迷人的眼睛疑惑地看著我。

可能?為什麼是可能?我不明白小雨的回答,又或許是我真的太咬文嚼字了。

一百塊錢已經足以讓我和小雨吃得快走不動了。但是真的可能不用走了,因為天開始下雨,真不知道是否可以形容為秋雨綿綿,可惜就現在的氣溫來說絕對是夏天。

“走不了了,怎麼辦?”小雨站在門口無奈地說。

“你有事情麼?”我問她。

“沒有啊,本來還想去你那裡的。”

“哦?去我那裡?”我驚訝地看著她。

“是啊,哥,我猜你昨天晚上沒有吃藥,對不?”小雨突然問。

“啊啊,你怎麼知道?”被猜中了,我老臉一紅。

“本來去你那裡就是專門為你煎藥去的。”小雨認真地看著我,“怎麼樣,感動吧。”

說實話,聽到小雨這樣說我還真的是很感動。

“不過……”小雨後面還有不過,“不過順便我這裡還有點衣服毯子之類的東西,就拿到你那裡洗啦,你知道我們這裡沒有洗衣機的。”

“哈哈,你這小鬼!”我輕輕地拍了一下她的腦袋。

“痛啊~”小雨誇張地齜牙咧嘴,“現在都走不了了。”

“走吧,先回你的學校。”我攔了輛計程車。

我不知道小雨說的幫我煎藥和洗衣服到底哪樣才是主要的,但是我能感覺到我心底暖暖的,甚至有點激動。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如果覺得小說好看,請幫忙分享轉載告知更多朋友一起觀看喔!

繼續觀看下集請前往: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