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第一個10年吵醒我睡覺最多的是我母親,第二個10年吵醒我睡覺最多的是鬧鐘,而第三個10年吵醒我睡覺最多的就是電話。估計下一個10年吵醒我睡覺最多的會是我的孩子。

嘈雜的電話鈴聲肆無忌憚地在我安靜的房間裡面叫囂,職業習慣迫使我睜開困頓的雙眼,抓起手機接電話。

“兄弟,我們惹上麻煩了。”對面是四眼極度氣餒和無奈的聲音。

麻煩?!

能讓四眼如此沮喪的麻煩看來是一個大麻煩。我的睡意一下子揮出我的身體。

“到底什麼事情?!”我坐起身來緊張地問。

“不怎麼好說……”四眼支支吾吾,我想看來是和我有很大關係了。

“和我有關係?還是你又犯了什麼錯誤?”我連忙問他。

“和你我都有關係。”四眼仍然讓我找不到頭緒。

“你說!”我簡單的兩個字讓四眼感覺到了力度。

“唉~”四眼長長地歎了口氣,我感覺事情不是很妙,因為這種狀態下四眼歎氣,這樣的前奏意味這出了很大的問題。

來小雨家鄉的幾天,雖然有小雨媽媽的事情,也有胃痛的侵襲,但是工作上的事情確實是放鬆了很多。四眼如此氣急敗壞的給我電話,我想我得要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

我點起一支煙,重重地吸了一口。

“你說吧。”我儘量讓自己的語氣平靜。

對面傳來打火機的聲音,顯然四眼那裡也開始冒香煙了。

“你能冷靜地聽我說嗎?”四眼突然這樣和我說,這讓我本來漸趨冷靜的心情又一次翻湧。

我沒有說話。

“是海棠。”四眼簡單地說了三個字,就是這簡單的三個字卻讓我全身一顫,拿著香煙的右手開始不聽使喚地顫抖,煙灰直直地落到了白色的床單上。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因為實現我全部的猜測都在工作方面,一點也沒有往海棠方面想。四眼突然提到海棠,我猛然想到海棠是我這段時間生活中最不確定的因素。

過了很長很長時間,我才感覺自己回過神來。

“海……棠,海棠出什麼事情了!”

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著我的全身。

“我已經開始後悔和你說這個事情了。”四眼看我這樣的反應,不禁在那邊苦笑。

“那你到底說不說!”我的情緒幾乎已經不受我自己控制了。

“海棠……沾染了毒品。”四眼終於還是說了出來,“你別激動,你千萬別激動啊!”

電話的那頭,四眼比我激動的多。

海棠吸毒,這我是老早就知道的,我突然想到原來四眼他們都還不知道,他們甚至認為我也不知道,所以當他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一定非常震驚。

“喂,臭小子,你出點聲音好麼?別嚇我。”四眼見我沉默著不說話,他有點慌了。

“然後呢?”我平靜的問他。

“然後?你還希望有然後?!”四眼顯然不知道我會在知道海棠吸毒以後還問這樣的問題。

“你是怎麼知道的?”我直接問他。

“海棠自己說的,當然不是對我說,而是對瓊說的。”四眼的這個回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她自己說的?為什麼?”我接著問。

“等等,你事先知道這個事情對麼?”四眼避而不答,反過來質問我。

“是的。”我簡單的兩個字。

“難怪你聽到這個事情時反而如此鎮靜。”四眼歎了口氣,“既然你知道,你就應該告訴我們。”

“真是對不起,兄弟。”我無由地一陣內疚。

“我能理解,你還愛著海棠。”四眼淡淡地說。

我不說話,因為我不知道我是應該承認還是否認。

“好了,既然你知道,那我想或許我不用和你說其他的了。”四眼準備掛電話。

“也許你還在生我的氣,怪我沒有把這個事情告訴你們,但是我只是想說如果你看著海棠痛苦的神色近乎哀求地請你不要把這個事情告訴其他人的時候,你也不會說出去的。”我把事情的原委和他簡單地說了。

“原來是這樣,難怪。”四眼自言自語。

“可是海棠現在為什麼又主動和瓊說這個事情呢?這我無法理解,按照海棠的性格她是不會這樣做的。”我又重新問這個問題。

“因為她希望我們幫助她在半個月時間內把毒戒掉,即便戒不掉,至少也要得到很好的控制。”四眼解釋。

半個月?為什麼是半個月。

“為什麼是半個月?”我也這樣直接的問四眼。

“這個事情還是瓊告訴我的,我當時也這樣問瓊,但是瓊也不知道。其實瓊也問了,海棠只是說和她的工作有關係。”

工作?海棠曾經和我說過,她因為有毒癮,所以不敢找專職的工作,只得做做兼職。如此微薄的收入自然無法支撐起她的生活。

“我明白了。那你們打算怎麼辦?”或許這個是我目前應該關心的。

“別問我,我一開始就說了,這是我和你共同擔上的麻煩事。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所以我就這麼直言不諱的說是麻煩事了,你也別見怪。你我心裡都清楚,毒品這個東西一旦沾染上,九成九就完蛋了。既然海棠找到我了,我自然想盡辦法。我中午剛知道這個消息,本來還猶豫著是否要告訴你,哪知道你已經知道了。剛才我和瓊也找了一些朋友打聽辦法,基本先採取精神類藥物治療。”四眼一口氣說了一大堆,我聽著唯一慶倖的是他和瓊至少目前還是想到了一個辦法,一個比我原來辦法科學的多的辦法。

掛斷電話後,我再也沒有了睡意。想到前兩天和海棠通電話的時候她欲言又止的樣子,我想那時候她或許就想告訴我這些事情,只是我不明白她為什麼不和我說清楚。這個疑惑隨著“半個月”的問題一直就這樣在我的腦海裡盤旋。

如果是按照小說的情節處理,這裡的所有疑問都應該在我回去的時候才陸續給大家答案。但是這不是小說,我也沒有這樣好的耐心等待著回到我的城市才去像偵探一樣給大家層層揭開謎團。所以,在床上躺了一分鐘後,我選擇給海棠電話。

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聽到了海棠的聲音。

“喂,海棠。”我有點激動,儘量控制著我的聲音。

“我知道你會給我電話。”海棠的第一句話讓我出乎意料。

“那到底怎麼回事情?”既然海棠知道我會給她電話,那我想她也一定知道我打電話的目的。

“本來我是想先和你說的,但是我知道你這段時間很忙,想等你回來再和你說。”海棠幽幽地說,“我知道我這樣長久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我也想找份安定的工作。”

“現在工作有眉目了?”我問。

“我報考了公務員。”海棠的回答讓我再次驚訝。

“哦,什麼時候,我怎麼不知道。”

“我回來後聽到的和看到的都是說公務員很好,所以正好有這樣的考試機會,我就去考了。當初沒有告訴你,是因為……因為我的那些事情已經讓你夠煩的了,不想再讓你煩心。”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裡的時候我的腦子裡面已經是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我應該朝哪個方向去想。

“呵呵,那很好啊。結果出來了麼?”我沿著海棠的思路問。

“筆試已經通過了,等待面試。”儘管這是個好消息,但是在海棠說出來的語氣聽來似乎又多了一份無奈。

隱隱之中我似乎把握到了一點思路。

海棠在回國以後一直希望能找份安定的工作,但是由於沾染毒癮,所以只能暫時以兼職度日。經過一段時間的生活,她得知國內公務員待遇不錯,工作也很穩定,所以找了個機會去報考了公務員。以海棠的能力要通過筆試自然是沒有問題,接下來就是面試,如果面試成功,那海棠就能成為公務員。本來這是件好事情,但是問題偏偏就出在海棠的毒癮上。倘若按照海棠目前的狀態,我想應該是還無法擺脫毒癮的糾纏,等到正式上班的時候根本無法像其他人一樣一天八小時在辦公室正常工作。基於原先只是筆試還不知道是否通過,即使是現在也只是通過筆試,所以按照海棠的性格確實是不會把這樣是事情掛在嘴邊的。但是目前的海棠對於這份工作是非常重視的,所以她才向我們求助。

“那為什麼是半個月?”我小心地問海棠。

“哦,因為我估計半個月裡面可能就面試,況且這個……早點解決總是好的。在這裡我就你和瓊他們了,知道你這段時間事情比較多,所以……”海棠的解釋在情理之中。

“那我儘早回來,好麼?”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我頓時輕鬆了很多。

“恩!”海棠的聲音怪怪的,我知道,那是她掉眼淚前的徵兆。

一個人回來,沾染了可怕的毒癮,除了幾個朋友就無依無靠的海棠,沒有了兩年前的高貴和典雅,更多的是綿綿的愁緒,隱隱的心痛讓我提前掛斷了電話。

或許四眼他們知道這個事情反而是好事情,他們的辦法比我多,或許真的能借這個機會讓海棠回復到以前那個明豔動人的狀態。

中藥的見效慢,所以下午我的胃還是痛了很多次。

三點多的時候,小雨給我打了電話,問我在哪裡,當得知我在酒店的時候,就說要過來。我問了醫院的情況,原來阿海媽媽提早下班,去醫院照顧小雨媽媽,阿海媽媽讓小雨回家給小雨媽媽做碗粥,然後再送到醫院。

“粥?為什麼不買呢?”我問。

“買的粥哪裡有自己做得好啊,嘿嘿,我做的粥你也吃過啊。”小雨笑著說。

確實,小雨做的粥很香,而且會不斷地變換花樣,一會是皮蛋瘦肉粥,一會又是香腸蛋黃粥。

“那阿海媽媽呢?”

“哦,她一會我們去的時候給她帶點就好。”小雨說“我們去的時候”,看來晚上我還是要去醫院的,其實倒不是怕照顧,只是自己的胃實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痛。

“那你先過來吧。”我掛了電話在房間裡面等她。

“哥,你身體怎麼樣了?”小雨一進門就關切的問。

我無奈地笑了笑,我總不能和她說我下午又疼得厲害。

“晚上你做粥,那剛好我的晚飯問題解決了。”其實以我現在的狀態,喝點流質或許會好一點。

“你把藥帶了,去我家煎。”小雨看我在收拾東西,連忙說道。

“哦?你會嗎?”我驚訝地問。

“我媽媽以前也吃中藥,所以家裡有罐子。至於煎藥麼,還難不倒我。”小雨自信滿滿。

這樣倒好,本來我還擔心如果去醫院的話晚上的藥就沒有著落了,既然小雨這樣說那我自然不用擔心了。

我突然感覺好像我這次來並不是給小雨幫忙的,反而好像是要她來照顧我的。

由於要趕著回去做飯,所以我和小雨並沒有在酒店逗留多少時間。

等我們一到小雨家,小雨就拎著我的中藥鑽進廚房了。

“哥,你自己泡杯茶,然後看電視好了。”過好一會,小雨才想起來我還在客廳,趕緊從廚房裡面出來說。

我朝她笑了笑,因為我已經坐在沙發裡面看電視了,手上還捧著一杯剛泡好的茶。

小雨看到這個場景,哈哈笑了一聲又返回了廚房。

門鈴響了。

當我打開門的時候發現一位老人站在門口。

“請問你找誰?”我很有禮貌地問。

老人家也不回答,疑惑地看了看我,又後退幾步看看門牌。

“沒錯啊。”她自言自語。

“請問你……”我又問。

“你是誰?”老人家很不客氣地打斷我。

“我是……”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我該怎麼介紹我自己,“您是小雨的……”

“恩”老人點點頭,“你是誰?”

原來她認識小雨,於是我心頓時放了下來。

“哦,我是小雨的哥哥。您請進。”我把門開直請她進來。

老人站在原地沒有動。

“哥哥?”她狐疑地問。

“是啊。”我笑著說。

“你騙誰啊!”老人突然聲色俱厲。

“啊!”她突如其來的呵斥讓我嚇了一跳。

“我什麼時候有你這樣一個外孫啊!”老人瞪了眼睛看著我。

我刹那間明白了這個老人的身份。

“誰啊?”小雨的聲音從我身後響起,“哦,外婆,你怎麼來了?”

……

我的天~

小雨的外婆看起來精神奕奕,從她質問我的氣勢來看一點也不像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

我惴惴地坐在沙發,臉上熱熱的。想起剛才對著小雨外婆理直氣壯地說自己是小雨的哥哥……

唉,怎麼我也有這樣失算的時候。

我用眼睛瞟了一下老人,剛好她正盯著我看。我連忙收回目光,端起茶杯用喝茶掩飾。

“外婆,喝茶。”小雨乖巧的端了杯茶過來。

“小雨,這怎麼回事情?”老人看了看我,問小雨。

“外婆~”小雨坐到老人沙發旁邊的扶手上搖著老人的手,“他真的是我的哥呀,幾年前我不是感冒發燒住院麼?就是他照顧我的呢。那我就認他作哥哥啊。”

兩年前……感冒發燒住院……

呵呵,那是一個在這裡眾人皆信以為真的謊言,一個善意的謊言。

“哦,是他啊。”老人恍然大悟。

“哎哎。”我尷尬的朝她笑了笑。

老人用她有神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我,讓我感覺很不自在,就算我臉皮再厚也禁不住老臉一紅。

“外婆,你怎麼來了?”小雨見我如此尷尬,趕緊轉移話題。

“還說呢!你們真是氣死我了!”老人激動地說,“你媽媽動手術怎麼也不和我們說呢?!”

“這個……”小雨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了。

老人今天脾氣不大好,原來是因為小雨媽媽動手術的事情沒有向老人彙報。估計小雨媽媽原來的想法也是不想讓老人擔心,但是都是自己的兒女,老人哪有不為自己兒女擔心的事啊,難怪小雨外婆會如此生氣。

“現在手術動好了,又心疼女兒了,說找我這把老骨頭來幫忙做做飯。”老人繼續激動,看來她的不滿已經積蓄了很長時間了。

“外婆~”小雨搖著老人的手。

“嘴上說你要開學了,要實習,沒時間。自己生的女兒我還不知道,你媽媽是心疼你。”老人看來是要把話說完才肯甘休。

不過這次我猜錯。

“咦,你媽媽還吃中藥啊?”小雨外婆聞到滿屋子的藥味突然問。

“啊~”我知道又有一個比較嚴重的話題要開始了。

“不是啊,我哥……哦,他胃不舒服,所以抓了中藥。”小雨連忙解釋。

“那你這幾天就是照顧兩個病人啊?”老人毫不客氣地說。

“當然不是啊,其實我哥在醫院陪夜,所以才讓胃病復發的。”小雨辯解。

“哦,原來是這樣……”老人擺出一個理解並帶有贊許的神色。

“呵呵,沒幫上什麼忙,反而讓小雨給我煎藥,真是……”我打鐵趁熱,趕緊表態。

“小夥子年紀輕輕怎麼胃就這麼不好?”

“這個……嘿嘿,可能生活沒有規律吧。”我放棄了揣摩老人心理,因為我根本無法預料她是怎麼想的。

“外婆~他是因為工作忙,經常熬夜……”小雨給老人倒了水,湊上來解釋。

老人笑著看了小雨一眼,小雨就不再說下去了。

“你……舅舅他們有沒有來看過你媽媽?”小雨外婆突然問。

本來還在老人身邊撒嬌的小雨突然神色一黯,坐在沙發扶手上不說話了,臉色很不自然。

“沒來吧。”老人歎了口氣,“好了,不說這個了,接下來你就安心上課,你媽媽有我在這兒照顧。”

“外婆,你還沒有吃飯吧?”小雨顯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作糾纏。

“恩,你們吃什麼就給我隨便也弄點可以了。”老人們總是很隨和,不希望給後輩添麻煩。

小雨轉身進了廚房。

“唉,小雨的舅舅是我的小兒子。我那幾個子女當中也就小雨的媽和她舅舅在城裡,你說也是親姐妹,又在同一個地方,怎麼說鬧就鬧了呢?”老人開始和我嘮嗑。

其實老人就希望能有個人和她說說話。

“外婆,晚上我們吃粥。”小雨樂滋滋地捧了兩碗粥出來。

說真的,我覺得老人的胃口很好,在我吃第二碗的時候老人已經把第二碗消滅了。

吃完後,小雨便收拾了碗筷,然後把我的噩夢,不,是藥端了出來。濃濃的中藥味讓我剛才喝下去的粥在胃裡不斷翻騰。

“小雨……這,這好像很濃啊!”我拉住正準備去浴室洗澡的小雨。

“嘿嘿,瓦罐裡煎出來的藥就是濃,厲害吧。哦,做飯煎藥讓我身上都是味道,我先洗個澡。”說著,小雨拋棄了我一個人面對這碗赭石色的液體,轉身進了洗手間。

原本就小雨一個人的話,即便我喝了藥以後再怎麼狼狽也就小雨一個人知道,但是現在小雨外婆在……

“呵呵。”突然身後傳來老人的笑聲,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端著那碗藥已經很長時間了。一臉如臨大敵的嚴肅表情剛好能讓在我側面的老人看得清楚。

我把藥放下,走到茶几邊先喝了口水。

“趕緊把藥喝了吧,中藥涼了就不能喝了。”老人笑著和我說。

“哎~哎,好的。”看來我已經是被逼上梁山了。

在下了一番決心之後,我終於還是一口氣將一碗比中午酒店裡端來的還要濃的中藥喝了下去。我沒有時間轉身看小雨外婆的表情,拿著已經空了的碗大步進了廚房。擰開水龍頭,用水沖了下碗後趕緊盛了一碗水漱口。儘管如此,我感覺胃裡冒出來的氣味還是讓我幾欲作嘔。

一碗不夠兩碗,我在廚房裡也不知道折騰了多少時間。

“呀,哥,你放著好了,我來洗……,哦,哈哈……”突然小雨進來了,看到我趴在水池旁的狼狽樣,儘管我很想讓她不要笑出聲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怎麼了?”小雨外婆也趕了過來,看著我和小雨的樣子,自言自語,“我說怎麼洗個碗要這樣長時間。”

“我們還是趕緊去醫院吧。”我必須改變現在的這種氛圍。

“是啊是啊,媽媽該餓了。”小雨經我提醒總算還是積極回應。

再過兩天小雨就該開學了,這個時候小雨外婆來,相信小雨媽媽都是事先考慮好的,我想我這個“公差”也應該快結束了,儘量還是早點結束,否則著了痕跡就尷尬了。

老人到了醫院還不等我把車停好就拉著小雨下了車,等我停好車的時候她們早就先去了小雨媽媽的病房。雖然老人嘴上沒說什麼,但是我想她心裡是太想早點見到自己的女兒了。

等我到病房的時候,已經沒有我坐的地方了,小雨媽媽正自己慢慢的吃著小雨帶來的粥,老人正不斷的詢問著她。阿海媽媽邊削著蘋果邊不時地在老人和小雨媽媽之間插上幾句,小雨坐在旁邊靜靜地聽。

“小雨啊,今天晚上就我來陪你媽媽,你就放心回去睡覺好了。”老人鄭重地宣佈。

“那怎麼可以!”小雨和阿海媽媽幾乎同時叫了出來。

“我們已經和小雨分配好了,昨天是他們,今天是我們。”阿海媽媽連忙說。

“外婆~”小雨聽阿海媽媽這樣說,一下子還真找不到駁斥的理由。

“好了,媽,今天我感覺好多了,雖然還有點不利索,但是能下來走幾步了,起碼上個廁所沒問題。阿蘭啊,你們今天也都回去休息吧,今天你們誰都不要陪我了。”小雨媽媽說話了,我覺得今天她的精神明顯比昨天好。

“我們昨天不是都說好了……”阿海媽媽看來還是堅持。

“哎~昨天我還沒來,今天既然我來了,那自然是做娘的照顧自己的女兒。”小雨外婆開始利用身份優勢。

“這……,您看您這麼大年紀了……”阿海媽媽再次掙扎。

“怎麼,看不起我這個老太婆了?”看來阿海媽媽和小雨外婆還是很熟的,否則小雨外婆決然不會如此板起臉說話。

“好好好,您啊,說什麼就什麼,我哪敢和您辯呀。來來來,吃個蘋果。”阿海媽媽笑著將剛剛削好的蘋果遞給小雨外婆。

“你們都別爭了,媽,您在這裡我反而睡不好,我就求求你了,明天我就出院回家了,陪夜您就不用了,大家都真的不用了,等我在家躺著的時候您給我多做幾頓飯好麼?”小雨媽媽依然不希望有人陪夜。

“哈哈,既然你女兒不要你陪,你啊,就別再折騰自己的老骨頭了,做你女兒的說得對,要是你在這裡陪夜啊,她反而睡不好。”隔壁的阿婆來給小雨媽媽助陣。

這下小雨外婆也說不出什麼話了,想想也對,確實如果自己陪夜,小雨媽媽該擔心了。

“這個……你真的沒問題?”老人還是不放心。

“您放心好了,今天醫生說了,我明天就可以出院。醫生都放心,您還不放心啊?”小雨媽媽使出了殺手鐧。

“那就由得你好了。”最後小雨外婆妥協。

“阿姨,您明天就出院啊?”從小雨媽媽的口中我確定了這個事實,“那明天什麼時候呢?”我只是想進一步確認具體的時間。

“上午還要做個檢查,估計中午就可以走,最晚的話就下午。”小雨媽媽把吃好的碗筷遞給小雨,卻被小雨外婆搶了過去,二話不說,拿到洗手間刷洗了。

“呵呵,是這樣的,我這裡的事情快差不多了,估計後天就要回去了,所以剛好明天可以來接您出院。”我笑著說。

“哦,這麼快就要回去了啊。唉,你來也沒有吃到我給你做的菜,不過下次還有機會。”小雨媽媽表示歉意。

“哪裡的話,小雨做的菜不就您做的菜麼?”我想小雨的廚藝應當是出自她媽媽的指點。

“你們在說什麼呢?”小雨外婆從外面進來。

“呵呵,我在和他們說我後天要回去了。”我解釋。

“哦,剛好小雨要開學了,你就順路送她到學校吧。”小雨外婆還真是老大不客氣,要知道從這裡到小雨學校可一點也不順路。

“媽,就別麻煩人家了。”小雨媽媽客氣。

“哪裡,就看小雨是否捨得離開您。”我笑著說。

“小雨啊,想想也對,要不你就跟你哥一起回去,要是你自己走,那麼多東西你一個人拿多不方便啊。”小雨媽媽說服小雨,看來她前面真的是客氣。

“可是……”小雨想要說什麼。

“好了,就這麼定了。你媽媽叫我來也不就是因為這個麼?”老人打斷了小雨的話,直接拍板下來。

“好了,小雨,你就跟我走吧,反正我一個人路上也挺無聊的,你就陪我說說話好了。”我再給小雨一個理由。

“對啊對啊,順便也給我們阿海搭個車。”阿海媽媽突然石破天驚,讓我萬分駭然,“讓阿海到了那裡再轉車。對了,聽說阿海實習想到你們的那個城市,不知道他是直接去還是先要到學校。”

往往有時候人的無意的一句話卻能給周圍的人帶來劇烈的震撼,阿海媽媽的話就是給我這樣的感覺,不知道小雨是什麼感覺。

送了阿海媽媽和小雨她們回去後,我返回了酒店。第一件事情就是給石頭打電話,告訴他我後天早上走。之所以會選擇在後天早上,一來是考慮到海棠的事情,同時也是給阿海留足充裕的時間讓他轉車回自己的學校。當然,只是不知道阿海是回學校還是直接在這個城市實習了。

石頭聽我後天要走了,連忙說明天晚上安排再一起吃個飯。對於石頭吃飯娛樂一條龍的節目安排我是不願意再享受了,於是只得推說還要看望這裡的一個剛作完手術的朋友。石頭因為我拜託過他給醫院打招呼,所以自然相信我這個說法,於是只得惋惜地說下次來一定要多聚聚,同時告訴我酒店的費用他會打電話處理的,這讓我感覺石頭既然說只用打電話就能處理,那我就不管他了。

第二個電話是給四眼的,在告訴他我的行程安排後他說週末已經和醫院約好,帶海棠過去治療,同時告訴我,海棠的戒毒可能需要一段時間的住院治療。這既是一個好消息,也是一個不好的消息。好的方面是因為住院治療,不管怎麼理解總能給人一種比非住院治療戒毒可能性大的感覺;不好的方面是不知道要住院多少時間,是否會影響到海棠的工作。在事情還沒有確定下來之前,我只得告訴四眼等我回來再說。

最後的電話是給海棠的,顯然海棠這兩天的精神還是不錯的,起碼我想她知道自己週末將開始接受治療,心理壓力已經少了很多。我問起她這兩天的情況的時候,她說已經好多了,只要不想就不會去抽。當我告訴她我後天回來的時候,她表現出了這幾天少有的激動。我想我確實應該在她的身邊,幫她度過這個難關。

第二天早上,小雨很早就給我打電話了,或許她知道今天她媽媽出院,所以心情特別好。儘管我當時仍然在床上享受睡眠給我帶來的享受,但是小雨還是堅持要我早點出發到她家接她和她外婆,並且告訴我她給我做了早飯,讓我趕快過去。

面對小雨柔和卻又激動的聲音,儘管我平時很不喜歡別人打擾我的睡眠,但是我今天還是很樂意接受小雨關於早飯的“賄賂”。

當我打著哈欠到小雨家的時候,小雨和老人已經在那裡等我了,桌子上放了一大碗粥。原本昨天晚上就只喝了粥,所以今天早上起來後就餓的一塌糊塗,所以看到這碗粥的時候我便毫不客氣的全部消滅。當我嘴角還掛著一顆米粒,卻很嚴肅地對她們說“走吧”的時候,我發現小雨和她外婆都忍不住笑了出來。真搞不明白,這兩天為什麼總是出錯。

等我們到醫院的時候,小雨媽媽已經在等待出院前的檢查了。小雨和小雨外婆趁這個時候便開始整理東西。

上午的檢查很順利,趁小雨媽媽檢查的時候我們把該收拾的東西全部搬到了車上。等我們回來的時候發現阿海一家已經在病房裡面了。

“小雨,明天我跟你們一起走,方便麼?”我第一次聽到阿海主動說話。

“啊,這個……”小雨沒有想到她一進來就被阿海問這個問題,有些措手不及,只得尷尬的看著我。

“呵呵,沒問題,只是我們明天早上會比較早,所以你今天最好就把行李準備好。”我替小雨回答。

“哦,那真是麻煩你們了。明天我早上就到小雨家等,可以麼?”阿海的聲音很柔,完全沒有繼承他父親的霸氣,我想十多年的知識灌輸確實能塑造一個人的氣質。

“好的。”我笑著回答。

辦理出院手續是我和小雨去辦的,在這之前仍然需要按照醫生的吩咐配些藥,所以足足花了半個多小時才弄完。

等到我們回到病房的時候,小雨媽媽他們正和隔壁阿婆聊的正酣,看來離別前有很多話要說。

由於一輛車只能坐四個人,所以我們很抱歉的讓阿海一家打車走。

小雨媽媽的緣故,我的車速一直不是很快,還好小鎮的道路還算比較平坦,而且我這個又是別克,所以顛簸得不是很厲害。

“謝謝你啊。”小雨媽媽突然對我說。

“哦,這個也沒什麼,反正有車,方便。”我笑著說。

“不單單是這個,還有就是你讓你朋友給醫院打了招呼的事情。”小雨媽媽繼續,“剛才隔壁的阿婆還在說這個事。說我們手術完了之後沒什麼情況就讓我們出院了,而且配的藥也很實惠,我想這個就是你和醫院打了招呼的好處。呵呵。”

“呵呵,這個也只是剛好認識,剛好認識,呵呵。”我不善於這方面的說辭。

“哎~這個說了就好很多呢!如果一般你不說,可能出院的時候就給你配很多藥,都是用不到的。你這一說可實在的省了很多冤枉錢。”小雨外婆馬上中氣很足的駁斥。

“原來阿海叔叔還說幫忙去說呢,結果……”小雨突然在我旁邊肆無忌憚地說起阿海父親原先說的要幫忙的事情。

“呵呵,阿海爸爸也是好心麼。”小雨媽媽的一句話便化解了當時車內的尷尬。

在小雨和她外婆忙碌了一個下午之後,一頓豐盛的晚餐已經在桌子上了。阿海一家來的時候帶了幾隻螃蟹過來,更是給晚餐添加了幾分華麗。

年長的一輩在一起總是有很多話可以說,我、小雨還有阿海則在旁邊打牌。

突然小雨“哎呀”一聲叫了出來,惹得大家都望我們這裡看來。

小雨快步走進廚房,然後裡面飄出濃重的中藥味,還沒等大家來得及反應,小雨已經把一大碗中藥端到我的面前了。

“哦,你在吃中藥啊?!”小雨媽媽第一個反應過來。

“是啊,最近胃有點痛,老毛病了,這兩天還虧的小雨給我煎藥,我自己還真不太會。”我老臉一紅,什麼不太會啊,簡直就是不會。

“哎呀……”小雨媽媽想說些什麼,但是卻一時說不出話來。

只有小雨外婆因為早就知道這麼回事情,所以氣定神閑地坐在那裡喝茶,我看到阿海父母眼睛裡滿是不自然的神色,突然意識到小雨正很乖巧地端著藥在我旁邊。看來我又讓他們感到對阿海的威脅了。

“哥,快喝了吧,涼了就不好了。”小雨關切的聲音迫使我飛快地接過藥碗,馬上也不顧及味道,一口喝下。

更要命的是在我喝了中藥以後還來不及因為藥的苦而齜牙咧嘴的時候,小雨又給我拿來了話梅。天,在阿海父母面前這不是火上澆油麼?小雨,你到底在想什麼!

或許是我真的想多了,其實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倘若各位處在我的角度,基本也會自然而然地將自己定位在所謂阿海的“情敵”的角色,所以會有很多平時不會有的想法。

儘管我沒有什麼其他事情,但是在這樣的環境和氛圍中實在讓我不自在。於是我推說晚上要去石頭那裡道別,所以先走一步。小雨送我到樓下,並囑咐我明天早上到她家吃早飯,順便幫我把藥煎好。其實小雨的如此這般,在小雨媽媽剛出院的時候發生,還是讓我很過意不去,於是我只得以明天早上想多睡一會以及酒店也可以幫我煎藥為藉口,拒絕了小雨的建議。

不知道為什麼,第二天很早我就起來了,儘管小鎮的意境讓我流連忘返,但是我卻莫名的開始想到海棠。

我給海棠打了電話,關機。

或許是她還在睡覺。

八點半的時候,我準時到了小雨家。阿海和阿海父親比我早到,加上小雨外婆,四個人正在看電視。讓我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們四個人看到我到來時候,居然是阿海的神色較之小雨更為興奮。

我記得我唯一一次看到阿海父親非常善意的微笑就是在他送阿海上車時候幫他把行李放到車上。

在大家的道別聲中我們離開了這個小鎮。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如果覺得小說好看,請幫忙分享轉載告知更多朋友一起觀看喔!

繼續觀看下集請前往: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