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你能給我簽個字麼?”小雨敲門進入我的辦公室。

“簽字?”我很驚訝。

“是的,暑期社會實踐鑒定表。”小雨把表格遞給我,“下個禮拜就結束了,我們也快開學了。當然,我也想早幾天結束,然後休息幾天,或者回家去看看媽媽。”

“嗯,這也不錯。”我幫小雨簽了字,“聽說公務員又要漲工資了,你回去的話也替我恭喜一下你媽媽。”

再過幾天小雨的實習就結束了,這也意味著她們將要搬出我的房子去學校上課。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這個我就有點心酸。有這三個女孩子在我這裡,回去的時候總是有說有笑,而且也不用經常吃泡面,不用擔心早上會睡過頭,也不會一件衣服曬了三四天才記得收進來……

或許這三個女孩子已經融入了我的生活。

我和小雨如此接近的生活的日子很快就要結束了。

這個曾經讓我感覺很需要照顧的女孩子,現在卻給我一種她在照顧我的感覺。或許和她們一起生活兩個月後才發現原來“女主內”的說法確實是有道理,三個女孩子把我的房子弄的井井有條,這些事情如果是我一個人是做不來的。

我每天會給海棠打個電話,詢問她那裡的情況。這兩天她接了個業務,為一家公司翻譯一個合同,並且對方要求海棠參與她們的談判。這個雙重的翻譯工作讓海棠這兩天很忙碌。

或許女孩子總是很戀家,在我南京回來後沒幾天,小梅和小昕就和小雨商量結束社會實踐。當她們在飯桌上興奮的商量剩下的時間一起去她們各自的家鄉玩玩的時候,坐在旁邊的我很不是滋味。

小雨走的那天我、小李、小羅、四眼、瓊、海棠還有小梅和小昕在一起吃了個飯,算是歡送聚餐。聚餐過後,按照我和四眼的協商,四眼給了小雨一個紅包,裡面是5000塊錢。因為小雨馬上就要專業實習了,而作為金融專業的學生基本都是在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實習,這樣可能和所學的專業知識聯繫更大,所以小雨和我商量是否去金融機構學點知識,我同意了,所以估計小雨下半年的開銷會比較大。考慮了這些,四眼在和我商量給小雨多大的紅包的時候我說了5000塊。

這四、五天裡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讓我感覺生活的不可控制。

“哥,明天我們三個去逛商場買些東西。然後後天一起去小昕家玩。”看來她們已經商量好了,第一站去小昕那裡,“我們想麻煩你明天晚上幫我們把東西搬回宿舍。”

“哦,可以。”我瞥了一眼客房,看到小梅她們已經開始零星的收拾東西了。

明天,這個房子又將是我一個人孤獨的守望。

晚上六點多的火車,所以我必須在六點前幫小雨她們把行李搬到寢室,然後再送她們去火車站。

看著三個女孩子上火車的刹那,我知道和小雨她們的暑假已經結束。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面對這一個空曠的房子無所事事,只得點了支煙,然後胡亂地開著電視。

看了一會電視,我回到自己的房間。床上的毯子已經疊好,我想是小雨走的時候幫我整理的。

我突然發現寫字桌上有張紙條,拿起來一看,是小雨娟秀的字跡。

“1、衣服已經收進來,上衣放在右邊第一層,褲子放在第二層,襪子放在下面的小盒子裡。2、煙灰缸洗乾淨了放在衛生間的案板上。3、今天逛超市發現你用的牙膏剛好大減價,特地給你買了一支,放在你牙杯旁邊。4、買東西的時候順便給你買了點食物,泡面放在放泡面的地方,飲料放在放飲料的地方,其他零食……放在你腳邊的椅子上。”

紙條的最後畫了個笑臉。

可愛的小雨……

我拉開寫字桌的椅子,一袋東西掉在了地上。我撿起來,是一大袋的零食,瓜子、薯片、木糖醇,甚至話梅。打開衣櫥,原先衣服褲子胡亂堆放的地方已經衣服歸衣服,褲子歸褲子,分門別類的疊好放整齊,最下面的一層裡面有個盒子,那是有一次我給小雨買了德芙時包裝的盒子。這小妮子一直捨不得吃,估計是把裡面的巧克力拿出來,然後用盒子給我裝襪子了。

我感覺我的鼻子酸酸的。

想哭……

兩年來,從來也沒有人這樣細緻地照顧著我的生活。

我打開寫字桌中間的抽屜,小心翼翼地把紙條放在裡面。

中間的抽屜,那是我放重要東西的地方。

兩天之後的一個下午,我接到了小雨的電話 “哥~”小雨親切柔美的聲音響起來。

“哎!”或許我有點激動,這兩天我無數次的看手機,生怕錯過小雨的電話。因為我實在擔心小雨為什麼到了也不報個平安。

“對不起哦,這才給你電話。”小雨一個勁在那裡道歉,“我們旅遊了幾天,剛開始在山區沒有信號,等有信號的時候我的手機又沒有電了。嘿嘿,你的手機號碼這麼難記,我也沒有辦法用小梅她們的手機給你電話。”

“這兩個丫頭,我的手機號碼都沒有儲存。”我抱怨了一句,“怎麼樣,玩的還好吧?”

“累啊,不過風景很不錯哦。”小雨疲憊的聲音裡透著興奮。

“那就好,不過你早點回去,也看看你媽媽。”小雨的父親很早就拋棄了她們母女,我相信她媽媽很希望女兒能多陪陪她。

“明天我就回去。”小雨很聽話。

掛斷了電話後我松了口氣,總算小雨沒有什麼事情。

突然的飲食和休息沒有規律,加上海棠的事情,讓我這兩天的胃時常感到不舒服。這讓我想到四眼辦公室的紅茶。

“南京的事情有眉目了。”我剛進去,四眼就拋給我一支煙,一臉興奮。

“哦?”我可能有點憔悴。

“你怎麼了?”

我坐到旁邊的椅子上,這兩天我的胃不是很舒服。”

“哦!不會吧。”四眼一下子嚴肅起來,因為他知道我的胃確實有問題,嚴重的時候甚至他都抬我去過醫院。

“怎麼個不會,否則我會到你這裡來拿這東西嗎?”我指著桌子上的紅茶,“說下南京的進展。”

“其實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大致的感覺是他們接受我們的意見,但是要求我們幾個批文,我想這個沒問題的。細節我就不知道了,因為他們是直接和老頭子談的。”四眼把他所知道的情況給我說了。

“這樣就好。”

和四眼聊天能讓我有種放鬆的感覺,正和四眼聊著,我的手機響了。

“哥,我到家了。”是小雨的聲音。

“恩,都還好吧。”我問她。

“我媽媽身體不太好。”小雨似乎心情不太好。

“出什麼問題了?”我有心替小雨擔心,因為小雨家就小雨和她媽媽兩個人。

“好像是腰椎不好,最近都在做物理治療。”小雨落寞地說,“她都沒有和我說,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前段時間走路都成問題。”

“那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照顧你媽媽。”我囑咐小雨。

“恩,早知道我就早點回家了。”小雨很懊悔。

掛了電話後我點了支煙,我覺得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簡直來不及想。

“怎麼了?情緒又低落了。”四眼似乎看出些端倪來,“有點不像平時的你麼。”

“小雨媽媽生病了。”我重重地吸了口煙。

“嚴不嚴重?唉,小雨一個女孩子也夠可憐的。”四眼知道一些小雨家裡的事情。

“現在還不知道。腰椎不好,可能影響到神經了。最近在做物理治療。”我大致和四眼說了下。

“最近也不忙,你要不要去小雨家看看是否可以幫上什麼忙?”四眼沉思了一會說。

“南京的事情還要等消息,等確定了再說。”如果真的可以去小雨家幫忙,或許累點,但是也倒是安心。

下班的時候我又給小雨打了個電話,是小雨家裡的座機。

接電話的是小雨的母親,我介紹了自己後,小雨母親馬上就想起我來,並且告訴我小雨出去買菜了,還沒有回來。我問候她的身體情況,她說那是她的老毛病了,沒有什麼,只是年紀大了,所以發作的厲害。我關心了幾句後就掛斷了電話,轉而給小雨打手機。

從小雨周圍的嘈雜聲我判斷她還在菜場。

“怎麼樣,忙得過來麼?”我問小雨。

“恩,還行。鄰居也挺幫忙,能應付。”小雨樂觀地說。

“就你一個人照顧你媽媽麼?”我繼續問她。

“哦,前段時間也有些親戚過來,但是他們也是要上班的,所以主要還是鄰居和朋友。”小雨家住的房子是當初小雨媽媽單位分的,所以基本上都在一個單位上班,彼此都認識。

“過段時間我可能出差,剛好在你們那裡,不過也只是可能。如果真的出差的話,那我就來看看你媽媽。”是四眼的建議讓我真的有這樣的衝動。但是目前也只能告訴小雨說我是去出差,倘若告訴她我是專門過去的,即便小雨不介意,我想小雨的媽媽知道了也會過意不去的。

晚上回到家,我給海棠打了個電話,問了她的基本情況,直接和她說了小雨家裡的情況,並且直接告訴她我打算過去幾天幫忙。海棠遲疑了一下說,其實她倒是比較空,如果說是去幫忙,她或許可以和我一起去,只是她有點擔心毒癮的問題。

海棠在我面前提到自己毒癮的時候已經坦然多了,說明她已經慢慢的能面對這個現實,這讓我寬心。

我告訴海棠,即使要去也要過兩天,所以到時候再和她聯繫,看她的情況決定。

兩天以後我決定去小雨家。

考慮我南京工作的完成,四眼的叔叔很爽快地批准了我的假期。

我擔心我胃病的問題,所以特地去醫院配好了藥。

海棠告訴我,她這兩天有點事情,可能去不了。我也沒有多問到底什麼事情,只是囑咐她好好照顧自己就沒有多說什麼了。本來我和她說我去小雨家幫忙,也只是想告訴她我的去向,並沒有讓她去的意思。

在手機裡翻了很長時間才翻到在小雨家鄉的老同學的聯繫方法,告訴他我要去他們那裡。那個同學是我大學的同學,現在在小雨家鄉的工商系統工作,老早就聽說他當了小領導,所以再怎麼說去的時候也要讓他公款吃喝一下的。老同學得知我要過去,自然很開心,略帶官腔的說一定要給我接風,並和我約好了時間。

為了給小雨一個驚喜,所以我沒有和小雨說我今天要去她那裡。一來我是想先和老同學聚一下,二來如果和小雨說了,她媽媽一定要準備些酒菜來招待客人,不和她們說也免得她們麻煩。當然,其實我也不知道小雨家的具體位置。

小雨家是在一個小鎮上,熟悉的氣息就如同我回到了自己家鄉的那個小鎮。

老同學在大學裡我們總是稱他為石頭,並不是因為他人木,而是原來這個雅號的全稱是“茅坑裡的石頭”,這是指他的脾氣。

中午的時候我順著交警的指引到了和石頭約定的飯店。

據說這是小鎮算得上的飯店。

“這裡!”老遠看到一個男人朝我招手。

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真的是石頭,幾年不見這小子胖了幾圈。

寒暄了幾句就去了包廂。

所以說有時候小地方有小地方的好處,真是天高皇帝遠,桌子上的四包中華讓我想到當初石頭還到我的枕頭底下拿我的紅雙喜。包廂裡面還坐了兩個男人和三個女人。石頭和我介紹,裡面一個男人是他的同事,一個男人是他的朋友,而且作為他朋友的那個男人是在鎮上開賓館的,石頭已經叫他在他的賓館裡面幫我安排好了房間。而三個女人,他倒是沒怎麼仔細介紹,反正在我看來個個都有幾分姿色。我感覺石頭這小子還是有點權力的,否則也不能這樣的排場。

老同學見面自然我和石頭是飯局的主角,石頭的同事很少說話,但是他賓館的朋友倒很會撐場面,逗得倒酒的女服務員面紅耳赤。我輕聲地問石頭,公務員中午不是不能喝酒?石頭嗤之以鼻,順手在女服務員豐滿的臀部拍了一把,卻不回答我的問題。讓我感覺這裡的兩位都是這個地頭的牛人。

吃過飯,石頭的同事和那三個女人就走了,而石頭則和他的賓館朋友帶著我去了我的房間。賓館不豪華,但是在這小鎮上也是排的上號了。按照石頭的說法,我在這裡的消費就算他的了。我說他這是官商勾結,石頭笑我老土。很多話題都無法說得太明,所以我一笑了之。

和石頭聊了幾句,他就說要上班,讓我休息下,等晚上再來接我出去活動。從石頭的身上我已經看不到當初大學時候的影子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牛氣。

中午小睡一會,我就給小雨電話。

“喂,你好,請問是陳雨同學麼?”我厚著聲音作弄她。

“啊,你哪位?”對面的小雨很是驚訝。

“你猜。”我忍住笑。

“是阿海麼?”小雨小心地問。

阿海?阿海是誰,我不認識,也沒有聽小雨提過。

“呵呵,我不是,讓你失望了。”我變回了自己的聲音。

“啊!”小雨在那裡驚呼,“哥!怎麼是你,哦,這電話號碼,你來我們這裡了?!”

“是啊。”我笑著說,“告訴我你家在哪裡,方便的話我一會過來。”

小雨的聲音很興奮,飛快地報了一個位址,可是我是第一次來這裡,自然不知道她所說的地方是哪裡。於是我告訴她我是在哪個酒店,讓她告訴我怎麼走。最後我們約好了在小雨家前面的馬路旁見面。

第十章 現身小鎮 39. 登門拜訪

出於禮貌,我在去小雨家的途中順便買了些水果和禮品。

快到我和小雨約好的見面地方的時候我老遠就看到小雨站在樹陰下面朝我招手。

“等的時間長了吧。”看著小雨迫不及待地鑽進車子享受空調,我笑著把空調開大點。

“沒多少時間,就是外面太熱了。”小雨系好安全帶,“哥,你怎麼來之前也不給我打個招呼啊。”

“呵呵,給你個驚喜麼。”順著小雨的指點,別克開進了一個社區。

“你是來出差的麼?有幾天啊?”小雨問。

“呵呵,再說。”我不正面回答。

“到了到了。”小雨招呼我停在一個單元樓下。

和城市裡相比,小鎮上停車反而更方便,我找了個地方停好車,便跟著小雨上了樓。

小雨家的社區估計是十幾年前的社區,略微顯得舊了點,但是外面重新粉刷過,所以和旁邊新建的社區相比也相差不遠。

小雨幫我拎了個袋子,在前面領路。

當小雨打開她家的大門的時候,我隱隱聞到裡面淡淡的檀香味。

客廳裡坐了四個人,兩男兩女。兩個女人都是小雨媽媽的年紀,但是我能認出頭髮斑白的是小雨的母親;而兩個男的年紀相差甚遠,年紀大的和小雨媽媽一個年紀,年紀小的則和小雨相若。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不認識的那三個人應該是一家人。

見我和小雨進門,他們都站起來迎接。

“媽,哥來了。”小雨把我手裡的東西接過去。

“你好,阿姨。”我微笑著說。

“哥,這是我媽媽的同事。”小雨給我介紹那位女士,然後指著旁邊的兩個男人說,“這是她的愛人和兒子。”

“你們好。”我跟他們招呼。

“請坐。”男孩子的父親禮貌的給我讓了個座位。

“哥,這就是阿海。剛才我都聽錯了。”小雨走到我身邊輕聲的和我說。

我特地注意了下那個叫阿海的男孩子。他約摸二十多歲,秀氣的臉上有著濃重的書生氣,金絲邊眼鏡裡的雙目帶著幾分儒雅,看到我向他看卻不爭氣的臉紅起來。

“阿姨,您的身體怎麼樣了?”我接過小雨給我泡的茶,關心的問道。

“都是老毛病了。也沒什麼,你看看你,來就來好了,還買這麼多東西。”小雨母親招呼我喝茶。

“也沒什麼,剛好出差過來,就來看看您。”我一個善意的謊言。

“沒聽起說小雨還有個哥哥麼。”阿海的母親笑著問。

“哦,其實是小雨認的。有一次小雨上學的時候生病,虧的有他照顧。這些年我們年紀都大了,小雨在外面也都是她這個哥幫忙。”小雨的母親簡單地說。

“以後有什麼事情啊,你就讓小雨給阿海打電話。”阿海的父親插了進來,“阿海啊,你也是小雨的哥哥啊,小雨一個女孩子在外面有什麼事情你也要幫幫人家啊!”

阿海的父親每次說話都帶個“啊”字,很有特點,讓我想笑。

原來阿海的母親和小雨的母親關係很要好,自從小雨的母親生病以後,她就經常來小雨家看望小雨母親。阿海是在我們隔壁的一個城市念大學,比小雨大一歲,和小雨一樣念的是大四。

阿海是一個內向的孩子,他父親的指示阿海唯唯諾諾地點頭,顯然父親的強權在阿海的家庭中是不可動搖的。

“抽煙吧。”阿海的父親遞給我香煙。

我順手接過來一看,是一種比較嗆的煙,看來阿海父親也是個老煙槍。

“小雨啊,你去買幾個菜。晚上你們都在這裡吃飯。”小雨媽媽招呼小雨去買菜。

“好好好,這個當然,小雨的菜做得可好吃了。”阿海媽媽對我說。

我笑了笑,小雨的菜我已經吃了很長時間了,難道還用你說。

“阿海啊,你也去,幫小雨拎菜。”阿海的父親又下了命令。

阿海站了起來。

“不用了,外面很熱,小雨一個人去就可以了。”小雨媽媽阻攔。

“要去要去,阿海,快去。”阿海的父親堅持。

小雨媽媽見扭不過,便不再堅持。

“你在這裡出差幾天啊?”小雨媽媽問我。

“哦,還沒有確定,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見見幾個客戶。”我隨口編了個答案。

“你住的地方離這裡近麼?”阿海父親問。

“哦,我這裡的同學給我安排在了藍歐酒店。開車過來也就十來分鐘。”還好我記得酒店的名字。

“哦。”阿海的父親不說話了。

小雨和阿海買了很多菜回來,兩個人都拎得氣喘吁吁的。

見他們回來,阿海媽媽就跟著小雨進廚房幫忙了。小雨媽媽則招呼阿海到空調下麵吹吹風。

突然我的手機響了。

石頭給我電話,約我晚上出去吃飯。我和他說我在朋友家裡吃飯,不方便出來。然後被石頭一頓臭駡,說我放他鴿子,強烈要求我晚上過去和他們一起活動。我只得答應。

阿海父親聽我說到石頭的名字的時候,驚訝的問我石頭是否真的是我的同學。我說是,他顯然很吃驚。小雨媽媽解釋,原來石頭在這個小鎮上很吃得開,鎮政府和公檢法系統都有他的裙帶關係。很多領導都看好石頭,估計他就是這個小鎮的明日之星。

吃完飯以後,我們坐在客廳裡聊天,因為基本聊的都是小雨媽媽的身體情況,加上中年婦女特有的拖遝,經常一個意思表達了三四遍,讓我感覺困頓不已。當然,表面上還必須像是在聽非常感興趣的話題一樣。

阿海顯然是和我一樣的想法,因為他和我們坐了一會後就到旁邊去看電視了。反而小雨比較關心她媽媽的身體,一直坐在她媽媽旁邊。

七點半左右的時候,阿海他們一家起身告辭。

“阿海這孩子不錯,挺文靜的。”送走阿海一家後,我和小雨媽媽又坐了下來。

“恩,長相看起來很不錯。”我並不認為一個大四的男孩子有這樣的文靜是好事情。

“媽,你們都在說些什麼啊!”小雨在旁邊不依。

“人家確實是有這個意思麼,這阿海媽早和我說過了。”小雨媽媽對小雨說。

我想小雨媽媽的意思是阿海家想讓小雨作他們家的兒媳婦。

“哥,你不要聽我媽的。”小雨過來給我倒茶。

“那些年還虧得阿海媽媽啊。”小雨媽媽開始感慨,“那年我一個人,拖著十多歲的小雨,唉,單位的收入哪裡像現在這樣高啊。收入還是其次,我們娘倆哪裡能應付得過來生活。”

我示意小雨坐下,一起聽她媽媽講。

“那時候阿海家真是幫了我們不少,我的腰不好,拿不動重的東西,阿海爸爸就經常過來看看,幫我們換換煤氣瓶。阿海媽媽和我在單位裡關係最好,小雨上大學了,我一個人有時候也懶得做飯,剛好阿海這孩子也在外面念書,我就和阿海爸媽一起下個小館子。”看來小雨媽媽對阿海家庭整體情況非常認可。

看著我認真的聆聽,小雨媽媽繼續:“私下的時候阿海媽媽經常和我說,以後啊,就讓小雨做她的兒媳婦。呵呵,記得剛開始說的時候還是小雨他們念初中呢,不過當時只是玩笑,大家一笑了之。後來兩孩子都到外面念大學了,這玩笑就漸漸說的認真起來了。”

“媽,你怎麼說這些啊,哥可是第一次來我們家,你別老說這個啊。”小雨實在忍不住了,開始抗議。

“好好好,我不說了。”小雨媽媽笑著說,“不過將來的事情又有誰知道呢,想是想不好的。什麼事情也得等小雨畢業了再說吧。”

“你還說~”小雨臉紅透了。我想每個女孩子在被別人談論這樣的事情的時候都多少會有些不自然,多少會有點害羞,“哥,來,你還沒有看過我曾經挑燈夜讀的地方呢。”

看來小雨為了阻止她媽媽繼續說下去,只得想出帶我參觀她的房間。

小雨的房間不大,但是很整齊。

其實我一走進小雨的房間就感覺很熟悉的味道,轉念一想,原來是小雨住在我那裡的時候我書房裡面的味道。

小雨的書桌上放了一張照片,照片裡面的小雨稚氣未脫,顯然是她還是中學的時候照的。我拿起照片和現在的小雨比較了一下,確實成熟多了,單純中透著幾分女人應有的嫵媚。

小雨見我這麼認真地看她,臉又紅了起來。我突然發現原來我的眼光是在她身上游走,很容易讓人懷疑是登徒浪子的輕薄。

“怎麼,不像了?”小雨輕輕地問。

“呵呵,我們的小雨原來小時候這樣可愛啊。”我笑著說。

“什麼小時候啊,那都是高中了。”小雨氣氣地說,“哦,你的意思是我小時候可愛,現在就不可愛了?”

“不是不是,現在也可愛,呵呵,不過現在更女人。這樣說好麼?”我把照片放回原位,“真是女大十八變啊。”

“要看照片啊,來來來,這裡有很多呢。”小雨媽媽的聲音在客廳裡響起,我轉過頭,看到小雨媽媽拿了幾本相冊。

生活在小鎮或者農村的人都知道,倘若有客人第一次來你們家,經常你們父母就會很樂意把家人的照片拿出來給客人看。或許這也是習俗吧。

邊看著小雨和她家人的照片,小雨和她媽媽邊給我解釋這是什麼時候在哪裡拍的。

從照片裡我可以感覺出來,中學以前的小雨過的很幸福,相冊裡面有很多都是小雨小時候和父母一起的合影。照片裡的小雨笑的天真而爛漫,她的父母則更多了一分幸福和滿足。小雨小時候胖嘟嘟的,完全無法和現在小雨清純嬌美的樣子作比較。小雨的父親是一個儒雅而英俊的男人,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仔細看小雨,或許正是那男人的俊朗轉化作了小雨的嫵媚。

中學以後的照片則大部分都是小雨、小雨媽媽的單人照或者小雨和她媽媽的合影。和前面的照片相比,我明顯能感覺到小雨媽媽驚人的蒼老速度。

“呀,這個人好熟悉啊。”我驚訝地拿起一張照片。

仔細一看,居然是我的照片!

“這,這,這不是我麼?!”我的吃驚無以復加。

照片裡的我其實是一個靠近背影的後側面,我坐在椅子上伏案工作,前面是雜亂無章的很多材料。我一看就想起來了,原來這是我和小雨在南京通宵工作的場景。我知道小雨的很多照片後面都有注解,我翻到照片後面,發現有行娟秀的字跡:“第一次和哥一起通宵工作”。

“呵呵,這個你是偷拍的吧。”我當時確實沒有注意小雨是什麼時候拍的。

“小雨說這個是她第一次這樣辛苦的工作,所以就偷偷拍了一張。你們後來去南京玩的照片她都沒有帶來。”小雨媽媽笑著說。

“恩,忘記了,這張回去的時候也帶著,和那些放在一起。”小雨把照片抽出來放在了自己的包裡。

手機響了,不看也知道是石頭給我的電話,因為這個時候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我起身向小雨和她母親道別,並且約好明天請她們吃個飯。

和城市裡不同,小鎮的夜晚顯得柔和而寧靜。我甚至不願意開著大燈來破壞這份寧靜。

等我到藍歐飯店的時候,石頭的豐田已經等了我很長時間了。

“走,晚上喝酒,你就不要開車了。”石頭招呼我把車子停好,然後我上了石頭的豐田。

“老王,就麻煩你給我們跑一趟了,一會回來我們就打車。”石頭招呼司機老王。

車子停在一家足浴館旁邊,裡面的服務員見是石頭的車子,立刻出來迎接,讓我感覺到國王回歸的慶典。足浴的包廂石頭已經安排好了,除了我和石頭以外還有兩個男人,他們都是一些政府單位的領導,石頭給我介紹了我知道一個姓周,一個姓張,石頭稱呼他們作周局和張科,在這兩個傢伙身上我聞到了比石頭更濃重的官僚氣息,這讓我原本設想的老同學聚會的場景支離破碎。

酒店的咖啡廳這麼晚還在營業,我點了杯咖啡。

嘩——,一道閃電淩空劈下,把桌子上的咖啡杯刻畫出了一抹慘烈的背影。接著是夏天典型暴雨的悶雷。

下雨了。

看來也不用去想晚上在這個小鎮上逛逛了。我要了張今天的報紙,無聊的翻了起來,咖啡也喝得差不多了,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是短消息的聲音。

“哥,你睡了麼?如果你沒有睡可不可以麻煩你來接下我。小雨”

是小雨的短消息。

下雨,哦,莫非小雨在外面淋雨?!

我馬上撥通了小雨的電話。

“小雨。”我大聲地喊著,因為對面全部是雨聲。

“哥,你還沒有睡啊。”小雨也用力的喊著。

“在哪裡?”我儘量用簡單的話。

“沒車!”小雨似乎還是沒有聽到我在說什麼。

“在哪裡?”我更大聲的重複。

“哦,在你附近。”小雨大致給我描述了方位,“你方便來接一下麼?我都成落湯雞了。”

“馬上到。”我招呼服務員簽單,然後回房間取傘。

我回到房間的時候,石頭安排的按摩女郎正在房間裡的床上吃小吧台的零食,弄得到處都是。想到在大雨中淋雨的小雨,我心裡突然對眼前的這個放肆的女人厭惡到了極點。

“馬上離開我的房間,馬上!”我少有用嚴厲的措辭。

美女嚇了一跳,不知所措的呆在那裡。

“馬上離開,聽到沒有!”我幾乎吼了起來。

來不及穿襪子,美女套上衣服就逃了出去,生怕我動用武力。

我撥通了總台,要求他們給我整理夜床,然後小跑步去了車庫。

滂沱的大雨讓我把雨刮器開到最大也無濟於事,視線嚴重受阻,加上又在陌生的地方,車速一直在三十碼以下。

當我找到小雨的時候,我幾乎認不出是小雨了。

小雨站在一個宣傳欄下面,也只有這個小小的宣傳欄才有一個小小的簷,周圍根本沒有地方躲雨。然而這小小的簷之於如此豪雨下簡直沒有擋雨的作用。小雨全身都濕透了,她不停地用手抹去臉上的雨水,渾身似乎都在顫抖,儘管現在是夏天。

一輛本田瘋狂的從我後面超上來,經過小雨的身邊時飛濺起一大片的污水,小雨躲閃不及,白色的衣服照單全收。

我無名火起,不可遏制的踩了下油門,真想用別克的鐵頭把這小日本生產的軟皮車的屁股撞飛。

我朝小雨打了下燈光,小雨好像看到救星一樣不顧豪雨朝我的車子飛奔過來。

“這麼晚了……”我是想問這麼晚了你為什麼還在外面,但是我的聲音被小雨打開車門後外面滂沱的雨聲掩蓋了。

雨越下越急,豆大的雨點砸在車玻璃上發出咚咚的聲音,若不是在小鎮,而是在荒郊野外還真讓人毛骨悚然。

“啊啊,這雨太大了。”小雨遲疑了一下。

“快進來啊,別管這麼多了。”我知道小雨遲疑是因為她全身都是濕的,怕坐到車上不好。

聽我催促,小雨以她最快的速度鑽進車裡。轉身時頭髮飛濺起的雨水準確的落到了我的眼睛裡。

“啊,哥,你心疼我都掉眼淚了啊。”小雨調皮。

“是啊是啊,我就你一個妹妹,你要是被雷劈中了,那你讓我怎麼和你媽說。”我遞給她一條浴巾,是從賓館房間裡面順手帶上的,“趕快擦擦。”

“哼,你咒我被雷劈,不和你好了。”說完便撅著嘴巴不理我,自顧自擦著身上的雨水。

“呵呵,你還嘴硬,看我下次還來接你。”我威脅她。

“哥~”小雨的防線頓時煙消雲散,但是她的溫柔軟語同樣讓我心神蕩漾,“我知道你不會的,是吧。”

說完,小雨沖著我把嘴巴抿成一條可愛的曲線。

小雨濕漉漉的頭髮上還有水珠,擦乾後的臉蛋在外面路燈極度朦朧的光線裡顯得迷離誘人,嬌豔欲滴的雙唇的POSS完全勝任畫龍點睛之責,使得我前面被按摩女郎撩起的燥熱猛地一竄,旋而又消失殆盡。

很遺憾,小雨,只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丫頭,或許只是我的妹妹。

黑色的別克在黑色的雨幕中潛行,只有馬路上軟弱的無法穿透雨幕的燈光疲憊的看著偶爾路過的行人和車輛。

“你怎麼這麼晚了還一個人在外面啊?”我問小雨,略微帶著責備的語氣,順手把空調關了。

“啊,哦,我在同學家玩呢……”小雨支支吾吾,我斷定她撒謊了。

“呵呵,你同學倒也不送你哈。”我揶揄她。

“嗯……我……我以為出來能有車。”小雨尷尬的回答讓我覺得事情並沒有這樣簡單。

“好吧,這樣好了,你先到我住的地方換套幹的衣服,然後我送你回家。”我想即便是小雨這樣的小女孩子,總也需要有自己的秘密,我沒有必要逼問她到底晚上去了哪裡。

“恩,好。”小雨點點頭,不說話。或許是在為剛才沒有和我說真話而感到內疚吧。

“哥,我……”過了幾分鐘,小雨突然想對我說些什麼,然而終於還是沒有說出口。

“嗯。”我裝作全神貫注的開車,如果小雨想說了,自然會和我說的,我相信她。

等我再次回到房間裡的時候除了殘留的煙味,一切都已經整理過了。

“把水開熱點。”我點起煙,囑咐準備洗個澡的小雨。

我翻看我的行李,試圖給小雨找件我的衣服臨時穿回去。突然想到樓下的商場可能可以買,於是直接下樓去看看。

藍歐的酒店商場和其他酒店一樣都比外面貴點,但是好在東西也比較齊全。

我知道小雨衣服的大小,因為我已經被她拖去逛商場很多次,耳濡目染的自然知道小雨衣服褲子的大小。

我用現金結了賬,因為我不想讓石頭知道我在這商場買了東西,雖然沒有多少錢,但是畢竟這次住酒店的費用是石頭出的。

“呀,哥,這裡怎麼會有我的衣服?”小雨洗完澡出來看到床上的衣服很是驚訝。

“嘿嘿,剛去你家拿的。”我笑著說。

“騙人,哦,新的。”小雨拿起來的時候才發現原來只是款式和顏色相近。

“是啊,我也不知道你們女孩子的心思,喜歡這個款式喜歡那個色調,反正我覺得你上次買的和這個幾乎差不多,那我這次也就給你買同樣的啦。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吧。”我自圓其說。

小雨撲哧笑了出來,燦爛而美麗。

我臉有點紅,因為我發現剛才我說的話實在沒有道理,沒有女孩子有兩套同樣的衣服。

“當然,這個T恤上的圖案有點差別。”我繼續死撐。

“嘿嘿……”小雨大有深意地笑著。

我別轉頭,抽著煙,看著電視,當然,不知道在看什麼。

這是我第一次給小雨買衣服。

不一會,服務員送來了一碗餛飩。這是我給小雨叫的,因為我在接她過來的時候一不小心在電梯裡聽到她肚子咕嚕的聲音,呵呵,我想這小妮子一定是餓了。

“哦,快趁熱吃。”我讓服務員把餛飩放到小雨那裡。

“嗯,謝謝。”小雨低下頭,開始不顧儀態地喂飽自己的小肚子。

吃完餛飩,小雨滿足的用紙巾擦拭著油光光的嘴唇,顯得非常滿足。

“差不多我送你回去吧,否則你媽媽該等急了。”我打了電話叫服務生收拾碗筷。

“恩,很晚了,呵呵,又要麻煩你了。”小雨拿了床上的衣服轉身去洗手間把身上的浴袍換下來。

男人往往很粗心,尤其在做自己不熟悉的事情的時候更是如此。

我想著給小雨買衣服,卻只買了外面的衣服,完全沒有想到小雨的內衣也濕透了。所以當小雨出來後我正為給小雨挑的衣服褲子尺寸大小都剛剛好的時候才發現因為我沒有給小雨買裡面的衣服而使得小雨只穿了外面的衣服。(至於是怎麼發現的,請諸位不要追問了,答案大家都知道的。)

送小雨到家的時候我就沒有再上去了,因為時間比較晚,我想差不多小雨和她媽媽也該休息了,也不太方便打擾。

然而小雨為什麼這麼晚還在外面,到底她去做什麼,我始終沒有找到機會問。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如果覺得小說好看,請幫忙分享轉載告知更多朋友一起觀看喔!

繼續觀看下集請前往: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