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中山陵到南京市區的路口有一家大酒店,因為不想找不到停車的地方,所以我一狠心就打算請耀他們在那裡吃飯,中午天氣熱,我們就順便在那裡可以吹吹空調休息一下。

“下午我們開車上去還是徒步上去?”我首先徵詢大家的意見。

因為下午我們去的紫金山天文臺基本是在爬山,同時車子也是能開上去的。

“當然爬上去啊,開車上去太沒情調了吧。”小雨第一個建議。

“待會走路多,還要爬山,你穿這個襪子可能會走不動哦。”琳琳拉著小雨的手說。

這時候我才發現小雨穿了短的絲襪。

“昨天太匆忙了,忘記買棉襪了。大不了一會光腳登山,那才是真正的徒步呢~”小雨吐了吐舌頭,小聲地說。

“上午走的累麼?”我關心小雨,若是下午去紫金山天文臺她走不動的話,那還是開車上去為好。

“中午休息了就沒事情了。”小雨夾了塊牛肉含混不清的說,看來中午大家的胃口都很好。

酒店有專門休息的地方,吃完中飯我們決定在那裡休息一個小時,然後再去紫金山天文臺。

耀不抽煙,所以我一個人坐在一張單人沙發裡,小雨坐在對面的單人沙發,而耀和琳琳則坐在三人沙發裡。看著耀和琳琳相依偎著休息,我很羡慕他們有這麼美好的青春。

“小雨,如果下午走不動我們就開車上去好麼?”我看見小雨脫了鞋子在自己按摩自己的腳,自然有點擔心下午的行程,於是再次囉嗦了。

“沒事,我還想在途中拍些照片呢~”小雨倔強。

於是我不再堅持。

紫金山天文臺山腳下有三條路,最右邊一條是通往停車場的,再往裡面走則是一個軍用基地;中間的石階路上去是一個眺望台;最左邊的那條路才是上天文臺的。

上山的路有點陡,由於全部是用石頭簡單的鋪起來的,所以更加難走。我看了一眼小雨,只見她毫無懼色,於是我們便向天文臺行進。

實際上不用想也知道,當我們到達天文臺門口的時候,小雨和琳琳已經站不住了,就連我和耀這兩個大男人也感覺腰酸背疼。小雨先前“沿途看風景”的豪言蕩然無存。幸好我們的裝備很齊備,我和耀剛把桌布鋪在地上,小雨和琳琳就一屁股坐了上去。

“小雨,風景是否優美?”我戲謔小雨。

“嘿嘿,還看風景呢,累死人了。”小雨用紙巾擦汗。

“好在這裡陰涼,又有風。”耀從包裡拿出飲料和水果,“補充一下體力吧。”

其實在天文臺門口的平臺上可以看到南京的玄武湖,雖然沒有西湖的柔美,但是和古城牆及其他景點融在同一張畫卷裡,反而有畫龍點睛的神韻。

天文臺裡面的路基本都有樹陰,所以儘管我們走的比較慢,也沒有異常炎熱的感覺。裡面有很多的導遊在解說景點裡面各個裝置的歷史文化。因為以前我來過,所以我是走馬觀花。小雨他們三個人顯然是第一次聽到“窺天管”之類的裝置,而且趁導遊在給他們的團隊講解的時候剛好可以蹭著聽,自然全神貫注。

結束了天文臺的遊覽才下午三點,回去時間尚早。於是琳琳提議在前面休息的平臺上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幾乎腿都抬不動的小雨趕緊舉雙手贊同。

雖然有樹陰,但是畢竟是夏天,太陽曬了一天的我手臂上已經有點痛了,我用礦泉水澆在手臂上才感覺陣陣涼意。

“哎呀,前面忘記給你塗點防曬霜了。”小雨看到我的舉動,才記起來,開始翻自己的手袋。

“嘿嘿,沒關係的。”雖然確實我的皮膚已經曬的通紅,“你們都塗了?”

耀和琳琳點點頭。

“現在塗也沒有效果了。”小雨拿出一支像眼霜一樣的東西,“呶,這個塗一下吧。”

看來女孩子保護皮膚的東西還真的很多,果然那東西塗上後感覺涼涼的。

抽完一支煙後,我靠在牆邊閉目養神。小雨則索性趴在我旁邊睡覺,有規律的呼吸聲證明她今天一天下來已經很疲憊了。琳琳很乖巧的側身躺在小雨旁邊,頭倚在耀的腿上。

朦朦朧朧間,我突然聽到耀的聲音。

“琳。”耀輕柔的喚著琳琳。

“恩?”琳琳並沒有睡著。

“你真的畢業後就走麼?”耀的聲音讓我睡意全消,但是我並不睜開眼睛,依舊保持原來的樣子。因為我想他們談論的話題並不輕鬆,如果我這時候睜開眼睛,那大家都很尷尬。

琳琳沒有說話。

“你就不能不走麼?”耀的聲音提高了一點,說到最後又低了下去,顯然他們以為我和小雨都已經睡著了。

“那是我家裡安排的,都已經計畫好了的。我不敢拂逆他們。”琳琳似乎很無奈,“更何況也只有一年時間。”

“可是……”耀的聲音夾雜著痛苦,沒有繼續說下去。

“你是怕我們畢業後我去了英國就不再回來?”琳琳的聲音很平靜,我想是耀和她說過很多次這個話題的緣故。

英國,又一個去英國的。我開始有點痛恨這個國家,旋而又覺得自己可笑。

這回輪到耀不說話了。

“其實我也很不願意去,我不想和你分開,哪怕只是一年。”琳琳的聲音有點幽怨。

“一年?一年難道還不夠長麼?”耀有點激動,我很難想像他激動的樣子,“現在我們有了自己的事業,有了車,馬上就會有房子。一切都是這樣安定,你為什麼一定要離開一年。”

“別這樣好麼?”琳琳見耀的聲音越說越響,近乎哀求的對耀說,“我也不想的。”

“我不會讓你走的!”耀的語氣堅定而有力度。

他們兩個不再說話,相信類似的對話他們已經經歷了很多了,而且總是以這樣的結局收場。

我正感慨間,突然發現身邊的小雨動了一下,看來小妮子已經醒了。

我深呼吸,然後睜開眼睛:“大家都休息好了麼?”

“我們出發了。”耀接著我的話。

才沒走兩步,我就發現小雨的腳一瘸一瘸的。

“怎麼了,小雨?”我有點緊張。

走在前面的耀和琳琳聞聲也轉過來看小雨。

“哦,沒什麼,剛才睡的姿勢不對,腳麻了。”小雨笑著說。

原來是這樣,我們繼續往前走。

還沒有到半山腰,我們的速度就越來越慢。走在前面的琳琳開始需要耀攙扶著,估計有點中暑了。

我緊張的看了看小雨,她跟在我後面,見我轉過來看她,便停下來報以微笑。

小雨除了臉色稍微有點蒼白以外,臉上的汗水告訴我她沒有中暑。略微蒼白的臉色是體力快到極限的證明。

四個人就這樣慢慢地往下走。

“哥,我們能休息一下下麼?”小雨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我轉過頭去看她,已經離開我約五米的距離了。

聽到聲音,耀和琳琳也停了下來。

“怎麼,走不動了麼?”我走回到小雨身邊,“那我們休息下吧。”

“呃——”耀頓了下,“這個……我們想找個廁所,要不你們休息下,我們先走到前面,到時候我們在前面等你們。”

“好吧。”我想是琳琳……,所以耀才這樣難以啟齒。

我和小雨在旁邊的一個墩子上面坐下。

“很累了吧?”我給小雨遞了瓶水。

“確實爬山不能穿絲襪的,太不好走了。”說著小雨解開鞋帶,“看來我真的是光腳徒步了。不穿襪子或許舒服些。”

當小雨脫下鞋子的時候,我驚呆了。

水晶絲襪能讓我清楚地看到小雨通紅的腳底,前腳掌上好幾個大大的血泡,有些因為下山時候往前沖的慣性已經破了。

“小雨!”我明白了為什麼小雨會走在最後面,也明白了為什麼她會說休息一下。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她就知道腳底起了水泡,卻說是因為睡覺腳麻木掉了。直到剛才實在走不動了,所以只好要求休息一下。但是這樣的情況休息一下又能走多遠呢?

唉,這個傻孩子。

我走到小雨身邊蹲下來,幫她把襪子脫掉。

“很疼吧。”我輕輕觸碰了下她的水泡。

“恩,疼……”小雨說話的時候眉頭都皺了起來。

我拿起小雨才喝了一口的礦泉水倒在她的腳上,陣陣涼意讓小雨舒服的輕呼起來。

“鞋子別穿了,我背你。”我想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儘管我這裡也感覺腿有點重。

小雨很順從的伏到我背上。

實際上小雨並不重,但是在這個時候我卻感覺小雨特別重。

“哥,我很重吧。”小雨在我耳邊輕聲地說。

“重啊,不過可以賣個好價錢。”我喘著氣說。

“哼,說我豬,你!”小雨撅著嘴巴說,“不過現在你背著我,這樣辛苦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老了老了,否則就你這點分量,兩個我都背得動。”我小吹一把牛。

“你和我相差十歲都不到你還說自己老啊。那我不是很快也要老了。”小雨開始和我閒聊,分散我對勞累的注意力。

“我的汗到眼睛了,快幫我擦擦。”

“哈哈,到處都是汗了。”

“還不是背的你。哎呀,讓你擦汗你別蒙著我的眼睛……哦,你不要用你的臭襪子給我擦汗啊。”

“呀,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好注意!”小雨調皮地說。

一路閒聊下來倒也不感覺累了,估計過了體能極限以後反而不覺得疲憊。

碰到耀他們已經是半個小時後了,他們也坐在路邊休息。

“背背~”見到小雨很舒適地伏在我背上,琳琳張開雙手也要求耀背她。

耀無奈地朝我笑笑,將琳琳背在背上。這對耀來說並不輕鬆,因為耀看起來略微瘦小,個子也不是很高,琳琳則和小雨差不多個子。顯然估計背到山下能要了耀的半條命。

下山的路上看到兩個男人背著兩個女人,剛開始四個人還很開心地聊天,後來兩個女人不說話了,因為他們趴在男人的背上睡覺。

於是我只能和耀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儘量不去想身體的勞累。

“你看他們像是有組織的遛狗隊。”我們在快到山下的時候碰到一群年輕人,手裡牽著各自的愛犬。

“還不知道人遛狗還是狗遛人呢。”耀難得如此風趣。確實,由於山路不好走,所以感覺是狗往哪裡走人就跟到哪裡,確實安能辯誰在遛誰。

耀說完便笑了出來,弄得背上的琳琳醒了。

“啊,快到山下了啊。”琳琳驚呼,“哦,你很累了,放我下來吧。”

確實對耀這個文弱書生來說估計已經體能透支得一塌糊塗了。

“嘿嘿,還這麼一點路,我一定要把你背到車上,要有始有終。”耀倔強地不肯放琳琳下來。

琳琳不說話了。

我側過頭去看,只見琳琳溫順地伏在耀的肩膀上,眼眶微微濕潤著,一臉幸福。

到了停車場的時候琳琳從耀的身上爬下來,耀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我看了看背上的小雨,真不知道她為什麼能睡的這樣香。

我叫醒了小雨,把她放到旁邊有草的地方,這樣她的腳不會很痛。小雨揉揉眼睛,一付沒有睡醒的樣子。

耀還是坐在地上,從口袋裡摸出車鑰匙遞給我:“看來要麻煩你開回去了。”

耀指了指自己的手臂苦笑。

我接過車鑰匙先去把車上的空調開了。突然想到剛才耀所說的“有始有終”在說要把琳琳背到車上,現在他並沒有背到車上,只差一點點,不知道這算不算有始有終。旋而我笑了,為自己奇怪的想法笑了。

耀的車確實馬力很足,儘管是山路,但我仍然可以感覺到掛擋提速時候的快感。

耀已經躺在後坐開始休息了,頭靠在琳琳肩膀上。我透過後視玻璃能看到琳琳輕輕地撫mo著耀汗濕的頭髮。

不知道他們的感情是否能功德圓滿,他們在平臺上的對話卻讓我對此有一種說不出的苦澀。

我無奈地笑了,或許上天就是這樣讓世間有幾多哀怨離愁、曲曲折折。

原本打算接下來幾天去拜訪客戶的時候帶上小雨,按照目前小雨的情況走路都成問題,看來只能我一個人去了。

中心大酒店即便是在這樣炎熱的天氣,房間裡為客人放置的拖鞋也是很厚很軟的拖鞋,就是那種感覺是冬天穿的拖鞋。這使我更願意在房間裡的時候光著腳走來走去。但是也就因為有這樣的拖鞋,所以小雨在洗完澡後可以穿著鞋子走動,柔軟的鞋底不至於讓她感到寸步難行。

正當我剛洗完澡的時候,琳琳打電話給小雨,約我們晚上一起吃飯。難得大家如此熱鬧,我們自然很樂意和他們共進晚餐。

“我們明天走了。”琳琳告訴我們。

“這麼快就走啊,再多玩幾天麼。”小雨和琳琳這兩天已經混的很熟了,自然捨不得這麼快就分開。

“這幾天我們幾乎已經把南京玩了個遍,更何況耀的公司裡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琳琳平靜地說。

“其實如果你願意我們也可以再多玩幾天,公司的事情有老七他們管著……”耀的態度似乎大有轉變。

“不了,還是回去吧。”琳琳沒等耀說完就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你們回去的時候會路過杭州,倒是可以去那裡玩。”我不阻止他們離開南京,但是也不想他們難得出來的一次遊玩就這樣結束,只得如此建議。

“好啊好啊,我們都去杭州玩。”小雨煞是天真。

“呵呵,我們可沒有暑假呢~”我微笑著對小雨說。

看著小雨可愛的表情,耀和琳琳都笑了起來,餐桌上的氣氛又輕鬆了起來。

第二天,琳琳和耀還是走了。

臨走的時候我和小雨一起送他們。我幫琳琳拿些行李,耀則去開車,小雨的腳還是沒有好,所以穿了拖鞋沒有走到大堂外面。

“真的要去英國了麼?”我輕聲地問琳琳。

琳琳一臉驚愕的看著我,隨即低下頭。我想她知道我已經聽到了她和耀的一些談話。

“恩,父母都已經安排好了。”琳琳深沉的回答。

“一個人在國外很孤獨,尤其是一個女孩子家的。有心理準備麼?”耀的車還沒有上來。

“有點怕。”琳琳坦言。

“耀是一個不錯的男孩子。其實我看得出他不願意讓你走。”我緩緩地說。

“那又能怎麼樣呢?我並不能自己決定些什麼的。”琳琳無奈地說。

“其實,只要你願意決定,那還是能決定的。你可以決定你的很多東西。”

琳琳不說話。

“耀對你很好,對麼?”我繼續。

“是的,非常好。”琳琳的臉上洋溢著幸福,那是裝不出來的。

“你去國外,就算只有一年,其實對他來說也是煎熬。這一點都不誇張,我是從一個正常男人的心理來推測估計。”我不想說服琳琳,卻能感覺一絲絲心酸,“我想對你來說也是一樣吧。”

或許我這樣是在阻止一個人出國深造,但是我可以肯定這樣更是為了兩個人的感情。一年時間可以發生很多事情,包括任何事情。

“我相信我和耀的感情,一年的考驗並不會改變我們的感情。”琳琳低下頭。

“你說這句話底氣不足,我想連你自己都沒有辦法用這個理由說服自己。”我笑著點了支煙,“你也知道一年時間會發生很多事情,對麼?”

琳琳沒有回答。耀的車上來了,由於速度有點快,差點撞上前面停著的一輛車。

琳琳一陣驚呼,好在耀一把方向打了過來,有驚無險。

“看來昨天爬山還沒有恢復。”我笑著和琳琳說,“其實你知道麼?”我吸了口煙停頓了一下。

琳琳轉過頭看著我。

“昨天耀把你從半山腰背到山下真的很不容易。”說著,我向車子走去,幫耀他們把行李搬上車。但是我還是明顯感覺到身邊的琳琳身體輕輕地一顫,我想她可能有點明白我的話了。

耀他們走了以後,小雨還不開心了好一會。女兒家就是這樣多愁善感,或許小雨更是其中出類拔萃的佼佼者。不過,確實耀和琳琳給我們這次南京之行增添了一抹濃重的色彩。

我不知道在琳琳畢業以後是否還是依然堅持去國外,或許我今天和她說的一些話能讓她感覺出什麼。但是如果命中註定他們要分開一年,或者,或者因為分開了一年而要付出分開一輩子的代價,那即便是我拍案而起也是沒用的。

第九章 毒品! 34. “陰險”禮物

第二天下午,從南京回來後我和小雨並不去公司,一來開車有點疲憊,另外大包小包的也不太方便。去小梅她們那裡取了家裡的鑰匙後,我和小雨就直接回家了。

小雨把南京帶來給小梅她們的禮物用袋子裝好,很顯眼的放在桌子中央。想著小梅她們一會驚訝的樣子,我忍不住笑出聲來。

我和小雨一起去菜市場買今天晚上的食物。

好長時間沒有吃小雨做的菜了,在我的要求下,我們買了很多菜。當然,我只負責提回家,然後笑吟吟的看著小雨在廚房裡面忙開了。不知道大家是否有這樣的感覺,看著一個女人在廚房裡面忙碌的樣子的時候會感覺很溫馨,儘管這個女人可能只是你的朋友,甚至是別人的妻子。

“啊哈!帥哥,好長時間沒有看到你了,好想念你哦!來,親一個~”小梅回來的第一個舉動讓我抓狂。

當然,小梅還沒有大膽到真的抱住我親吻,只是隔空作了個飛吻。

“有沒有什麼禮物?”小梅對我的想念結束,禮物是她接下來想念的東西。

我指了指桌子上的袋子。

“好像很多哦~”小昕跟在小梅後面換了鞋子後也小跑步過去看。

“哇!鴨子,南京特產鹽水鴨。”小梅驚呼,我想這個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

“還有兩大罐非常好喝的東西哦!”小雨在廚房裡面大聲地說,特別強調了“非常”兩個字。

“是哦是哦,我和小雨在南京一頓飯要喝掉四瓶。”實際上那次我們喝了四小罐。

我想不用我說,大家都已經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對了,就是讓人“回味無窮”的玉米糊。

“是嗎!”小梅晃動著其中一罐玉米糊,一臉好奇,“要不我們嘗嘗先?”

“別,一會吃飯的時候你們當飲料喝。”我可不想讓小雨錯過當小梅她們喝下第一口玉米糊時候的表情。

或許在南京的幾天把小雨悶壞了,所以她今天做菜特別積極,一下子做了一桌子的菜。

小梅迫不及待地打開玉米糊,給自己和小昕倒上。當她想給我和小雨倒的時候,我和小雨驚呼“不要”。然後小雨很迅速的給我和自己的杯子裡倒上橙汁。

“你們為什麼不要?”小梅有點疑惑地看著我和小雨。

“啊啊,這個……我們在南京喝了很多了。這是特別帶來給你們的。”我牽強的解釋。

“很香啊~”小梅有點懷疑地聞了下,有看看我和小雨很不自然地微笑,“你們真的不要?真的很香。”

我們搖頭。

實際上玉米糊聞起來還是很香的,要不是這樣,小梅也不會在聞後疑心散去。

“不要就算。”說著,小梅又給自己的杯子裡面倒的更滿一些。

我看了小雨一眼,小雨也剛好朝我這裡看來,兩個人會心一笑,等待著最精彩一刻的發生。

“來,我們乾杯!”我提起酒杯發出邀請。

杯簷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我和小雨沾了下嘴唇後眼睛就緊緊的盯著小梅和小昕。

小昕喝了一口後馬上皺眉,把杯子放下,還有小半口還含在嘴裡,不知道怎麼處理。見我和小雨盯著她,臉一下子紅了起來。我和小雨再也忍不住大笑起來。

小梅則更貪心,一下子喝了一大口,我甚至能聽見小梅下嚥時候咕咚的聲音。

“怎麼樣?”強忍著爆笑帶來的喘氣,我問小梅。

小梅平靜的把杯子放在桌子上,過了好一會朝我微笑了下。

“這什麼東西!簡直淡出鳥來了!”小梅突然發飆,我和小雨面面相覷。

我面前裝著橙汁的杯子突然以肉眼難以反應的速度消失,但見小梅抓著我的杯子拼命喝,臉上痛不欲生的表情才慢慢舒展開來。

玉米糊事件接下來沒有敘述,所以這裡把我和小雨帶回來的玉米糊的結果和大家說下。

歸來那一天的第二天,小梅和小昕樂呵呵的出門了,帶上了我們從南京帶回來的玉米糊。聽她們說,為了感謝實習單位領導和同事這麼些時間來對她們的幫助,所以決定將剩下的一瓶玉米糊帶到單位和大家分享。

“上帝保佑這兩個可憐的孩子晚上能安全地回來。”小梅剛關上門,小雨就誇張的和我說。

記得那天晚飯的碗是我洗的。因為小梅和小昕在那天中午給他們的同事品嘗了那瓶玉米糊後,眾人一致譴責小梅和小昕,並強烈要求中午的便當由小梅和小昕去取。於是她們回來以後也一致要求我這個買了玉米糊回來的罪魁禍首洗碗。

玉米糊事件至此結束。

回來後才知道海棠已經在外面租了房子。海棠租的房子離我家不遠,開車二十分鐘就到。

一室一廳的單身公寓,卻要近1800一個月。但是齊全的傢俱和新裝修後留下的淡淡的油漆味道卻告訴我,在這個地段能租到這樣的房子確實需要1800元。

“暫時我在一個翻譯公司兼職……實際上我沒有專職。”海棠笑著給我一杯水,“真是的,剛搬過來,什麼都沒有,只能讓你喝水了。”

“呵呵,沒關係。這裡環境還真不錯。”我環視四周,基本上海棠已經佈置的差不多了,“你還需要些什麼麼?我們可以現在出去買。”

車子好不容易在超市的停車場找到一個位置。

超市裡面的購物車第一個目的地就是食品區。

“你不怕吃胖?”我笑著問海棠。

“難道你不知道肥胖是女人的天敵,而零食是女人的剋星麼?”海棠的回答很經典。

海棠把一部分食物裝在車子的籃子裡,剩下的直接放在車裡。

“你還要分門別類的啊?”我不解地問。

“這些……”海棠指著籃子裡的食物,“都是你喜歡吃的吧。”

籃子裡裝的是咖啡、茶葉、蛋糕還有速食麵,都是我喜歡的牌子。

“別告訴我你的口味已經變了啊。”海棠繼續挑選她需要的東西。

“哦,那倒沒有……”我心裡感覺怪怪的,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食品區旁邊的飲料區是海棠必定要去逛的。

“平時來買的時候因為一個人,買不了太多,今天有你在,我可以多買點麼?”海棠的語氣讓我無法拒絕。

“當然。”我沒有多說什麼,我的眼睛盯著籃子裡海棠說買的我喜歡的東西。

“你喝酒麼?”我很驚訝地看著海棠拿了些紅酒、啤酒甚至白酒。

“嘻嘻,你真是的。難道你和瓊他們就不去我那裡?”海棠白了我一眼。

“哦哦。”我顯得有點唯唯諾諾。

那天晚上買好東西付帳的時候,我剛拿出錢包準備出血,海棠就搶先刷卡了。

“怎麼好意思再讓你破費呢?”海棠給我的感覺是游離在熟悉和陌生之間。

雜七雜八的東西裝回海棠的宿舍的時候已經是將近十點了,海棠給我泡了杯茶,讓我在她那裡涼快一下再走。見她連茶水都泡好了,我就坐了下來,儘管原本打算今天早點休息,明天早上還要開會彙報一下工作。

“你先看會電視,我去沖個涼,馬上出來。”海棠把遙控器交到我的手裡。

一天的疲憊讓我在沙發上昏昏欲睡,幾次想拿出香煙來抽,但是這畢竟是海棠的宿舍,而她又這麼討厭香煙的味道。

我的眼皮一點一點的往下沉……

突然一陣香氣浸入我的腦際,接著我感覺被人從後面摟住了脖子。我猛的清醒,看到海棠柔軟的手纏了上來,那香氣正是海棠洗澡後散發出來的女人的味道。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覺得臉頰一熱,海棠的臉貼了上來。

“海棠……”我嘴唇動了動,沒有說出聲音來。

“不要拒絕好麼?”海棠的聲音仿佛是來自靈魂深處的魔咒,讓我的呼吸都停頓。

我不是聖人,我也不需要背負家庭的責任,所以當我和海棠巫山yunyu之際,沒有任何的負罪感。

海棠乖巧地伏在我胸口,汗濕的頭髮並在我身上混合了我的汗水。

“我們這樣好嗎?”我輕聲地問海棠,同時也是問自己。

“不知道。”海棠的回答在我意料之中,“我只是覺得這樣趴在你身上很安全也很舒服。”

“還是和以前一樣麼?”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這樣問。

“不要這樣說好麼?我現在就想甜蜜的聽著你的心跳聲音。”海棠用指尖在我身上沒有規則的劃著曲線。

我不再說話,只是撫mo著海棠光潔的背部,不多久,海棠均勻的呼吸告訴我她已經滿足的睡去了。

一切都如同兩年前那樣的和諧。

第九章 毒品! 36. 毒品!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口渴極了。

我猛地意識到我還在海棠的房間裡,房間的燈亮著,而海棠卻不在身邊。原先還有的幾分睡意刹那間無影無蹤。

海棠呢?!

哦,現在幾點了!!

手機放在床頭櫃上,我拿起來看時間,卻發現螢幕是黑的。

手機被關機了。

當我打開手機的時候,才看到時間。

半夜兩點。

我坐了起來準備找水喝,實在口渴。突然手機響了,是短資訊。

資訊台提醒我在我關機期間小雨和四眼打過我電話。

可惡!居然海棠把我的手機關了。可是海棠人呢?我穿上褲子,走到外面的大廳。原本開著電視,燈火通明的大廳現在一片漆黑。

只有洗手間的門縫裡透出隱約的燈光,海棠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從裡面傳來。

我走到沙發旁邊,前面海棠給我倒的水已經涼了。我找不到燈,所以摸黑喝了幾口。

“你不要這樣對我!”海棠的聲音提高了很多,這引起了我的注意。

並非我願意去聽海棠的私人電話,但是在那一刻,我就像附了魔一樣坐到了離衛生間最近的沙發上。海棠略顯激動的聲音讓我聽的很分明。

“當初要不是你,我也不會這樣!”海棠的聲音近乎哭泣。

“你怎麼叫我冷靜!”我可以想像海棠現在披頭散髮的樣子。

啪,裡面傳來打火機的聲音。

我震住了,原來小雨的猜測是真的,海棠真的是抽煙了。

“你就真的這樣扔下我不管了?”海棠的聲音開始冷得可怕,而我也知道她在和誰打電話了。

我從口袋裡掏出香煙,點了起來。我不能自主得冷笑著,黑暗中一點紅光顯得特別詭異。

“我回國後你有管過我麼?現在連錢都不給我匯!”海棠繼續說。

原來海棠剛開始向我和瓊借錢是這個原因……

“我怎麼省!難道你不知道國內的貨很貴麼?!”海棠壓低了聲音,但是我還是聽到了。

貨?!

我想,我想那就是毒品了……

我深深地吸了口煙,一種疼痛來自內心最深處。

“好了!我不需要你的臭錢,也是我自己找死,跟著你吸這種東西!”很難想像海棠會用這種近乎潑婦駡街的狠態說話。

我感覺我的心一點一點地沉下去。

後面的對話我沒有心情聽下去,大概也就是對方說什麼時候來找海棠,而海棠說不會見他,卻又讓他給她匯錢之類的話。

我只是坐在黑暗中,仿佛和黑夜融在了一起。

可以想像當初海棠在離開我去了英國以後曾經是多麼逍遙,但是隨之而來的空虛讓她需要新鮮和刺激。她後來有錢的男朋友自然有機會去英國,紈絝子弟的聚會總是有很多黑色的節目。相信那個男人早沾染了毒品,而在追求海棠的時候自然不會讓海棠知道。在海棠空虛的時候那個男人引誘了海棠去吸食毒品,於是高雅嫵媚的海棠慢慢褪去,毒品開始侵蝕她。

哢~衛生間的門開了。

燈光把海棠的影子印在了地板上,但是燈光也一閃而過,海棠把燈關了。海棠就這樣靜靜地從我身邊走過,她並沒有注意到我坐在客廳中。

原以為海棠會就這樣走進房間,沒有想到她走了幾步後,突然停了下來。然後迅速的打開了客廳的燈。

突然的燈光讓我感覺眼睛睜不開來。

“你……你怎麼在這裡?!”海棠的聲音顫抖著,含著無盡的恐懼,飛快地把手放到背後。

“抱歉,我只是來找水喝。”我冷冷地回答,沒有任何感情色彩。

“都聽到了吧。”海棠低下頭,把手從後面拿出來,是一包白色包裝的香煙,“其實我剛才聞到客廳的煙味我就知道你坐在這裡很長時間了。”

“是你把我的手機關了吧?”我盯著她。

“恩,我只是……”海棠沒有說下去。

“難道你不知道我的工作要求我24小時開機的麼?”兩年前海棠就知道。

“我……”海棠無言以對。

“是哦,兩年了,或許你忘記了。”不知道為什麼,此時我反而不想去談她吸毒的問題。

海棠不說話,就站著。

一個光著上身的男人坐在沙發上冷冷地看著一個隻穿一條內褲的女人,不含任何yu望,這樣的場景非常怪異。

我走進房間,拿起我的衣服。

“我走了。”

走過她身邊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問了句:“你手裡的東西真的就這樣好抽嗎?”

不管海棠什麼反應,我拉開門離開了海棠的宿舍。

第二天早上,突然我的電話響了,是家裡的座機。

“喂”我突然想起昨天我的手機已經關機了。

“是我。”海棠的聲音,“為什麼關機?”

她的聲音似乎很平靜,好像昨天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有什麼事情麼?”我並不想回答她的問題。

“今天找個時間,我想和你談談。就我們兩個。”海棠幽怨地說。

“好,一會再約時間。”我掛了電話。

我想海棠的事情該知道的終歸還是會知道。

“你都知道了吧。”海棠坐在我對面,這個公司旁邊的小咖啡館是我經常和同事來聊天的地方。

海棠和我說的大致和我猜測的差不多,那個男人在一個聚會的場合讓海棠吸食了毒品。後來他們兩個人經常在海棠住的地方約了朋友集體吸毒。將毒品作成香煙來吸食比注射要好一點,但是毒品總是毒品,一旦上癮,這輩子就完了。

我抽出一根煙,點了起來。

“對不起……”海棠幽幽地說,並不抬起頭來。

“你家裡知道麼?”我問道。

“我回去過了,告訴他們我回來了,並且在這裡找了工作,打算在這裡創業。”海棠擦乾了眼淚,但是原本精緻的化妝也被破壞了。

“以後能不再碰這個東西麼?”我突然問她。

海棠很驚訝地看著我。

“我……我……”她並不敢回答。

從前的海棠是一個意志堅定的人,有獨立的判斷,而現在,毒品讓她變的脆弱,我可以想像毒品是怎麼摧殘人的。

“好吧,如果你不戒掉這個東西,那我只能給你家打電話了。”我知道海棠家裡的電話。

“不!不要!!”海棠幾乎是喊了出來。

上午的咖啡館幾乎沒有人,海棠的舉動只是讓服務員往我們這裡看了看,見我是老客戶了,也就繼續忙自己的事情了。

“那你能戒掉麼?否則……我就送你到戒毒所去。”我淡淡地說。

“你……你好殘忍!”海棠盯著我,面無表情,“但是我知道你是為我好。”

“我只是不想看著你這樣,我希望你能過正常人的生活。”這是實話。

“謝謝你,但請你別把我送到戒毒所。我想靠我自己戒掉。”海棠接受了我的建議,“但是,我求你千萬不要把這個事情告訴其他人好麼?”

“可以,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可以和我說。”我停頓了一下,語氣變冷。

海棠猛地抬起頭看著我,眼睛裡閃動著感激的淚花。

我知道我心疼了海棠,但是我卻無法克制這種心疼的襲來。

當然我也知道我攤上了一件麻煩事情。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如果覺得小說好看,請幫忙分享轉載告知更多朋友一起觀看喔!

繼續觀看下集請前往: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