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我接到海棠的最後一個電話,她告訴我她要去英國。我說你終於達成了你的願望,只有在離開我之後你才有機會去你想去的國家,我冷冷地恭喜她。她驕傲的向我報出她的航班號,淡淡地說如果我願意,可以去機場送行。那天我沒有去,我只是記得那天四眼和我在一起,我們喝了很多酒,他取笑我很多天沒有刮鬍子,我則取笑他一個禮拜沒有換衣服。我們買了劣質的香煙和曾經在大學裡面經常買的零食酒菜。喝完以後開始騷擾大學的同學,我們肆無忌憚地說話,大聲地唱歌,然後感慨地流淚。那一天我是麻醉的,我完全沒想過我對她來說是個累贅。

三天以後,我開會回公司接小雨下班。

“哥……”快到家的時候,小雨突然說,“明天就禮拜五了,週末你要接人。”

“嗯,怎麼了?”我不知道小雨為什麼突然說這個事情。

“你和她……小李那天和我說了點。”小雨有點吞吞吐吐。

“哦,他確實知道一些。”我覺得那是過去的事情了,小雨知道也沒有什麼問題,“如果你想知道什麼,晚上我和你說說也可以的。”

“如果你願意說,那我當然願意聽。”自從那天的事情以後,涉及到這方面的事情,似乎就成了我和小雨聊天的禁區,我不希望這樣。

吃過晚飯,一切仍然是這樣和往常一樣,小雨她們開始看電視。照例中途新加坡 準時來一個國際長途。電視結束的時候,小梅和小昕去了小雨的房間,開始玩我的電腦,我和小雨則繼續看電視。

也不知道是誰先起的頭,那天晚上我把我和她的故事講給了小雨聽。那是我第一次把這個故事說給別人聽,即使是四眼我也沒有這樣詳細的和他說過。小雨始終認真地傾聽著,很投入的隨著故事情節歡笑皺眉,甚至落淚。

週末,我去接海棠。心情決定了接機的人的裡外順序,急切想看到對方的人一般都擠在前面,而且後面的人大多都想擠到前面。我不想和他們一樣,所以我站的比較靠後面。這並不是說我特別不願意來接海棠,而是我心裡竟然有一點擔心,莫名的擔心。

海棠,我看到海棠了,從人群裡面我看到一個穿連衣短裙的女人,那就是海棠,一個曾經和我在一起需要用年來計算的女人。

顯然在如此多的人當中海棠沒有看到我,她正不停尋找著那個或許曾經是她最熟悉的身影。遺憾的是儘管她的目光掃過了我在的區域兩次,卻依然沒有發現我,或許我真的站的太後面了。

“海棠……”我向她走去,一切都顯得這樣平靜。

穿過幾個人,海棠終於看到了我,拖著行李快步走來,不停向我招手。

海棠走到我的身邊,我突然覺得沒有什麼話說。

“這麼長時間不見,難道你沒有話對我說嗎?”海棠笑著說。

“哦,不是,只是看你變化挺大的。恩,你瘦了很多。”海棠確實瘦了很多,但英國濕潤的氣候卻沒有讓海棠的皮膚有什麼滋潤。

“累啊,我們走吧,我現在只想躺下睡覺。”海棠向我示意了下行李箱的帶子,見我接過了她的行李,就向出口的地方走去。

“我送你去哪裡?”車子開離機場的時候我第一反應就問目的地,因為我感覺海棠的到來破壞了我原先很自然的生活,而我不喜歡這樣的感覺。

“去哪裡?”海棠驚訝地轉過來看著我,接著神色一黯,“酒店。”她輕聲地說。

“什麼?酒店!”並不是我沒聽清楚海棠的話,而是我不明白海棠為什麼要住酒店。

“嗯,酒店。”海棠低下頭,“隨便什麼酒店,你定吧。”

“我……我可以在你那裡住幾天麼?”海棠突然說。

“哦,可能不是很方便。”

我眼角看到海棠驚訝地轉過來盯著我看,我知道是因為我的回答出乎了她的意料。

“呵呵,沒有別的意思,只是這段時間我家裡面有人住著,所以不是很方便。”我想解釋一下或許不會讓海棠誤會,“好吧,我幫你找個地方休息。”

說著我加快了車子的速度。

我想海棠一定在想些什麼,因為從我拒絕她的要求開始一直到我把車子停在酒店門口,海棠都沒有說一句話。如果是兩年前,我想我一定會很著急,但是現在我卻沒有這樣的感覺。

“你好,麻煩你一會把這位小姐的行李拿到她房間。”我對酒店的服務員說。

“嗯,好的。”這是服務員的工作。

“你,你不和我上去?!”海棠突然提高了聲音,那是驚訝中的一點恐懼。

“哦,我想我就直接回去了,這裡停個車也不方便。”我確實不想讓海棠的到來破壞我原來的生活。

“你陪我吃個晚飯吧。”海棠走到我身邊,輕輕拉起我的手,我感覺到她的手冰涼,我想並不全是車子裡面空調的原因。

“我……”我想說些什麼,但是當我看著海棠已經微微有點濕潤的眼眶,我承認我心軟了,“我去停車,你去把房間訂好,我在大廳等你。”

這個酒店的位置實在不好停車,所以等我停好車,已經過去十多分鐘了。

侍者給我開了門後我就看到了坐在大廳的海棠。我知道這個週末將會在一種很尷尬的氣氛中結束,這種氣氛沒有快樂。

那頓晚飯吃的形式而又乏味,確切地說我還是第一次和海棠一起吃飯感到時間過的是如此之慢。我想這是我近年來過的最無奈的週末了。

“時間不早了,今天你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沒有想到海棠在我把她送回房間後會下逐客令,這使我感到很意外,當然我也更樂意接受。

“嗯,好。我想你坐了一天的飛機也很累了,你也早點休息。”說著我就站起來準備走。

“你電話沒有變吧?”海棠送我到門口。

“沒有。你不用送了,再見。”我的語氣客氣到近乎陌生。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不知道小雨她們有沒有回來,或者回來後有沒有睡覺。剛想打個電話給她們,突然看到家裡的燈是亮著的,於是收起手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燈光,我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哥,你回來了啊。”來給我開門的是小雨。

“嗯,她們呢?”我指是小梅和小昕。

“她們出去還沒有回來。她們單位的同事今天把她們叫出去估計是唱歌去了。”

“她們真沒人性啊,就這樣把你拋棄了?”我給小雨打趣。

“呵呵,小梅還說你沒有人性呢。”小雨反駁。

“這丫頭……”我拿了換洗的衣服向浴室走去,“小雨,能幫我泡碗面麼?”

晚上的牛排我就吃了一半,因為海棠只吃了一點就不吃了,加上我本身也沒有什麼心情吃,所以回到家才感覺自己有點饑餓感。

“你……你們沒有一起吃晚飯?”小雨對我的要求顯然有點驚訝。

“吃了,但是我吃不慣西餐。”我皺著眉頭,一臉痛苦的樣子,順便做了一個流口水的動作。海棠曾經說我很土,因為我說我是農民的兒子,我習慣了大米的味道。確實我一直堅持中國的飲食比西餐優秀很多。

“好的,我知道了。”小雨看著我的怪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是一個疲憊的週末,我把洗澡水溫調低,感受著涼水沖在我脊背上的感覺。海棠的出現著實讓我的生活起了不小的變化,當然,或許這只是一個開始。

門外傳來我手機的聲音。

“小雨,幫我看下是誰。”我在浴室大聲地喊。

外面沒有動靜,我想是小雨在廚房裡面沒有聽到我的聲音。真不知道誰這麼晚還給我電話,明天就要上班了,應該不是公司的電話。或許是四眼又要拉我去娛樂,想到這裡,我不禁搖了搖頭。

等我洗完澡的時候,小雨已經安靜的坐在客廳沙發裡面看電視了。

“剛才聽到我手機響了麼?”我隨口問。

“沒有,可能廚房裡面的聲音太響了。”小雨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

我看著桌子上的面,原來上面還有一個荷包蛋。呵呵,這個小妮子,還蠻有心思的。儘管只是一個荷包蛋,但是在我看來比今天晚上的牛排好吃多了,一股暖暖的感覺從心底升騰。

“你好,剛才誰打我電話……”還沒等我說完,對方已經報出了酒店的名字,原來是海棠住的酒店,我想一定是海棠打過來的。

真不知道海棠這麼晚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情,正猶豫是否要接到海棠房間的時候,小雨走了過來。

“這麼晚了,還有事情要出去?”小雨坐到我旁邊的位子上,電視正在插播廣告。

“哦,沒什麼,是海棠住的酒店,估計是海棠打來的。”我實話實說。

“她為什麼要住在酒店啊?”小雨的問題我也想弄清楚,但是即使我不問海棠,也能夠猜到幾分。

“呵呵,這個我就沒好意思多問了。”我繼續吃面。

剛吃了兩口,我的電話又響了。

“你好。”我含混不清的口齒,顯得有些不禮貌,趕緊把嘴巴裡的麵條吞下。

“是我。”海棠的聲音幽幽的,感覺沒有任何生氣。

“這麼晚了,有事情麼?”我不想這麼晚還被她叫出去,所以我先強調“這麼晚了”。

“沒什麼事情……”海棠沉默。

面對這樣的電話我是最頭疼的,對方打來又不說話,真不知道什麼意思,於是我也選擇沉默。

小雨在旁邊很奇怪地看著我拿著電話卻又不說話,我朝她笑了笑,繼續夾起麵條往嘴裡送。

“其實我……我是想問你借點錢……”海棠還是先開口了。

“借錢?!”無論我怎麼想也絕對想不到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你遇到麻煩了麼?”

海棠在那頭不說話了,好久才輕聲地說:“如果你不方便就算了。”

“哦,我沒有其他意思,你需要多少?”我覺得海棠一定是遇到了一些尷尬的事情,依照我對海棠的瞭解,不到沒有退路她是不會問別人借錢的,哪怕是我。

“我還不知道具體我需要多少,先借我5000可以麼?”海棠小聲地說。

“可以,不過等明天好麼?我現在身上沒有這麼多現金。”5000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小數目。

“好,那明天我給你電話。拜拜!”說完,海棠掛斷了電話。

那一夜,我一直在思考海棠到底為什麼會問我借錢。

5000塊錢在銀行剛開門的時候我就取了出來,然而等到中午都沒有海棠的電話,這使我很奇怪。雖然不知道海棠是否在酒店,但是我想我還是聯繫一下比較合適。

“對不起,客人不在房間。”酒店前臺小姐的聲音很好聽。

“老大,下午的會議是否要把我這裡的問題說一下?”小羅走了進來。

由於合作對方突然變卦,所以使得公司陷入被動,四眼為這個事情到處奔波,連和海棠碰面的機會都沒有。

“沒有什麼解決辦法了麼?”我雖然知道問題很麻煩,可是還是希望奇跡的發生。

“小李的想法和我一致,只能和對方當面談這個事情。不過那會把雙方的關係搞僵掉的。”小羅的擔心不無道理,畢竟是合作多年的商業夥伴。

“那下午開會我們就把這個事情的嚴重性彙報一下,不知道……”話還沒有說完,我的電話響了。

是瓊的電話。

“瓊,你好。”

“海棠有沒有問你借錢?!”瓊的聲音婉約中透露著嚴肅。

“你怎麼知道她問我借錢了?”我對瓊知道海棠問我借錢感到奇怪。

“因為她也問我借錢了,而且就借5000。你知道以前的海棠不是這樣的。”5000對於瓊來說或許只是一個月的買衣服和化妝品的錢,“所以我猜測是不是她也問你借錢了。總之我感覺她這次非常奇怪,已經超出了我對她的瞭解。”

“看來確實有問題。”我抽出一根煙,點了起來。

“她問你借了多少?”瓊的語氣開始帶了幾分擔心。

“5000。”我簡略的回答。

“你有辦法弄清楚這個事情麼?我直接問她可能不太方便。你知道女人之間問這些事情很尷尬。”瓊是個懂得處理關係的女人。

“我看看吧。”我覺得我開始越來越不瞭解海棠了。

一個下午的會議讓我感到筋疲力盡,“晚上叫上海棠,我們一起吃個飯吧。”四眼拍著我的肩膀,遞過來一支煙,“明天可能我又要出差了,所以今天晚上還是見見海棠好了。”

“那我一會給她電話,你叫上瓊。”我點著煙。

“叫上小雨她們吧,否則三個丫頭也沒有地方吃飯。”四眼的建議不錯。

“沒問題。”我透過辦公室的玻璃看著小雨的臉龐在夕陽下紅撲撲的,甚是可人。

 

華辰飯店,那是四眼訂的地方。我介紹小雨給她們和海棠認識。

這一天晚上儘管四眼點了豐富而又不同口味的菜,但是晚餐的氣氛始終沒有兩年前大家聚餐的感覺,甚至有些拘謹。我在喝了杯紅酒後就推辭說回去的時候還要開車,雖然大家反對,但是我還是堅持問服務生要了杯綠茶。吃完飯後,我們來到了旁邊的藍山咖啡店。

夜色已經降臨這個城市,透過旁邊的玻璃,我可以看到馬路上熙熙攘攘、車來車往,好一副太平盛世。我收回目光,突然通過玻璃微弱的反射,我看到一對清純的眼眸也和我一樣注視著玻璃窗外的夜景,旋而她又低下頭輕輕攪拌著手中的咖啡。看來小雨和我一樣對海棠的話題並沒有多大的興趣,小雨並沒有發覺我正通過玻璃看到了她的一舉一動。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海棠提著手袋去了洗手間。

四眼和小梅他們開始討論海棠之前說的話題,儘管他們很興奮,但是我卻感覺時間很磨人。

“我也去下洗手間。”小雨也進了洗手間。

我突然莫名其妙的想像如果海棠和小雨在洗手間裡面碰到,會有什麼反應,真是無聊至極。

不一會,倒是小雨先回來了,看來海棠是有點“水土不服”。

無意間我的目光掠過小雨的時候,發現小雨正用奇怪的目光盯著我看。我和小雨對視,並略微揚了揚眉,示意小雨是否有什麼話要和我說。小雨低下頭,淺嘗了一小口咖啡。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海棠這時候才回來,身上的香水味道更濃了。我這才明白為什麼海棠去了這麼久,原來在洗手間裡補妝。我善意地向小雨笑了笑,試圖告訴她,女士在洗手間補妝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但是小雨怪異的眼神並沒有因為我的微笑而有任何變化。

這次聚會在晚上十點半的時候結束了。因為順路,所以回去的時候由四眼和瓊送海棠回酒店,而我和小雨她們三個則徑直回家。

回到家,小梅和小昕洗完澡就早早的進到房間裡去了,而我和小雨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小雨,剛才你想和我說什麼?”我對坐在邊上一直沒有說話的小雨說。

“其實也沒有什麼。”小雨看起來十分平靜,“我只是覺得奇怪,在洗手間裡我發現海棠在抽煙。我覺得自己有點八卦……”

“什麼!”

“是啊,我那時候真的很奇怪。因為你以前和我說過海棠很討厭香煙的味道,但是我確實可以肯定她在洗手間抽煙了。”

“你看到了?”

“我沒有看到,但是洗手間裡面就兩個位置。我進去的時候就發現裡面有股香煙的味道,而且我隔壁的位置上面還有煙出來。我想當時洗手間裡面就我和海棠吧。”小雨分析的很有道理。

難怪海棠去了洗手間這樣長時間,聞到她當時身上濃重的香水味道還以為她當時是補妝了,看來並不是我所想像的那樣。只是奇怪海棠為什麼要躲到洗手間去抽煙……

毒品!其實這是我很不願意去反應卻又是自然反應的結果,我聯想到了海棠問我和瓊借錢,已經我看到她飛機下來時候蒼白的臉色。真是不願意去接受這個事實,幸好現在並不是事實,只是我的猜測。但是難道這樣的猜測真的沒有根據麼?才去英國兩年,應該不會有這樣大的煙癮。越想我就越感到不安,甚至有點彷徨。

“哥,你怎麼了?”我想當時我的臉色一定是很難看,因為我看到小雨用兩隻手拉住我的手臂用力地搖。顯然我當時一定是呆掉了。

“感覺不是很好。”我點起一支煙,“可能海棠在國外染上毒品了。”

儘管是推測,但是我覺得我沒有辦法一個人來承受這樣的猜測,我需要宣洩出來,我需要一個傾聽者。

“啊!”看來小雨還沒有意識到我猜測到的程度,“不會吧!”

“這個事情我可一定要弄清楚。”我拿起電話想給瓊電話,突然感覺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這樣說有些唐突,於是又合上了電話。

“我去睡了,你看會電視也早點休息,好麼?”我站起來,努力的向小雨擠了個笑容,進房間去了。

雖然說是去睡覺,卻完全沒有睡意。手中的煙還沒有燒到盡頭,我坐在床邊,關掉房間的燈,一片漆黑,香煙的一點紅光只能在很小的範圍內讓我看到從我嘴巴裡面吐出的白煙迅速竄過我的手指間。

當我抽第二支煙的時候,我的房門開了。走廊的燈光通過門縫躺到我床前的地板上。房間的燈被打開了,小雨站在門口。

“哦,小雨,你還沒有休息啊。”我覺得我的聲音有點虛弱,“有什麼事情麼?”

小雨沒有說話,只是走到我的跟前。順著小雨有小花點的白色睡裙,我看到小雨光潔的肩頭以及修長的脖頸,尖尖的下巴強調著她母親給小雨收合的幾近完美的面部曲線。當我看到小雨清澈的眼睛,我一下子似乎可以忘記很多煩心的事情。年輕真好,20出頭的歲月曾經是多麼隨心所欲,可以任意揮霍。

“恩?”我笑了笑。

“這個。”小雨把手裡的煙和打火機遞給我,“你忘記拿進來了。我想你可能需要吧。”

我接過手,無奈地搖搖頭:“是的,我想我是需要。”

小雨轉身走了出去:“哥,事情未必就像你想的那樣。早點休息吧,我先睡了。晚安!”

“哦,好的。晚安!”我抽出了一根煙……

抽煙的人一定知道,如果在睡覺前抽煙,那第二天早上一定很沒有精神。起碼我是這樣的。

“哥,你昨晚沒睡好?”小雨看我有氣無力的開著車,轉過頭來問。

“真困啊!”說著我又打了個哈欠。

“是擔心海棠了吧?”小雨用手撥弄了下我放在車子前窗玻璃旁的香水瓶。

“是啊。但是我還是不希望我們的猜測是真的。”我直言不諱。

“要不你直接問問她好了。”小雨的建議是我一開始的想法。

“我一開始也是這樣想的。但是海棠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所以我覺得這樣直接問她她不會這麼容易告訴我。”我把音樂關小了點,“昨晚我想了下,暫時還是不去問了。”

“難道就這樣任其發展下去?”似乎小雨是認定了海棠在吸食毒品了。真是一個單純的孩子,在我沒有說之前她竟然一點也想不到,等我說了海棠可能在吸食毒品後她似乎就認定了海棠就是在吸食毒品。

“我想一萬塊錢如果真的是用在毒品上,那很快就沒有了。”我減慢了速度準備過紅綠燈,“如果她真的吸毒,那估計很快又要問我或者其他人借錢了。別忘記,她現在還沒有工作。”

“你就等她再問你借錢的時候才說?”小雨開始明白我的意思。

“是這樣的,同時這個間隔的時間也可以印證我們的猜測是否正確。”我的意思是說按照海棠的性格,如果不是萬般無奈,她不可能為了生活費用而再次向我借錢的。

關於海棠可能吸毒的事情除了我和小雨,其他人我們都沒有告訴。原本應該一直關注的事情因為當天接到通知要去南京出差,所以放在了一邊。公司裡面因為需要隨時處理和製作材料,所以這次我就帶了小雨作為我的助手,小羅和小李本來我想帶一個,這樣可能會保險。但是四眼早上打電話來讓我們部門準備一個人待命,可能他那邊需要支援。讓小李坐鎮後方我是最放心的,而小羅則協助小李,必要的時候根據四眼需要趕到四眼那裡。

上午安排好工作以後我就和小雨趕回家,整理好隨身衣物用品,然後趕到小梅實習的銀行,把大門的鑰匙給她們送過去。

“你們要出差幾天?”小昕很關心小雨。

“大概三到五天吧。”我不太肯定。

“你要照顧好小雨哦,她可從來也沒有出差過。”小梅俏皮地說。

“你們在家平時陌生人讓開門可千萬……”我感覺我在關照小孩子。

“好啦好啦,知道了!”小梅厭煩了,“你們走吧,別耽誤我們上班。”

“好,我不說了,那就這樣了。”只是來送個鑰匙,也囉嗦了這麼長時間,我笑著和小雨離開了小梅的銀行。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如果覺得小說好看,請幫忙分享轉載告知更多朋友一起觀看喔!

繼續觀看下集請前往: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