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勉強跟著笑了兩聲。小男孩一顛一顛地向我撲過來叫我叔叔。
  “叔叔”“哎,乖。”我用超乎想像的寵愛去喚他。
  我想到了我那還沒見到太陽的兒子。如果能生下來,肯定也差不多大了。而且會嬌
氣地叫我爸爸。
  “叫什麼名字啊?”
  “虫虫……毛毛……”小東西還不怎么會說話的。也不知道他在說些啥。
  然後聽到孩子他媽在對另一同學說︰“唉,現下我要帶孩子,又不能上班。生活緊
著呢。他爸每個月就那么四千塊收入,四四十六二四得八,兩年也才不過九萬六……”
  我突然就好像靈光一閃︰一個月四千,九萬六千……
  “如果我有九萬六千五百塊錢呢你還會不會娶我?”
  那個妓女曾幾何時對我說的話。
  九萬六千,加上第一次她16歲那年,給他的五百……
  我突然感覺揪心的痛。她是在說明她一直不是個妓女。
  但是也僅僅的心裡感觸一下了,畢竟人生是會經歷很多讓你安靜時可以懷念的事
的。
  兩年后在和小滿的婚禮上,大板只對我說了一句話︰“別吃著碗裡的想著鍋裡
的。”他是在大家都對我開玩笑時以一句玩笑話說的,大家都沒在意。小滿的媽,我那
個丈母娘笑得好甜。但是我對她始終不能像對夏鷗的母親一樣親熱。小滿把她的不滿意
表現得相當明顯,因為她的肚子沒法讓她穿她中意已久的用她的話說就是“漂漂婚
紗”。
  只半年小滿就菴生了個女兒。當然她是在懷孕幾個月后才和我結婚的。她懷孕了
自己都還不知道呢。我說小滿你月事多久沒來了,她一臉傻相的說“我怎么會知道?”
然後我們去醫院一檢查,孩子都兩個月大了。
  匆忙結婚。因為沒滿足她的婚紗秀她在我耳邊叨念了幾個月,沒辦法小女兒滿100
天時我們照全家福時又給小滿和我補了一張結婚照。
  照片裡小滿笑的很燦爛。
  那時我是很福祉的,小滿的可愛,小女兒的嬌憨。我以為我再也不會為除了家庭以
外的塵事所動。
  那個美麗的妓女夏鷗。“抱歉你只是個妓女。”我曾經那么對她說過。
  我在知道了她為什麼想菴九萬多塊錢后,確實后悔心疼。但是女兒的誕生讓我生
活多了一分新的快樂,我感覺自己已經是個讓人依靠的丈夫和偉大的父親,我每天最快
樂的事,就是看見我的小滿和小小滿在沙發上蹦跳歡笑。
  “小滿我要讓你每天都那么快樂。”結婚那天我在心裡發願。
  我想我做到了。
小女兒8個月大了, 牙牙學語。
  “露露(我女兒的小名)叫爸爸。”“爸爸。”
  我喜歡聽她含糊不清毫無動機的叫喚。心裡就窩心得純粹。
  “爸爸爸爸……”她叫個不停“媽媽……婆婆,多多……”
  多多,換她的意思就是哥哥。
  偶爾會情不自禁抱著她,小聲說“露露其實有哥哥的,一個小哥哥。小哥哥都5歲
了。”以前我就喜歡和夏鷗一起幻想,我們的孩子一定是個男孩。所以到現下我還認定
她肚子裡的是個男孩子。
  “小多多小多多。”女兒就嚷。
  傷感一大片,滿滿是懷念。
  那時我已經是個35歲的男人了,早就過了那些迷戀風花雪月崇拜愛情的年歲,一心
想到靜靜的生活了。
  兩千零四年的一天傍晚,我牽著已經4歲大的露露從公園裡看河馬。
  4歲的小女兒可愛,朋友都說露露長得像我。小滿就不依了,她會馬上把臉湊到女
兒的臉旁邊,嚷著,“讓你們看看到底像誰﹗我生的當然像我啦﹗”
  她媽最近迷上了打麻將,只要是別太晚回家我一般都不過問的。她應該有她的活動
空間。我知道她是有分寸的,最多在輸了百來塊時來哭喪著向你撒撒嬌要你補給她。
  小滿一直都是個孩子,說不定以後還要跟露露撒嬌呢。
  想到這裡我就不自覺的帶了笑。
  今天女兒出門前穿著條粉紅色的小裙子,她給梳了很多小辮子。在公園裡一跑,整
一個粉嘟嘟的小公主。
  走到公園一偏僻的地方時,“爸爸露露要喝汽水﹗”女兒叫到。
  “好的,露露看見那裡有汽水賣了,就告訴爸爸,爸爸給露露買。”
  “爸爸那邊有賣﹗爸爸在那邊﹗”小女兒用盡全身力氣把我拽到一個路邊的小攤
旁。
  “露露這裡哪是賣汽水的呀?”我皺著眉頭說,注意一看,小攤桌子上擺著個小黑
板,用粉筆字寫著“涼蝦每碗一元”
  我呆住了,我沒想到在這么多年后還會看見這種不為人知的小玩意。我心裡的湖立
即決了堤,回憶帶著酸楚一涌而至。
  那女孩在陽光下奔跑的影子竟那么清晰。我想我下意識地已經把她深種在心底。
  心底有個女孩叫永遠,她站在初夏的陽光中,全身都毫不經意的散發著清甜。
  “爸爸這是什麼呀?”
  “頭家在嗎?買兩碗涼蝦。”我叫。
  “哎﹗來了﹗”一位老婦女急忙跑過來,她本來坐在另一邊和一大嬸吹牛。我一叫
她就來了,雙手不停地在圍裙上搓著。“兩碗嗎?好的﹗”
  然後利落的盛了兩碗。
  女兒歡天喜地的吃,吃得滿臉都是芝麻,說爸爸真好吃呀爸爸真甜呀爸爸真涼呀﹗
  呵呵,我女兒說話不怎么會斷句。
  我慈愛的看著女兒吃完,而自己實在不想吃,我害怕我吃掉的是思念。
  女兒吃完了后,心滿意足的跟我走了,在路上還在問︰“爸爸剛才那個叫什麼呀真
好吃。”
  “叫回憶。”心裡苦澀得很。
  于是晚上女兒回去告訴她媽,她今天吃了兩碗回憶。樂得妻子笑個不停。
  什麼都不懂的人真福祉,我想。
有天下班回家晚了點。剛下車就發現有人影在后面跟著。
  我懷疑是搶劫的,正想趕快進小區裡。
  “何念斌﹗等等﹗”
  我轉過身,驚訝的看著這個能一口喊出我名字的婦女,牽著一個10歲左右的小男
孩,男孩比較害羞,躲到他身后只露半個臉出來。
  “你是?”我實在想不出他是誰,我敢說我從未見過她。
  “我叫什麼不重要。你快去看看夏鷗吧。唉﹗那孩子……”
  我想那時當我聽見夏鷗的名字時,我眼睛都瞪圓了。我上下打量著這老婦女,衣著
相貌都普通,年齡大概在50上下……我像偵察一般的盯了她十多秒,然後問︰“你怎么
知道我住這裡的?”
  “是夏鷗菴的位址?你一定得去看看她呀。”
  我更納悶了我說夏鷗怎么了。
  “哎,能找個地方慢慢說嗎?”她直接問。
  我知道有些不為人知的事情她要告訴我了,雖然戒備她,卻忍不住心中憋了多年的
好奇。把她帶回了家。
  “你一個人住嗎?”婦女打量著我家,拘謹的走進來,她身后的小男孩更是不停的
用黑亮的眼睛盯著我。
  “不是,我妻子帶女兒回外婆家玩去了。”我邊說邊給她到了杯茶。然後拿了瓶可
樂給那男孩。
  “哦。原來何先生已經是成了家的人了啊。唉。”她最後那聲嘆氣有很大惋惜的意
味。
  “您請喝茶。”遞給她一杯,然後在她對面坐下。
  “哦謝謝﹗”她本來還在環視我家,見我端茶了忙禮貌的客套起來。
  “你有什麼事,說吧。夏鷗到底在那裡,她怎么了?”我心裡一陣亂翻騰,我望了
她身邊坐得中規中矩的男孩一眼“還有,這孩子是誰?”
  “何先生你別心急。我今天來,就是要你去找夏鷗的,我當然會把所有事都告訴
你。”
  我全身的細胞都集中在一起,我從沒這么緊張又認真的聽誰說過說,我埋怨她說得
太慢,她不會知道這種本就放棄的事被重掀起我會有多心急。
  “希希你去看裡面電視。”她對那小男孩說。
  孩子乖乖地進屋去了。經過我身旁時他那抹淡定的眼神竟如此熟悉到讓我一個寒
顫。
  “先生你說吧。”
  “夏鷗是個好女孩啊﹗也是個可憐的孩子。”
  她的開場白就差點讓我落淚了。我多年來最害怕的就是誤會了夏鷗。
  “我第一次見到夏鷗,她才16歲。可以說,我是看著她長大的。那么好的年齡,卻
帶著副大人都做不來的表情。我從沒看見過她笑,她說話很少。但我丈夫那時也只是幫
人開車的,說實話那時心裡真為她惋惜,卻也實在幫不了什麼忙。你想啊,一個女孩,
被折磨得全身都是傷……每次她都在我家來借藥酒。她還安慰我呢,她說李媽你別擔心
我的傷,用燒酒揉一揉很快就會好的。你瞧瞧,她有時說話真是連大人都要慚愧的。但
是我們又能為她做什麼呢?我丈夫也是拿工資吃飯要養家的。哦對了,我丈夫就是幫包
夏鷗母親的男人開車的。那男人真不是個東西﹗一風風光光的大頭家誰會想到他背地裡
是個那樣的禽獸?”她緩緩道來,切牙切齒。
喝了口茶,她又繼續說︰“他包養夏鷗的母親其實只是個幌子,他只是很喜歡夏
鷗。就用她母親做誘餌騙夏鷗上鉤。夏鷗呢,你別看她一副冷漠的樣子,偏偏又孝順。
于是,幾乎每次那男人回這邊公司,都要把夏鷗叫出來。她才是個孩子啊,你叫她如何
去開心去笑?我丈夫看她可憐,有次就帶回家。那么靈巧的女孩子我一看就喜歡,加上
我家沒女兒,那么多年來,我都已經把她當親生女兒般了。就常叫她來家裡坐坐,她也
菴說說她憋在心裡不能告訴別人的事兒。哎,我也算是個她在這城市裡唯一的親人
吧。”
  我知道了原來她就是哪個司機的老婆。
  我點了根煙,心情沉重。我說請您接著講吧,這些夏鷗告訴過我。
  她看了我一眼,然後接著說︰“后來她母親去世了,她懷孕了。你見過夏鷗哭嗎?
我只見過一次,就是在她懷孕的一個月左右。”
  “為什麼?”
  “本來頭家這個人也分不清是什麼思想。但男人對女人……你知道的,有時也說不
清楚。反正平時安全套都是準備齊全了的,而且從來都用了。但是有次頭家幾乎隔了三
個月才回來,也就沒帶。夏鷗連自己都不知道﹗當那頭家在一次無意中提到時,夏鷗已
經懷孕一個多月了。所以說,那時她是很著急的,她自己也分不清孩子是誰的了。要知
道你很喜歡那孩子,她絕不會殺掉你的孩子。但又怕不是你的,所以就離開了你。那段
時間知道分娩都是我在照顧她。都心疼她的身世。”
  我驚呆了,這個傻女人吶﹗
  “直到孩子平安出世,是個男孩。她又急急地找你,但是后來還是帶著孩子離開
了。小何啊,夏鷗待你不薄啊﹗孩子都渙帶這么大了。”
  “她怎么知道孩子是我的?”我立即提出疑問,其實我早在看見孩子第一次那剎那
就覺得有說不出的感覺。就好像看見父親啊母親啊之類的親切感。
  “夏鷗說好像是你受傷了渙擦拭了鼻血得到的血液樣本。”
  我想起了,那次被路人撞到了流的鼻血。
  “當天她就帶著兒子去醫院做DNA驗証,結果真是你的孩子。得到結果那一刻,她
抱著兒子笑了半天。可是后來不知道為什麼,又沒把孩子交渙。就走掉了。沒人知道
她去了那裡,連我都不知道。”
  我聽得心都要停止了,手端著茶杯,一端就是兩小時。
  她又喝了口潤喉,接著說“這一走,就是整整八年多啊。直到今年6月的時候,她
才托人找到我,把兒子帶過來,她人卻沒來。我求那個帶希希過來的人告訴我夏鷗的情
況,她開始死活不說,到今天早上我又去求她,她才告訴我,夏鷗本來在深圳的一個五
星級酒店當領班的,日子雖然苦可帶著可愛的兒子也還有個念頭。兩星期前一個住酒店
的男人乘著酒性就去抱夏鷗,那孩子當然不從,一個失手吧大概,就把那男人給殺了。
經過我也不是很清楚,本來這也算正當防衛,可是夏鷗把人家殺了,在浴室裡把那男人
的尸首用刀劃成幾大塊﹗我想,那是她心裡埋了二十多年的憤怒了。偏偏那男人是一大
官的親戚,所以,這刑就算最輕也怕是個無期啊。”
  當時忘了什麼感覺,反正就是血液凝固了。
  “所以她就叫她那邊最好的姐妹,把孩子菴送了過來。你看,這一大一小,真是
造孽啊﹗我就是來,讓你快去看看她的,哪怕見個最後一面也是好的啊,至少在她……
總算有個親人……”說到這時,這飽經風霜的老女人竟然聲音哽咽了起來。“我苦命的
夏鷗哇﹗”
  我忘記了要哭,我那時腦子是很不清楚的。
  “大嬸,您告訴我,那大頭家是誰﹗”我紅著眼睛問。
  “那個罪魁禍首就是那挨千刀的萬人憎恨的劉光棟。”當她吐出這三個字時帶著明
顯的恨意,我也呆了。
  劉光棟……**外企的前任總裁。九年前因貪污公款被抓獲,判了二十年。
  而我那時也只是他門下一個地區的經理。算起來也是給他打工的而已。我猛想到我
那時在短短四年間,從一個小小的課長爬到西南地區的經理……我曾經還那么得意自己
的天才。沒想到竟是因為一個女人?﹗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
  我緩緩的進屋去,一把抱住孩子,我的親兒哪﹗竟然長到10歲了才見到父親﹗我都
對你母親做了些什麼啊孩子﹗孩子怔住了,防備的挺直腰板。
  “你叫什麼名字?”我心疼的問。
  “何嘆希。”
  ……
  “小斌,你說以後咱們孩子叫什麼好呢?”
  “恩,是個男孩的話就叫……何……何嘆息﹗”
  “呵呵,什麼名字呀怪怪的。”
  “哎夏鷗你不懂了,這名字才好呢﹗何嘆息,為什麼老是嘆息呢,孩子以後一定會
一生一世都沒煩惱﹗”
  我把頭深深的埋入他懷裡──何嘆希,你有煩惱嗎?
那婦人要走時,還問了句︰“小何,這孩子你認嗎?你要不認我就只好帶回去了。反正
我家孩子多,加他一個也沒什麼。”
我說大嬸你這樣說就是在怪我了。“我當初根本就不知道有個孩子﹗夏鷗就跟我說孩子
打掉了。”
“唉﹗那女孩﹗總是為別人想得多。”她心疼的念著,我送她出了門。
晚上妻子回來了,女兒一看見我就直拒懷裡鑽。
“爸爸﹗爸爸﹗抱抱~﹗”
“哎﹗”我親熱的抱起她,望了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兒子一眼。他本來正好奇的在往著進
屋的人,看見這一幕馬上調轉頭用手狠狠的按了一下電視遙控器。故作不在乎,表情和
他媽一個樣。
“來,露露,這個是哥哥。快叫哥哥。”我把女兒抱到沙發上挨著兒子。
“哥哥﹗”露露立刻親切的叫喚。小孩就是小孩,你讓她干什麼就干什麼也沒那么多疑
問。
小滿看見沙發上的男孩就好奇的說這是誰家的孩子啊。
兒子有些怕生,用看不出表情的眼神盯著挨自己大半個身體的妹妹,沒理會。
露露就一直叫,她稚嫩柔軟的嗓言叫得很親切很起勁。
她喊︰“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恩。”兒子這才勉強從喉嚨裡發個聲。
剛才那老婦人走后我就一直想和兒子說說話,誰知他一直面無表情的看著你就是什麼也
不說。我還以為這孩子是個啞巴呢。
我把小滿拉到臥室,我肯定的說︰“他不是哪家的孩子。他是我兒子。”
小滿樂了,她說你又開玩笑吧。
我望著妻子,雖然不知道怎么開口但也一定要告訴她。
“小滿,你聽我說,外面那男孩,是我滴滴親的兒子,我和夏鷗的孩子。”
我注意到小滿的表情,她先是愣了十多秒,然後用從來沒有過的嚴肅問︰“你把話說清
楚。到底怎么回事,不許騙我。”
然後我一五一十的把前幾年發生的,和剛才知道的事都告訴了她。
小滿紅著眼圈聽完,思索了幾分鐘,她十分認真的哽咽著說︰“你快去看夏鷗吧。兒子
就交菴了。”
我本以為她會鬧,會耍脾氣,更或者怎樣,我完全沒想到還沒等我多給她分析道理,她
就自己想通了。我感激的抱住她,我為我有個那么氣度的妻子而激動。
“小滿……你長大了。謝謝你。老婆。”我發自內心的喊出。
“唉謝什麼吶?我才感謝你呢,讓我白白多了這么大個兒子。撿了這么大個便宜我歡喜
得很呢﹗”小滿又用那種兒童語氣說話。
然後小滿趕緊跳出去,她笑著親切的一把攬住希希,大聲嚷嚷︰“哇﹗你這小鬼,長得
可真俊吶﹗以後你就是我兒子了,當然你可以叫我阿姨,我等你到你想叫我親媽,那時
我才高興呢﹗嘿嘿﹗真帥﹗明天你帶妹妹去吃肯德雞﹗”
兒子本來陌生眼神不由自主的就在小滿清脆的聲音中放鬆下來。
“但是有個條件﹗你必須菴帶回個最大的雞翅﹗可說好了我那份不許偷吃啊﹗”小滿
天真的說,女兒也開心的尖叫。我注意到兒子的表情,帶了微微的笑容。
但是我不再覺得小滿是個孩子了,我專注的看小滿,跟了我快十年的妻子。我想我在現
下才了解她,在她樂觀的外表有顆那么善良懂事的心。或許我都還不能真正懂她,我就
需要用一輩子來探索。用眼睛看她的快樂,用心去體會她的內涵。
第二天我就直飛深圳。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繼續閱讀: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16)完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15)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14)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13)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12)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11)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10)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9)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8)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7)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6)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5)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4)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3)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2)
 [長篇感人愛情故事]抱歉你只是妓女(1)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