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欄位

煙霧遼繞間,我房間的門打開了。三個女孩子扭扭扯扯的出來了,我轉過頭一看,差點忘記了吐出剛吸進去的煙。小雨的裙子短極了,讓我想起以前這段時間很紅火的頭文字D裡面女主角的牛仔短裙。我發現小雨特別喜歡穿牛仔的短裙,以前的那條裙子估計染了血後沒有能再洗乾淨,所以之後再也沒有看她穿過。只是今天她買的那條……實在也太短了。小梅的吊帶裙則把她是身材襯托的幾近完美。而小昕則和他們不一樣,居然穿了條類似公主裙一樣的白色連衣裙。“哈哈,你們今天集體買裙子啊。哦,小雨,你這個很容易走光;小梅,你這個裙子緊了,贅肉都出來了;恩,還是小昕漂亮。”聽了我的評價,小梅第一個沖過來要和我拼命。“啊,裙子要破了﹗”我把煙扔掉,看著小梅驚恐的樣子。“小昕,你把你的裙子給我試一下。”小雨一臉紅暈的聽小昕說。於是小雨和小昕又進了我的房間,而小梅則坐到我身邊。“喂,這香煙有這麼好抽嗎?”小梅拿起一根香煙自言自語。“小女孩不要學壞。”對小梅,我只能用教訓的語氣。小雨穿上小昕的公主裙后果然又是一番風味,而小昕則換上了小雨的牛仔裙。“呵呵,小雨,你穿沒有小昕的味道。”我說的是實話,因為小雨的氣質和小昕是不一樣的。“哈哈,哥,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難道你看上小昕了?”
小雨的話讓我和小昕有點難堪。“去你的鬼丫頭。”我想面對小雨和小梅,小昕真的會鑽到地洞裡去了。
  雖然和她們笑罵在一起,但是我心裡總是覺得很壓抑。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三個女生就是試穿衣服,由於買的衣服多,所以總有不同的搭配,加上一些小首飾,確實變化無窮。每次她們覺得出色的搭配,都會在我面前炫耀一番,而我的心思根本不在她們身上,只是隨口應著。我的文字也不想在這裡做過多的糾纏。小雨的朋友來我這裡都很習慣,除非下大雨,否則一定不在我這裡留宿,所以到了晚上九點的時候小梅提出要回學校了。暑假的大學熄燈的時間比平時上課要早些,但是由於天氣熱,所以現在小雨的學校晚上就不停電了,只是關宿舍門的時間提早了半個小時。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就送她們回學校。在路上我一直想今天是否要把小雨身體的事情告訴她,有幾
次甚至都想的走神了。“哥,你在想什麼呢?”坐在我旁邊的小雨察覺了我的神情。“哦,我在想你來我們公司實習的時候給你安排什麼工作。”我隨口說。哪知道這樣一說後面的小梅就叫了起來︰“啊,小雨,你到他那裡實習你還要工作的啊?”當然要工作的,難道你實習就是不工作啊﹗”我反駁。
  “哎呀,我實習在大廳裡面數錢,喂,如果沒有空調,我就換到你那裡去。”小梅總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對了,小昕和我在同一個地方實習,你要收容就兩個一起收容。”“我敗給你了~”其實我是不想再多說話了,繼續思考那惱人的事情。快到學校的時候,小雨接到了個電話。“喂,小雨啊,你怎麼不在寢室啊?”是小雨媽媽打來的。“哦,今天和同學在外面,後來去了哥家,現在正回學校呢。”小雨媽媽知道小雨說的哥就是我。“你實習的事情怎麼樣了?”小雨還是第一個暑假不回家,她媽媽當然很關心女兒在外面過的如何。“我下個禮拜去吧。”“恩,好。記得好

好做事情,多學點東西,別給你哥找麻煩啊﹗”小雨手機的聲音還是這樣響,我們車裡的人都聽到了。“我知道了。”
  到學校的門口,大門已經關了,所以我就不進去了。走出車門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外面很熱,簡直是烤箱。“哦,真熱!“哇,太熱了。”小梅總是這樣誇張,“再熱下去我們受不了就到你家﹗”小雨的學校宿舍是沒空調的,所以我對小梅的話不得不作好心裡準備,誰知道哪一天她們真的搬到我家來避暑。“哈,那我那裡豈不是成了女兒國了。”我無奈的搖搖頭。等我回到家的時候又已經很晚了,推進門,看到地上胡亂堆放的拖鞋的時候,一種疲憊突然涌上來。明天週末……找個時間告訴小雨事實吧。和客廳的煙味相比,我的房間裡還留著那三個女孩子不知是誰身上淡淡的香
水味道。
  曾經幾時,我的房子裡面是沒有煙味的,偶爾有香煙的味道那也是在陽台。那時我的房間永遠是一種香水的味道,我還記得那種香水的牌子是GW(代號)。兩年前的最後一晚,我宣佈這裡將永遠沒有GW的味道,這裡將永遠沒有香水的味道。那晚我是宣泄的,直到第二天早上,香水的味道被香煙的味道完全取代,我的心才開始隱隱作痛。那天晚上我瘋狂的找尋房間裡GW的味道,我感覺我像一條狗,可笑的嗅著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最後我在枕頭下面找到一根很長的頭髮,我最終沒有找到GW的味道,只能看著那頭髮拼命抽煙。那天的煙特別的苦澀,我第一次發現香煙可以熏的讓人掉出眼淚,只是那時候我不知道到底是煙燻的還是其他什麼原因。失去後開始懷念,我想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體會,而我也是在那個時候開始有這樣的感覺。
  不知不覺中我已經睡著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凌晨3點多了。突然感覺嗓子很不舒服,我想是空調房間裡面待的時間太長了。我去洗手間的時候發現水槽旁邊放了一個女孩子扎頭髮的東西,如果我沒有記錯,那是小昕的,因為小梅是短頭髮的,而小雨很少把頭髮扎起來,只有小昕,雖然只是初次見面,但是她一個馬尾辮的學生樣子已經讓我感覺一種獨特的美,這是在平時和周遭的人交往當中很少能感受到的。我拿起頭飾,能夠感覺到頭飾上的味道和我床上留的淡淡的香水味道是一樣的。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怎麼自己莫名其妙的關心起這個來了。
  不知道大家是否相信,人是有第六感的。這在很多動物身上都能體現,只是人自從和理智結合後,這個能力就減弱了,但是還是存在的。在我後來睡著後,我就開始做夢,我夢到小雨在我面前很痛苦的掙扎,身體似乎被無形的手死死的困住。而我卻站在她面前,我想靠近,卻沒有辦法。很奇怪的夢,在我看來甚至有些詭異。當我被夢驚醒的時候我實在沒有什麼興致睡覺了。於是我沖了個澡,給自己泡了碗麵,打開電視機,坐在沙發裡邊抽煙邊看電視。那個時候凌晨四點。凌晨的電視很少。電視裡金屬撞擊聲間,我突然聽到我的手機“嘀”了一聲,那是有未讀短消息的聲音。我猛的從沙發上彈起來,抓起手機打開看。兩個未接電話和一條未讀短消息﹗電話和短消息都來自小雨﹗
  有人說睡覺起來的時候是清醒的,也有人說睡覺起來的時候人是迷糊的。我也不知道我那個時候是清醒的還是迷糊的。直接兩下接聽鍵,小雨的電話就撥出去了。“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這是我最不願意聽到的聲音。小雨,小雨怎麼了?難道我的夢真的預示著什麼?我突然發現有些無措了。短消息,我突然想到短消息。於是迫不及待的打開看小雨給我的短消息。“哥,現在沒事情了,你休息吧。明天告訴你具體情況。”哦,沒事情了。我長長的呼了口氣。我查看了電話時間,1點40分。短消息時間2點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相信這個時候我睡意全消了。其實人真的很奇怪,當知道有事情發生卻不知道具體什麼事情的時候,人總是會去想到底是什麼事情,即便知道真實的情況或許永遠也猜不到。這可能是人的一種通病。我也不例外,在之後的幾個小時裡面,我隔段時間給小雨手機打電話,聽到的總是關機。後來突然想到給她寢室打電話,結果居然沒有人接,這使我更加不安。
  一個人,一間很空的房子,加上一個等待揭曉的謎底,形成了一個很詭異的氣氛。我時而坐下,時而放棄遙控器直接走到電視機旁邊換頻道。如此反覆卻沒有一個固定的循環點。但是我知道,泡麵盒子裡的煙蒂已經越來越多。很多人說,什麼是煙鬼,就是早上起來都要抽煙的人,那就是煙鬼。我不是煙鬼,起碼比四眼好多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香煙就是一根根的在減少。我走到空調前面,空調吹著的風都有尼古丁的味道,連我自己都感覺噁心。但是我知道我不能開窗,因為外面的熱浪會讓我呼吸都感覺疲憊。媽的,什麼鬼天氣﹗雖然就我一個人,但是自我發洩的感覺還是讓我感覺一陣快感。我知道天氣熱的時候人容易火氣大,所以我本能的原諒自己粗俗的字眼。手機響了﹗小雨的來電﹗我知道我想要知道的答案馬上就要有結果了。這個時候人的心情是十分複雜的,首先要猜測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然後才能判斷自己應該用什麼心態來面對。只是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壞消息居多,但是小雨仍然能給我電話,說明還不是壞到我不能承受,起碼是小雨的手機給我的電話。
  喂,小雨……”我發現我的聲音沒有辦法控制自如。“嗨,老男人~”對面是小梅戲謔的聲音,“昨天怎麼睡的跟死豬一樣?”小梅的脾氣我並不喜歡,給人的感覺很隨便。但是和她接觸多了就會發現她其實是一個很能撐場面的女孩子。聽小雨說寢室的很多活動都是小梅起頭,而且基本都組織的很好。“小梅,小雨出什麼事情了?昨天晚上怎麼這麼晚還給我電話?”小雨的手機,但是是小梅的聲音,我想小雨又出什麼問題了。“小雨?小雨很好啊。”“快說,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小雨到底這麼了?”我想我的擔心已經讓我有點失控。
   
你就知道關心小雨啊?這麼都不關心關心我啊?”小梅的聲音還是這樣庸懶,我恨的牙癢癢,“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我們現下在去你家的路上,我、小雨還有小昕。出事情的不是小雨,當然更不是本小姐。切,我說什麼出事情啊,誰都沒出事情,我們都很好。只是昨天晚上太熱了,睡不著,小昕中暑了大概。”原來是小昕,那個弱弱的女孩子。“其實都半夜了,我們本來想如果小昕嚴重起來就送醫院。呵呵,當然你是司機。后來小昕吃點藥後好轉了,我們就想來你那裡避暑,誰讓你那裡有空調啊。”小梅繼續說,“但是宿舍出不去,就算了。那,我們一早就出來了,你趕快起來,做好早飯等我們。開門的時候記得穿褲子……”小梅連珠炮一樣說了一堆,我大概知道意思總算明白了。“好了,小雨和你說。”估計是小雨要搶回手機了。“哥,我們現在過來方便嗎?”和小梅相比,顯然小雨要懂禮貌多了,“剛才小梅搶了我的電話。”“什麼方不方便,方便也方便,不方便也方便……”旁邊傳來小梅的聲音,“帥哥,我要荷包蛋……”“哦,那你們過來吧,我空調開著。你們早飯還沒有吃吧?”我問小雨。“恩,是的,天氣太熱了。早飯我們來了自己弄吧。”小雨知道就算是荷包蛋,對我來說也是高難度的。
  掛掉電話後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其實想想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小昕中暑而已。當我轉過身看我的客廳的時候我遲疑了,我在想到底現在自己收拾,還是等那幫女孩子來了讓她們幫我收拾。如果自己收拾,那可以一項巨大的工程……。十分鐘後,客廳已經乾淨了,除了彌漫在房間裡的煙味。我打開窗,外面的熱氣一下子就竄了進來。由於空調就在窗子旁邊,所以空調裡面吹出來的冷風一下子就成了白霧。三分鐘後客廳的溫度明顯升高了,我很怕熱,所以我又把窗關上了。雖然煙味少了許多,但是還是很明顯,於是我也只能想其他辦法彌補了。
  這裡透露大家一個祕密,速食麵的味道其實很能掩蓋其他味道。想到小雨他們三個人就快到了,我就從廚房裡拿了三盒速食麵,給她們全部泡上。一分鐘后蓋子打開,這個時候速食麵還沒有好,但是由於沸水,所以即便是打開蓋子,到他們來的時候面一定熟了,而且不會很燙。當然,更關鍵的是速食麵的味道一下子把房間裡面的煙味全部掩蓋了。一來感覺似乎我對她們很好,連早飯都準備好了,二來很多女孩子都討厭香煙的味道,這樣一掩飾也不至於讓她們一進門就聞到煙味。當然,只要她們來,那煙味是遲早要聞到的。
  她們來的比我預料的要早點,可能週末的早上大家都不這麼早起來,所以車子能比平時快點。跟以前一樣,小梅還是第一個沖進來,高跟的拖鞋一甩,光著腳走了進去。後面是臉色不是很好的小昕,小雨最後進來,手裡還拿著一個大袋子。“哇,泡麵,好香啊﹗”客廳裡傳來小梅的尖叫。“給你們泡的,趕緊去吃。”我感覺說這個話的時候底氣不足。“沒營養,但是很好吃。”小梅似乎不領情,“唉,徹底被你這個老男人傳染,什麼時候我也喜歡吃泡麵了……”“去你的,愛吃不吃~”我笑罵,“要荷包蛋自己解決。”小梅噘噘嘴,開始狼吞虎嚥。小雨把袋子放在沙發上,也加入了小梅的行列,只是吃的動作比小梅可文雅多了。只有小昕,從進門換拖鞋到現在坐在沙發上,都沒有說過話,也沒有吃早飯的意思。“小昕,身體好點了嗎?”總不能感覺對小昕很見外。“哦,好多了。只是天氣太熱了,感覺還是有點累。”小昕輕輕的說。
  我沒有出去過,但是從剛才開窗的幾分鐘我已經能感覺到外面的天氣是很熱了。現在還是早上,到了下午鬼才知道要熱到什麼程度呢。“今天比昨天還熱?”昨天的熱度我是知道的,所以我問了她們。“比昨天熱多了。”小梅嚼著麵條含混不清的說。“小昕,你也吃點吧。如果泡麵不喜歡吃,那讓小雨給你弄個雞蛋。”“小昕?要嗎?我幫你去做。”小雨問小昕。現在我家的冰箱比以前多了一種東西,那就是雞蛋。以前我的冰箱裡面基本都是飲料,後來小雨建議我買些雞蛋放裡面,我同意,但是從來沒有買過。冰箱裡現在的東西基本都是小雨她們以前來的時候帶來的,一般
一個月她們來一兩次,我的冰箱就有東西了。現在除了飲料雞蛋,偶爾還有肉和冰淇淋。“不需要了,我喝點水,一會再吃。”說著,小昕便自己去廚房倒了水,然後坐在桌子上開始慢慢吃麵了。
  從看到著三個女孩子開始我就感覺我的週末完蛋了,聽到小昕病奄奄的聲音,讓我感到索然無味。有人羨慕說有三個女孩子陪,週末當然艷福,但是告訴小雨真相的這塊石頭始終卡在心口。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昨天是小雨生病了,那我一定不在這個時候告訴她真相。這樣的想法讓我自己都覺得很殘忍。小梅吃完后就從沙發上拿起她們帶來的大袋子走進了客房,小雨看小昕吃了一些後就說吃不下後開始收拾桌子,小昕則跟著小梅進了房間。“小雨,我怎麼感覺小昕身體仍然不是很好啊?”我隨小雨進了廚房,聞著她身上花露水的味道小聲的問。“哦,小昕一直身體都不是很好,聽說貧血很厲害。”小雨收拾桌子和廚房已經是駕輕就熟了,“今天她精神不好,主要是我們晚上回去的時候班長說她有一門考試成績不是很好。小昕很在意她的成績,一直都是這樣,估計獎學金沒有了。”我笑了笑,大學裡面基本上很多女生都很在意自己的成績,這和大部分男生以及格為目標的態度完全不一樣。

 
“哥,一會我和小梅去買些菜回來,你就在這裡陪小昕。記得不要和她說我剛才和你說的。”小雨理了下鬢角的頭髮,一個很女性化的動作,讓我覺得嫵媚極了。“天氣這樣熱,我們叫便當好了。”說到叫便當,我這裡可是有一堆的號碼,這是在我沒有速食麵的時候解決吃飯問題的法寶。“現在還早,沒關係的。何況小昕今天精神不好,總不能讓她吃便當吧。”小雨用洗手液洗了手,那還是她建議我買的。“我的襯衫在衣櫥裡面,咖啡色那件,一會你出去的時候披一下,別曬傷了。”小雨既然說到小昕了,我也就不和她爭了,要是就小雨和小梅,我就一定要求吃便當了。“好,恩~有沒有洗過?”小雨和我耍貧。“沒洗過的說。”我輕輕的拍了一下她的頭,“剛好你穿了後幫我洗。”小雨白了我一眼後去客房。我跟了進去。一進去就傻眼了。看來她們真的是打算在我這裡度過這個美好的週末了,也就是說我的週末完蛋了。小梅已經把席子鋪在了床上,打了水正在擦席子。小昕則在整理她們帶來的大袋子。大袋子裡面有三個小袋子,原來是她們的換洗的衣服和睡衣。我一臉苦笑。小昕見我進來了,大概覺得整理衣服不是很方便,就開始幫小梅去換水了。我看她們忙的不亦樂乎,就自顧回自己的房間了。
  “哥,我和小梅出去了。”小雨進來,她知道我的衣服放在那裡。“恩,早點回來。外面太熱。”我隨手拿著幾天前的報紙。聽的關門聲,我也就去客廳看電視。小昕看來是整理好衣服了,她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現在好多了吧?”我坐到她的旁邊。“恩,學校太熱,又沒有空調。”小昕說話的時候總喜歡轉過頭來看著你。沈默……說實話我找不到什麼話題和小昕說,氣氛有點尷尬。“請問,你真的是小雨的哥哥?”我想小昕也是這樣感覺當時的氣氛的,所以她先打破了沈默。“哦,這個說來比較複雜。簡單說應該是一個朋友,年紀比較大的朋友。”我不知道小雨有沒有和你
們講過我和她的事情,所以只能這樣回答。“剛開始我們還真以為你是小雨的哥哥呢,後來小雨說不是,我們更猜測是男朋友……”小昕面對我開始不那麼緊張了。小昕的觀點我是能理解的,因為在大學裡面關心和照顧一個女孩子一般都是兩種人,一種是這個女孩子的親戚,另一種是這個女孩子的追求者,而男朋友自然是女孩子追求者裡面的獲勝者。“是嗎?你不覺得我的年紀大了點?”我反問小昕。“愛情沒有年齡距離。”小昕很模式化的回答。“有男朋友嗎?”我問了一個比較隱私的問題。“算有吧……”這等於沒有回答。“哦?什麼意思?”“一個在新加坡的高中同學……關係很好,但是他說要在那裡定居……”小昕簡單的說。
  和女孩子接近乎的方法很多,對小昕這樣的女孩子用聊她的事情看來是行不通的,因為我看小昕並沒有說下去的意思,我也不好意思在追問。我坐到離小昕比較遠的位置,點了煙。儘管我知道小昕或許會介意我抽煙,但是我想這能緩和當時的氣氛。“方便回答我一個問題嗎?”我突然想到些什麼。“恩?”小昕好奇的盯著我。
  如果一個女人失去了生育能力,對女人來說意味著什麼?”我不想做過多的解釋,直接拋出問題。“那要看這個女人在什麼狀態下,我是說是否結婚,是否已經有孩子。”小昕的思惟很敏捷。看來她已經比較不會在我面前說話那麼的拘束了。“一個年輕的女人,還沒有結婚。”我說的就是小雨。“那她為什麼會沒有生育能力的呢?”小昕的這個問題讓我有點為難。我並不能保證小昕不知道小雨的事情,因為我知道女人總會把很多事情告訴她們的好朋友,哪怕是非常隱私的事情。但是相信連小雨自己都不知道的生育問題小昕是不可能知道的。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