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欄位

那天晚上我們聊了很多,直到快9點的時候我才送她回學校。“哥,你的錢……我會還給你的。”小雨在車上的時候突然和我說。我看看座在身邊的小雨一臉認真的樣子︰“小雨,錢的事情你不用一直掛在心上,等你寬裕了在還。”小雨見我一直這樣說還錢的事情,之後也就不再說這個了。突然小雨的電話響了。小雨看了一眼後就馬上掛斷了電話,知覺告訴我是黃毛的電話。“是他打來的?”我淡淡的說。“恩。”小雨點點頭。“他……”我的聲音被小雨的電話鈴聲打斷了。小雨又掛掉了電話,很明顯又是黃毛的電話。當3秒鐘後電話第三次響起的時候小雨無奈的接了電話。
“你還找我做什麼﹗”少見小雨用這樣凌厲的語氣說話。“對不起寶貝……”小雨的電話總是能聽到對方的聲音,“是我不好,你在那裡?我們好好談談好麼?”黃毛的語氣讓我感到噁心。這個虛偽的男人﹗“我們沒什麼好說的。”說著小雨掛斷了電話。
  黃毛的電話還是不斷打來。“小雨,關機﹗”我用了幾乎命令的口吻。小雨果然把手機關了。當我轉過頭去看她的時候,她已經滿臉是淚水了。當時我真的不知道小雨心裡是怎麼想的,更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哭。難道是對這段感情的留戀?還是對過去的遭遇感傷。不管怎麼說,黃毛的電話破壞了原本我和小雨之間的愉快氣氛。由於回去的時候已經快10點了,所以小雨學校的正門已經關了,只留了側門,而我的車子從側門是進不去的,所以我就把車子停在門口,幫小雨拎著箱子送她到寢室樓。從校門到小雨的寢室樓還要走很多的路,這一路上小雨沒有說一句話,這讓我有點擔心。“小雨,直接和你說吧,你以後不要再理那個人了,他會傷害你。”還是我先開了口,“如果他還是這樣電話騷擾你,你就把手機號碼換掉。”“我知道了。”這是到寢室樓一路上小雨唯一說的話。
  到小雨寢室的時候,小雨突然停了下來。“哥,你就送到這裡吧,我一個人上去就行了。謝謝你。”對小雨這個意外的要求我覺得不能理解,突然又想到什麼。我像反射一樣朝小雨寢室樓下望去。黃毛﹗昏暗的燈光下,我居然看到了黃毛﹗我轉過頭死死的盯著小雨,而小雨卻不敢看我。我們這樣的動作僵持了1分鐘。“小雨,你告訴我,你是不是還放不下這個畜生﹗”我從來沒有用如此嚴厲的語氣和小雨說話,我怒了。“沒有﹗”小雨幾乎是叫了出來,引起了周遭三三兩兩人的注意。我把小雨的箱子用力放在地上便向黃毛快步走去。“不要﹗哥﹗”小雨已經預料到要發生什麼事了,在我後面哭著喊。小雨的尖叫讓黃毛看到了我。他扔掉了煙蒂,眼睛瞪著我,目露凶光。
    等到小雨提著箱子趕上來的時候,我和黃毛已經面對面站著了。我從黃毛身上又聞到了那嗆人的味道。我拿出香煙,很專注的點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你想怎麼樣﹗”黃毛先開口。“你們……”小雨想走過來。我轉過頭盯著小雨的眼睛,不含任何感情。小雨膽怯的向後退了一小步。“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我淡淡的說。“我說你管的太多了﹗黃毛見我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他發怒了。黃毛的吼聲立刻把周遭的幾個人引了過來。“操,你別在我們學校撒野﹗”黃毛揮了揮拳頭。我轉過頭去看小雨,她還是站在那裡,用手捂住嘴巴,不停的掉眼淚。“你還有臉找她?”
我又重重的吸了口煙。“她是我女朋友,我為什麼不能找她?﹗”黃毛的這個回答在我的預料之中。“你當她是你女朋友嗎﹗”我低吼。周遭的人越來越多。“你滾開﹗”黃毛用手把我往後推了一步。“啊﹗”小雨在一邊失聲叫了出來。“別動手,再動老子廢了你﹗”我警告黃毛。“這是我們學校,你動我?﹗”黃毛見周遭的人都是學校的學生,似乎有一點得意。不知道那裡來的力氣和勇氣,小雨向前跨了一大步︰“你們別打﹗”“滾﹗馬上滾出我們學校﹗”黃毛又用力推了我一把,這次我沒有向後退,只是肩膀被他推的向後側了一下。
    有時候以暴製暴或許真的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對於揮拳頭的人,最好的對付方法就是拿出比他更硬的拳頭。任何人的忍耐能力都是有限的,儘管我告訴自己,這是小雨的學校,事情鬧大了對小雨會造成很不好的影響,但是黃毛,面對這樣的人我實在是想好好找個藉口廢了他。我覺得我的手已經在我的思想之前向黃毛推了過去,當碰到黃毛的肩膀的時候那巨大的力量在瞬間印在了黃毛的身上。我的動作連我自己都沒有回應過來,更不用說黃毛了。我看到黃毛劇烈的向後倒,手掌撐在地上,避免仰面一摔。原先站在周遭的學生見我們開始動手了,都急忙退到兩邊。我飛快的向前沖過去,黃毛也試圖從地上爬起來。我用力一蹬,我的皮鞋立刻在他右腿外側留下了清晰的
腳印,黃毛則變成了滾地葫蘆。“啊﹗”黃毛象發了狂的野獸一樣從地上爬起來,對我張牙舞爪撲過來。
  也許有人會認為這場架才剛剛開始,甚至有人會設想我會用什麼樣的招數來對付黃毛。遺憾的是我沒有學過什麼武術,打人從來都是依靠動物的本性,而這場架到這裡也就結束了。黃毛才撲到一半,就被周遭的男生拉住了,而我的手臂也一樣被拉住。黃毛顯然很不服氣,隔空向我胡亂蹬腿。我看黃毛和我都被拉住了,估計這架也沒什麼好打的了。轉過頭去看小雨,她已經跌坐在箱子上,哭的成了淚人兒。小雨見我看她,馬上沖著我拼命搖頭,想說些什麼,只是發不出聲音,但是從她的口形看,應該是想喊“不要”。不一會,學校的警衛來了,女生寢室樓上也下來了人,裡面有小雨的同學。見這個情況警衛便把我和黃毛拉往警衛室去。我看到小雨被她的同學扶著進了寢室,她的行李也有人幫她拿了上去,我也就跟著黃毛走了。在警衛室裡,我和他們說清楚我並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而黃毛則攤開手掌讓他們看因為撐在地上而擦破的手。我說我要走了,警衛沒有權力留我,但是還是有一名警衛跟著我出了校門。
  回到家後不管其他,先洗了個澡。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能感覺到房間裡還有小雨燒出來的魚味道,可是我聞著並不舒服。我在茶幾下面一層找到了煙灰缸,我從煙霧繚繞中看到牆上的時間已經是11點了。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決定給小雨打個電話。“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我合上了手機,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半個小時候我有了睡意,於是便去房間睡覺了。蒙朧間我聽到了手機的聲音,我胡亂在床頭抓手機。“喂。”晚上被打擾已經是經常的事情了。“哥……”是小雨的聲音,“剛才對不起,是我手機沒有電了……我兩塊電池這兩天都用完了。”現在的手機真好,就算是在關機的時候別人打電話,在事後也能知道。“哦,很晚了,你還沒有休息嗎?”“已經熄燈了……哥,我……”“呵呵,小雨啊,很多事情都要自己把握好。今天的事情你也不要多想了,後來我和學校的保安說清楚就回家了,你不用擔心。”或許我不認同小雨優柔寡斷的處事方法,所以並不想多說什麼,“好了,小雨,很晚了,早點睡好么?要注意休息。晚安。”“那好吧,晚安。”小雨在電話那頭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我照常上班,到公司的時候看著桌上雜七雜八的文件,我開始靜下心來工作。幾個來回,已經是中午12點了。我隨手拿起手機,給小雨打了電話。“喂,小雨啊,是我。”“哥,你在上班啊?”“恩,是的。沒其他事情,就是打個電話來和你說記得吃藥。”“知道,你也是。”“呵呵,我不會忘記的。沒事了,掛了啊?”“等等……”“哦,還有什麼事情嗎?”“今天晚上不知道哥你方不方便?我請你吃個飯好嗎?就讓我謝謝你前兩天給我的幫助。”“恩……”我遲疑了一下,“好的,那到時候我給你電話?”“好,那你忙你的吧。拜拜,哥。”“再見﹗”下午下班的時候,我手頭的工作還沒有做完。總助同學找我一起吃飯,我說小雨約了我。他一臉壞笑的看著我,轉身走了。我突然想起什麼,叫住了他,把他的5000塊錢還給了他。“呵呵,還有利息呢?”這小子沒正經的說。“到時候請你吃飯。”我隨口說。“哈哈,你捨得讓我請小雨吃個飯就好了。”說完他就離開了公司。
  當我再和小雨打電話的時候,她說讓我去她學校旁邊的一個飯店,就在香湖旅館旁邊,並建議我把車停在香湖旅館。小丫頭當然不知道不去住旅館他們是不會讓你停車的。等我到飯店的時候小雨已經在裡面了,她坐在靠落地玻璃的一側,剛好對著馬路。我進去剛坐下,服務生就給我倒了杯水,然後把菜單遞給我。我正準備去接的時候,被小雨搶了過去。“哥,今天就讓我請你吃頓飯好不?”我估計飯店的價位小雨還是能夠承受的,也就不和她爭了。於是小雨便開始點菜。看來小雨對這個飯店還是比較熟悉的,不一會就點好了。“我昨天是不是讓你失望了?”小雨突然問我。“啊?哦,沒有。”我只能這樣回答。“我知道你對我很失望,但是我很害怕……”小雨的話我完全不能理解。“害怕?為什麼害怕?”“他總是纏著不放……”纏著不放?唉,我想不到辦法。這並不是說沒有辦法,只是小雨軟弱的性格讓我所能想到的辦法完全用不上。“我想我只有等,等他畢業……”小雨默默的說。“聽我的,當他不存在,不要接電話,不要理會他。”或許這是我想到的最後辦法了。這頓晚飯我吃的索然無味,所以吃完以後和小雨隨便聊了幾句就起身送小雨回學校。走到校門口的時候我問她︰“小雨,你的複察我陪你去吧?”“好,但是如果你忙的話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小雨說著向我揮揮手道別,“哥,不用送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拜拜﹗“好的,再見﹗  

一個禮拜以後,也就是小雨複查的那天,我還真的有事出差,所以沒有陪小雨去。在前一天我給小雨打了個電話告訴她,小雨說她自己會去。小雨複查的那天晚上我給她打了個電話問她檢查的結果,小雨輕鬆的和我說沒事情。那天以後我就一直和小雨保持聯繫,直到她大二畢業。
  在去年的六月底的某一天,我再打小雨的電話的時候,我被告知所撥打的電話已停機。當時我竟然有一種失落的感覺。從此和小雨失去聯繫?那只是電視拍的。事實是第二天我接到一個陌生電話,是小雨。她告訴我她換了手機號碼。我問她為什麼,她平靜的說以後可以擺脫很多麻煩事情,我想她指的是黃毛。於是我很不識趣的問她現在是否還和黃毛聯繫,她的答案令我很驚訝。黃毛畢業了,在這個城市裡面沒能找到工作,只能回去考公務員。我問她黃毛才大三怎麼就畢業了。小雨耐心的和我解釋我想小雨是徹底擺脫了黃毛那個畜生。
  去年的9月,小雨來學校報名到,是我開車去接的她。那天她母親也陪她一起來,我就請他們一起吃飯。在小雨的建議下,我們去了楓葉齋。吃飯的時候小雨媽媽拿出了3000元給我,並感謝我在小雨發高燒住院的時候細心照顧她。發高燒?住院?我疑惑的看著小雨,只見小雨調皮的朝我眨眼睛。我會意,連忙謙虛一番。小雨的媽媽是一個很和藹的人,過度承受了撫育女兒的壓力使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蒼老,但是這並不使她給我的慈母的印象又任何的影響。小雨母親很慈祥的撫摸著小雨的頭髮,拜托我在小雨需要幫忙的時候能在所能及的範圍內幫她。我微笑應允。在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剛從老家回來就接到小雨的電話,希望我能到她們家玩。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沒有去,而在小雨回學校報到我去接她的時候她給我帶了她們家鄉的特產,恩,什麼特產就先不說了,也算是隱私吧。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