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欄位

下午快5點的時候護士過來給小雨拔掉了針頭,由於後面兩瓶的吊瓶藥水比較多,所以小雨的手已經腫起來了。看著小雨用左手輕輕揉著剛拔掉針頭的右手,我覺得小雨的神情特別專注,似乎這些吊針能讓她的傷痛從此消失。我過去拿起她的手,是冰涼的。小雨並不知道或許她的傷痛才剛開始,我無法預計當她知道她可能無法生育後會是什麼樣子的反應。我…………,不敢告訴她。“唔,都快沒知覺了。”小雨皺了皺眉頭。“剛打完點滴是這樣的。過一會就好了。”我把她的袖子放下來。病號服是豎的淺藍條紋的,袖子有點短,只能蓋到小雨手腕那裡。我可以清晰的看到扎入她血管的針孔。

我幫小雨把手放進被子︰“小雨,我去買點東西,你想吃什麼?”“隨便什麼都可以。”當我回來的時候小雨在病床上玩手機,見我提了超市的袋子,便好奇的看著我。“我去超市買了點東西,這裡還有一些蛋糕、牛奶之類的。哦,這裡還有些零食,你無聊的時候可以吃。”“哇,好豐富啊。”小雨拿著薯片愛不釋手。我想這兩天其他就不管了,盡量讓小雨開心。可憐的小妮子遭受了這麼多痛苦,誰見了都不忍心讓她再受傷害。當我們正準備吃的時候,護士進來了。她拿了溫度計測小雨的溫度,把一些藥和一個小杯子放在床頭。“藥飯後吃,盒子的一日3次一次一顆,袋子的一日
3
次一次兩顆。杯子給你一會量好體溫,去下廁所,驗尿。”護士邊看報告邊說。聽到尿檢,小雨尷尬的望著我,含著溫度計的小嘴嘟了嘟。小雨的體溫還是比較正常,護士拿著小雨的樣本出去的時候我跟了出去。“護士,問說是中午的時候檢查過了,現在怎麼還要檢查?”“具體你要問醫生,不過你女朋友有些發炎,現在是看有沒有其他感染。”“謝謝你。”我轉身進了病房。


“哥,剛才護士怎麼說?”小雨看我跟護士出去,知道我是問了護士什麼。“哦,我問護士你給她的樣本夠不夠,哈哈。”小雨顯然沒有預料到我會這樣說,臉紅的一塌糊塗,“好了,不開玩笑。護士說你有一點點發炎,明天後天再戳你幾針就好啦。”“啊,還要多少針啊﹗今天我都已經掛了三瓶了。”小雨和一般女孩子一樣都是怕針的。三天,對我來說三天可以讓小雨正常回學校上課,已經很滿足了。這天晚上小雨的胃口還是不錯的。吃到一半的時候我接到了總助同學的電話,他告訴我車子已經洗好了,問我是否需要他幫忙,我說不用了。吃完飯後我便把東西收拾好,囑咐小雨把藥吃了。“小雨,這樣,我先回去一趟。順便給你帶些雜誌,免的你無聊。”我拿起旁邊的袋子,“這個衣服我就先拿回去洗掉了,晚上我在這裡陪你。”“不用了,哥,我想我一個人可以的。”“那……我一會回來再說。”

賓士和寶馬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前者要舒服的多。但是我開著車卻沒有一種舒服的感覺。回到家,把小雨的行李放在客廳,到陽台上把小雨昨天的衣服收下來放在箱子裡面。打開洗衣機,把帶回來的小雨的衣服放進去洗。我在客廳和房間找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找到適合小雨讀的雜誌,我想還是去書局買些。當洗衣機停止,我把衣服拿出來的時候才發現牛仔裙上的血漬還沒有洗掉。於是把其他的衣服晒在陽台,牛仔裙則泡在臉盆裡,說真的,我真不知道血漬怎麼洗掉。在去醫院的路上,我給小雨買了點雜誌,順便買了包煙。回到病房的時候小雨已經睡著了,我就走到病房的窗邊,打開窗子看著外面的風景。這時候護士進來查房,問我晚上是否陪病患,我點了點頭。護士走的時候的關門聲音雖然不大,但我看到小雨的眼皮一跳。“哥,你來了。”小雨醒了,“你來了多長時間了啊,我都睡著了。”“哦,還繼續睡嗎?我這裡給你帶了些雜誌,你無聊了可以看看。”我把買來的雜誌放到她的床頭。
  那天晚上我和小雨聊了很多,多數是她在學校裡面的事情,包括她的同學、老師和朋友。她也問了我的基本情況,我如實回答。她也奇怪為什麼我還沒有交女朋友,我笑笑,不置與否。我只是告訴她我很羨慕他們這個年紀。顯然今天的小雨聊性正濃,到晚上十點的時候我便強制要她睡覺,而我也躺在沙發裡面蓋上護士後來送來的毯子。我側過身,剛好可以看到小雨的側面。夜幕裡,小雨睡的很安靜,均勻的呼吸聲讓我感覺到一絲欣慰。突然小雨的身體彈了一下,我想她是在做夢了,只是不知道是好夢還是惡夢。不知不覺我也睡著了……第二天早上,走廊裡面很早就有人走動的聲音了,我被吵醒了。到洗手間洗了把臉,就到開水房去打水。看著小雨還睡著,我就自己先熱了
牛奶,吃了片麵包。七點的時候護士進來量體溫,小雨被殘忍弄醒,看到我在一邊吃早飯才發現自己貪睡。護士告訴我上午晚點去拿化驗報告,拿到報告後去昨天的醫生那裡。美女是睡出來的,這話一點不假。在護士出去後的3分鐘內,小雨又睡著了。直到一個小時候護士來給小雨打點滴,小雨才很不情願的起來,護士讓我在小雨梳洗好後叫她。我給她去熱牛奶,回來的時候她已經洗好了臉,頭髮蓬亂的散開,在那裡咬土司。我把牛奶遞給她,然後叫護士進來。

護士把針頭扎進小雨血管的時候,我看到一股鮮紅的血從針管裡面竄出來,立刻又回到了小雨的血管。那個時候我在想,小雨嬌弱的身體裡面到底有多少血,她可以承受多少,今天我是否應該告訴她一些事實。“哥,在想什麼呢?”小雨看我發呆。“哦,前面護士讓我晚點去給你拿報告,我在想你的發炎是不是好了。”“沒事的,我現在感覺都很正常。”小雨的回答讓我想到昨天出賓館的時候小雨也是和沒事一樣,想到留在車上後坐上的血跡。接下來的時間小雨開始看我給她帶來的雜誌,而我中途出去買了份報紙。回來的時候她開始和我說雜誌上的內容,儘管她說的繪聲繪

影,但是對於我,心裡更關心一會醫生會和我說什麼。今天我把小雨的點滴關的比較小,我想這樣她的手會好受些。到了快中午的時候,我去化驗那裡取了小雨的報告。報告上面有很多指標和看不懂的符號。拿到報告後我便去了醫生的辦公室。“從報告上看,還是有發炎和感染的。基本情況也和我預料的差不多。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如果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體溫正常的話你們明天就可以出院了。出院之前再來一下,拿點藥回去。”醫生的話讓我心頭的石頭落了一半,小雨暫時身體還算恢復的快。“那醫生,她以後生孩子……”


“唉,這個很難說。也不是絕對,調養很重要,營養注意,我估計起碼要養上一兩年。即使過了一兩年,可能還是不能有孩子。這是一個估計,關鍵還是要看她身體恢復的情況。像她這樣年輕的女性並不是說一點希望都沒有。但是有一點,如果她還能懷孕,發生子宮外孕的可能性還是要注意的。”醫生的話就好像一根救命稻草一樣,讓我在絕望中看到一絲希望。回到病房,小雨便急切的問我情況。“哥……結果怎麼樣……”“唉,小雨啊……”我嘆了口氣,小雨的表情立刻凝重起來,“我在想明天你出院後是否可以去我家玩?”小雨聽了我這話後立刻笑逐顏開︰“你作弄我﹗”中午的時候小雨的心情顯然很好,主動提出要吃肯德基,不過立刻有小聲問我可不可以。我笑著出去,回來的時候帶了很多吃的。小雨把裡面的薯條全部收集起來,倒上番茄醬,她告訴我這樣才好吃,而我,只是拿了個漢堡在旁邊狼吞虎嚥。下午護士給小雨量了體溫,一切正常。在兩點多的時候小雨的點滴打完,她合上雜誌就開始休息了。我見小雨的點滴打完了,也就靠在沙發上休息了。

可能中午吃的太多了,到吃晚飯時間我們都不覺得餓。看看還有牛奶和麵包,我就沒有出去買食物了。晚上的時候小雨等寢室的人回來以後給她們打了電話,請她們代為請假。當她的室友問她在那裡的時候,她說她在一個親戚家。七點的時候護士又來問我晚上是否在這裡陪病患,我問小雨是否需要我陪,小雨說不用了。看著小雨氣色不錯,我也就和護士說不陪了。走的時候我告訴小雨我明天上午先去公司一趟,然後過來接她。她點點頭,向我道別。

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幫小雨整理出一套衣服,去公司交代了些工作後去了總裁助理辦公室換回了我的車。同學問我今天的打算,我說今天小雨出院,於是讓他暫時幫我處理部門裡面的事情。快10點的時候到了醫院,小雨已經起來,正無聊的翻著雜誌。她告訴我上午護士給她量了體溫,正常,她自己去了醫生那裡,醫生給她做了一些檢查,說可以出院了,但是一個禮拜後要來複查。小雨指著一個袋子說那是醫生給她配的藥。出院手續很簡單,交了錢就行。只是不知道小雨是怎麼看的。終於可以帶著小雨離開了醫院,感覺好像這兩天我都在醫院似的,現在總算可以離開這個地方,心情特別舒服。“小雨,今天去我家如何?”我邀請她去我家,畢竟她的東西還在我那裡。“恩,好啊。哥,你是不是要煮菜給我吃啊?”小雨的這個問題讓我大皺眉頭。“這個……這個……吃飯要不我們去楓葉齋?”顯然這已經告訴小雨我是不會煮菜的。“不了,我們要不買點菜,我試著做做看?”小雨的意思是她會做,並且願意做。“太好了。”我已經很久沒有人給我煮菜了,“哦,我們還要去買米……” 無論是菜市場還是超市,都是非常不好停車的,所以我們先回的家。我問小雨是去超市買菜還是去菜市場。小雨說超市的菜貴,而且不新鮮,還是去菜市場。說真的,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去菜市場了。沒有女人的男人是和菜市場絕緣的。在菜市場裡看著小雨熟練的挑選著蔬菜雞蛋,我只能在後面做苦力。小雨不停問我要不要吃這個要不要吃那個,弄的我心裡癢癢的,真不知道這小妮子能做出多少好吃的菜來。最後的項目是買米,老闆看著小雨就買這麼一點米有點不願意。沒辦法,誰讓小雨看起來柔弱,頭家也就嘴裡念了幾下。“啊,做菜是不是還要油?”我突然想到什麼,在走出菜市場的時候怪叫起來。“不會沒有油吧……那醬油?鹽?味精?”我苦笑的搖了搖頭,小雨馬上昏倒狀。總算還好,我家旁邊的小超市裡面能買到基本的調料,我們就這樣大包小包的晃回家。
    回到家小雨第一個反應是要參觀我的房子。由於房子是兩年前買的,所以還比較新,兩個房間一個書房。除了我自己的房間和書房比較乾淨外,其他地方都被小雨發現有很濃的灰塵。我幫小雨倒了杯水,打開電視機,胡亂收拾一下茶几上的東西。隨即進了廚房。這個廚房只有一個女人來過,那也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廚房裡我先要把等一下要做菜需要用到的東西全部找出來。在廚房裡,除了碗櫃算是比較乾淨外,其他地方很多都積了灰塵。小雨見我一個人在廚房裡面忙東忙西,就跑過來看。“哥,你在忙什麼呢?要不要我來幫忙?”“不用了。呵呵,這裡很多東西都好長時間沒有用過了,我都不知道放什麼地方了。”其實這些東西都不是我用的,更不是我放的,直到今天說要用到了我才想去找。廚房並不大,但是還是找了近半個小時才把要用的東西找全。小雨把菜拿進來開始準備洗菜。想起醫生讓她在一段時間內不要碰冷水,我告訴小雨還是我來洗。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是洗菜的難度還是出乎我的意料。尤其是面對那條魚,我簡直無從下手。

小雨笑著說︰“哥,我來吧。”“可是小雨,你……”我轉過身去看小雨的時候發現小雨的手上多了一副洗碗用的橡膠手套,真不知道她是在那裡找到的。“啊,那我就不殘害小生命啦。小雨,這裡就交給你了。”廚房裡不時傳來各種陌生既又熟悉的聲音。那種聲音我在一年前也是最後一次聽到。來,快來吃飯了……哦,你嘴讒~記得洗手再來吃啊……一年前這裡是多麼溫馨,而現下…….。我去陽台收了小雨的衣服,突然想到小雨染上血漬的牛仔裙,我就去廚房問小雨怎麼洗。小雨說剛弄上去的比較好洗,時間長了可能就洗不掉了。於是我去浴室把她的牛仔裙從水裡拿出來。由於裙子在水裡泡的時間太長,捏上去滑滑的。“小雨,我看這裙子就不要了吧。”我對著廚房喊。“哦,沒關係,你幫我擰乾了我再帶走。”於是裙子在洗衣機裡經過10分鐘後應該乾了,我把裙子裝進袋子,把她放在陽台上。

  有時候女孩子的能力是不能按照外表來看的,很多人認為漂亮的女孩子都很少能下廚房。我覺得這樣的想法是偏激的,起碼我就曾經看到過一個,而小雨是第二個。菜今天是肯定吃不完了,小雨見我看著她的成果眼睛都不動一下,趕緊讓我嘗一下。其實不用她說,我也迫不及待的動起了筷子。“呀,這魚太淡了﹗恩,青菜顯然太鹹……這個茄子……小雨,你有沒有放味精啊。哇,這湯怎麼和水一樣啊﹗﹗﹗”嘗了一圈後我趴在桌邊痛苦狀。“不會吧。”小雨急忙按照我的順序夾了點菜嘗,“噫~~~哥,你騙我﹗”“哈哈……”我抬起頭,開始大笑。那天的晚飯吃的很舒服,
我的胃在飽受速食麵的摧殘後總算在今天得到了貴賓級的待遇。不煮菜,只能洗碗。小雨將碗筷拿到廚房裡,看著我洗碗就問︰“哥,你怎麼不用洗潔精啊,這樣洗不乾淨的。”
  我平時吃速食麵的時候如果是碗裝的,從來就是吃了就扔,偶爾還可以當個煙灰缸,要是袋裝,那也就吃完了水洗下就好。所以,只好硬著頭皮去找。小雨見狀已經明白什麼事情,偷笑著出去看電視了。晚飯後我點了支煙,很舒坦的躺在沙發上。“小雨,你記得吃藥。”我叮嚀小雨。“哥,你也記得吃藥。”沒想到小雨還記得前天我拿了一袋藥呢。很多時候人的話匣子打開了就會說很多東西。我和小雨開始聊天,我告訴她我來到這個城市後的一些工作方面的經歷。小雨很奇怪的問我涉及到感情的問題時我迴避了,看我不願意回憶的樣子,小雨知趣的沒有繼續問下去。我反過來問她今後怎么處理感情問題,她沈默了1分鐘。
  其實哥,我覺得我對感情的認識有點問題。當時我就是因為他對我好,很照顧我,我才喜歡和他在一起。我沒有想過生活在一起,或者是在一起後會發生什麼事情。鋒和我都是第一次真正談戀愛,我想他也不是十惡不赦的人。只是可能愛情扭曲了他的性格。”我沒有想到小雨會說出這樣深刻的認識。“人性是有共通性的,迴避不了貪婪、嫉妒和衝動。但是每個人對這些弱點的控制能力是不一樣的。小雨,有時候你自己是一個當局者,當你不能確定你做的是否正確的時候我想你可以換個角度出發來看待事情。”我接著小雨的話題說下去,“確實,我這樣說說是容易的,但是真正做的時候是很困難的。”“我以後不想再見到他了……”小雨神情一黯,“這次讓我明白了很多事情。”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