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欄位

這是我和一個偷吃禁果的女孩子的故事……

  一天上午,我還是按老時間去醫院取藥,醫生說我這個胃病起碼要吃一個月的療程。在醫院門口我碰到了一個女孩子,短袖、短裙、絲襪、平底涼鞋,一看就知道還是學生。我很奇怪她為什麼大太陽的站在醫院門口,而她卻死死的盯著我。看這女孩子的樣子顯然是生病了,臉色很蒼白,汗水並濕的頭髮給人一種虛弱的感覺。你好,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嗎?反正上午也沒有什麼事情,她的柔弱讓我想到了我的妹妹。我是來看病的……”她小聲的說。
呵呵,我看的出來你身體比較虛弱。這麼大的太陽,中暑了吧。快看病吧,需要我帶你過去嗎?”“恩,我不知道怎麼看。”“先掛號,然後……”我的話被她拉我袖口的動作打斷了。不是……,我知道這個。我……”女孩子似乎很難啟齒。
哦?那你是怎麼了?”“我去看婦科……”遲疑了2秒鐘后她還是小聲的說出來了,說完后臉就低了下去,我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這個……,那我能幫你什麼?我很尷尬,但是出於禮貌我還是問了她。我男朋友不能來,他上課。可我很害怕……”我想我是知道怎麼回事情了。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假裝我男朋友,陪我去看醫生她的要求讓我有點哭笑不得,為難你了,算了吧。說完她紅紅的眼睛掉下了眼淚,看了我很心痛。我想她的男朋友並不是上課,而是不願意陪她來。可憐的女孩子一個人默默的承受著本來應該兩個人承擔的痛苦。你別哭,我陪你去。我想我這樣做是對的。
女孩子很驚訝,突然抽泣起來,弄的我手足無措。外面熱,我們快去看好嗎?一會人就多了。我帶著她去掛號,我看她在病歷上寫下了陳禹的名字。我問她︰你叫陳禹?她點點頭,又搖搖頭。我發現自己問的問題很愚蠢,便不再追問下去了。婦科的人已經有幾個在排隊了我們找了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我不知道和她說什麼,於是選擇沈默。我叫陳雨,下雨的雨。突然她小聲的說。呵呵,其實你不告訴我也沒有關係。只是我想找到一個稱呼你的名字而已。其實無論她說什麼名字我都是不在乎的,我並不相信陳雨是她的真名。就這樣,在等待中我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開始她很少說她的情況,5分鐘後她開始和我說她的一些事情。原來她是一個大二的學生,而她的男朋友是和她一個學校的,他念大三。學期開始的時候男朋友搬到了外面租房子住,而她也背著父母和他住到了一起。儘管非常小心,但是還是意外的懷孕了。當我問她男朋友是否真的在上課的時候,她不出聲了,只是微微的搖了搖頭。下一個,陳禹。護士對著門口喊她的名字。
她惶恐的抬起頭,我明顯感覺到她身體顫抖了一下,……”,她的聲音也是顫抖的。別害怕好嗎?有我在這裡。我不知道這樣說是否能使她鎮定一點。進去後她坐了下來,而我則站在她身邊。面對四十來歲的女醫生,她滿臉通紅,把頭死死的埋在胸口。他是你家屬嗎?醫生指著我問她。她不作聲。哦,我是她男朋友,我們不小心……”儘管那不是事實,但是說到這裡,我還是感到難以啟齒。沒想到女醫生還是很和藹︰呵呵,小伙子犯錯誤了啊。但是能陪你女朋友來,這點還是負責任的。前面也有幾對是男朋友陪著來的。唉,但是你們做男朋友的啊,還真是不注意。內室的門開了,一個女孩子面色蒼白的被另一個女孩子扶了出來,估計剛流掉。回去好好休息,不要碰冷水,記住我剛才說過的。女醫生大聲的囑咐那兩個女孩子。陪同的女孩子說了聲謝謝,就攙扶著做手術的女孩子走了。
還謝謝,謝什麼啊。女醫生轉過頭來和我們說,那個女孩子也很可憐的,她男朋友不肯陪她來,也就只能她同學陪著來。一看就知道是學生,估計家長都是不知道,錢都是湊起來的,都用不起全身麻醉。這個局部麻醉把人給折騰的……唉。陳雨抬起頭,驚恐的向門口望去,但是那兩個女孩子已經離開了。眼淚,又是眼淚,狠狠的從她的眼睛裡流了出來。我不知道是因為女醫生說男朋友不願意陪是說中了她的痛處,還是想像到手術的可怕。小妹妹,不要哭。你男朋友在你身邊,你要比她好多了。女醫生寬慰她。可是她並不知道我和陳雨的真正關係。陳雨哭的更厲害了。小雨,別擔心,有我在這裡,別擔心。我輕撫她的后背,帶著哥哥對妹妹的憐愛。
  全身麻醉,無痛人流吧?女醫生問陳雨。這需要多少錢?陳雨問。“5000吧。顯然醫生有點驚訝陳雨會問這個問題。那我還是和前面的……”“局部麻醉?你瘋了啊﹗我沒有想到陳雨會想要和前面的女孩子一樣選擇局部麻醉,所以幾乎是吼了起來。這回輪到女醫生愕然了,我意識到我失態了,不好意思醫生,這個我做主,就全身麻醉,無痛的。”“可是……”陳雨想說些什麼。我做錯了,當然我負責。我不要你痛。顯然我已經融入了她男朋友的角色,醫生,就5000的。拿了單子我就去批價了,陳雨跟了出來。我只有3000……”她的眼淚又落了下來,是如此的楚楚可憐。沒關係,我先付。你在那裡等我。我加快腳步去批價了。等我回來的時候陳雨已經在手術了,我就在外面等。不一會護士把陳雨的包拿了出來,囑咐我拿著。整個診室非常安靜,手術的儀器的聲音顯得非常刺耳,我似乎可以感覺到一個生命的流逝帶著陳雨的痛。
  很長時間過去,手術室的門終於開了,醫生摘下口罩呼了口氣,對我說︰你可以進去了,讓她再躺會。記住,空調溫度不要太低,不能碰冷水,一定要注意休息……”后面的我沒有聽清楚,我只想趕快看看那可憐的女孩子。產科的手術室並不是很大,很多儀器張牙舞爪的放著。陳雨臉色蒼白,無力的看著小桌子上的瓶子,瓶子裡面是一團棉花一樣的血。看到我進來,眼睛突然一紅,竟又哭了出來。但是顯然非常虛弱,幾乎聲音都不哭出來。我走到床邊,終於聽到她嗚嗚的哭泣聲。我彎下腰,輕輕的擁了她︰很痛嗎?她的頭靠在我耳邊,嗚咽的說了聲。我已經感覺到她的眼淚流到了我的臉頰。我走出手術室,問醫生︰請問,有沒有地方可以讓我女朋友休息?我的意思是有沒有空的床位?護士在旁邊回答,這裡是一些藥,你一會去批價取藥。”“好,稍等,你帶我去。我轉入手術室,把陳雨抱了起來,跟護士去了打吊針的地方。那裡有大間和小間,大間的床位,3個人一間;小間一個人一間。於是我要了小間,畢竟我不想陳雨太尷尬。我把陳雨放下後護士幫她蓋上了被子,並把空調的溫度調高。我去辦下手續,你在這裡先睡會好嗎?我小聲和陳雨說。但是她已經很疲憊,微微點頭便合上了眼睛。我招呼護士在門口等下,我去辦了手續。辦了手續後我給公司打了電話,告訴他們今天我請假,因為我不忍心把陳雨一個人丟在醫院。陳雨睡的很沉,似乎上午全部的傷痛都希望能在這短短的幾個小時裡面恢復。而我也在床邊靠了一會,當我清醒的時候發現陳雨還是很安靜的睡著,很安靜,彷彿上午的事情沒有發生過。
  2個小時后陳雨醒了,她看我靠在床頭的窗邊看著她,沒有血色的臉上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說不上明艷,但是讓我感覺到有了生氣。謝謝你。陳雨的聲音還是很小。呵呵,沒什麼。我發現她想掙扎著坐起來,但是畢竟剛做過手術,躺會吧,再躺會。”“我想坐起來……”我托著她的肩膀,幫她墊了個枕頭。我想打個電話,麻煩你幫我拿一下包包好么?我把包遞給她,她從裡面翻出了手機。需要我迴避一下嗎?我覺得我在那裡她打電話不是很好。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 , , , , , , , ,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