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喬木然夢到了歡喜,歡喜正在高興地為他做新學的西式糕點,很漂亮,很好吃的糕點在他的鼻子前晃來晃去。
  喬木然剛要吃那糕點,歡喜調皮地笑著,忽然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喬木然大驚,急切地喊著:“歡喜!歡喜!” 
  猛地驚醒,面前一片淒黑,方知是一場夢,卻驚覺有人坐在自己的床邊,忙問:“是誰? ” 
  “木然,是我。”聲音有些許的哽咽,是洛洛。
  “洛洛,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洛洛說:“外面刮風,我害怕你著涼,進來看你是否蓋好了被子。” 
  喬木然摁亮床頭的燈,說:“洛洛,讓你擔心了。” 
  洛洛說:“你為什麼總是這麼客氣?這些年來,關心你早就成為了我的習慣,而且我們都快成夫妻了,夫妻間應該這樣互相關心的。” 
  喬木然點著頭,有點無話可說的感覺,氣氛忽然就這樣尷尬起來,呆坐了一會兒,洛洛說:“你睡吧。” 
  喬木然很晚才睡著,夢裡一片淒風苦雨,飛花漂零,與歡喜做著苦澀的告別…… 
  “木然!木然!” 
  他被洛洛用力搖醒,“來客人啦,說是你的朋友,你趕快起來招呼人家。” 
  喬木然的腦子一時沒反應過來,“什麼?客人?” 
  洛洛也不解釋那麼多,只拿了衣服叫他趕快穿起來。
  他起來到客廳時,洛洛已經擺好了早飯,飯桌上,坐著歡喜,手中正拿著一張喜貼,愣愣地看著。
  “歡喜?” 
  歡喜抬頭看了他一眼,眼中有深深的失望與同情,微微一笑,“木然,好久不見,我來看看你,還有你口中常常提及的姐姐,原來你們馬上就要結婚了,我趕得真是巧啊。” 
  喬木然心中明白,歡喜是了解他的,也是理解他的,從她眼中的失望與同情中,他明白,她也許不是最愛自己的人,卻絕對是最了解也最理解他的人。
  洛洛聽了歡喜的話,臉微微地紅了,說:“歡喜,木然她常常在你面前提起我嗎?” 
  歡喜看著她似乎永遠帶著某種希望的臉,看了一眼喬木然,嘴角微微上揚,忽然想開一個惡毒的玩笑。
  “是啊。他說你永遠是他最好最親的姐姐,即使自己以後娶了老婆也要將你帶在身邊照顧,沒想到原來他想娶的人是你,這樣也好,為自己為別人都省了很多麻煩。” 
  洛洛似乎一時沒有聽明白,輕啊了一聲,但立刻又明白了,尷尬地說:“你們先坐,我進廚房端粥去。” 
  洛洛進去好一會兒都不出來,似乎是故意為歡喜與喬木然留出一段時間來。
  喬木然真的木然了,緩緩地坐在桌前,低著頭不說話,隻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歡喜卻忽然說:“你不用解釋,我都明白,我很抱歉剛才對著你姐姐所說的那些話,但我想知道,你會不會真的愛上她?” 
  喬木然說:“你問這些有意義嗎?” 
  歡喜的淚流出來,“是啊,有意義嗎?”她拿著那張喜貼,“在它的面前,我與你過去的情,過的愛,那一起走過的風風雨雨,就像是一場胡編亂造的夢,一點都不真實,一點意義都沒有。” 
  兩個人都黯然地坐著,洛洛出來了,手裡端著一盆粥,說:“吃飯吧,歡喜第一次來,可惜來的突然,也沒有準備什麼。” 
  歡喜忽然笑起來,說:“沒關係,姐,沒關係,反正我打算在這裡住幾日,等你們辦完了婚禮我再走。” 
  洛洛高興地說:“真的嗎?太好了,正想著這裡都是我認識的人,木然的朋友都不在身邊,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歡喜與洛洛早已經等著他,桌上的飯菜卻不同往日。
  靠近洛洛一邊的桌子上,擺著老三樣,爆炒豬大腸、豬肚、豬心。而靠近歡喜一邊的桌子上,擺著幾色很漂亮的點心,玫瑰餅尤其擺在顯眼處 。那是他與歡喜都很喜歡的一道點心,也是因為這道點心,他們才認識,以至產生一段戀情。
  喬木然轉身就想回臥室,“我不吃了,我在外面吃過了。” 
  歡喜喊道:“木然,我特意為你做了點心,你吃一點再去嗎,別枉費了我的一翻心意。” 
  洛洛說:“是啊,歡喜做了很久,你別不領人家的情。” 
  喬木然只好回到桌前坐下,洛洛盛了一碗米飯放在他的手裡。他發現洛洛與歡喜都看著他的筷子,他有點尷尬地笑道:“吃啊,一起吃啊。” 
  歡喜與洛洛同時撥了口米飯在嘴裡,喬木然的筷子伸向桌子上的菜與點心,看到歡喜與洛洛都很緊張的樣子,他的筷子在半空停下,不敢再抬頭看兩個女人的表情,筷子慢慢地放下來,終於,伸向了其中一個盤子,那是一盤炒豬大腸。他狠狠地夾了一筷子,塞了滿滿一口,含糊地對說:“好吃!好吃!” 
  也不知嚥下了沒,他匆匆地抹了一把嘴巴,放下碗就進入了里屋。
  歡喜愣愣地坐著,半晌,兩行淚水流了下來…… 
  洛洛看看歡喜,再看看喬木然剩下的半碗飯,低下了頭,眼中很快地泛上酸來。
  喬木然坐在黑暗中,心中很疼很疼,當他選擇那盤豬大腸時,看到了歡喜臉上的悲傷與痛苦,他就覺得很疼,不但心疼著,而且全身沒有一處舒服的地方,有一種衝動,就是將歡喜摟在懷裡,安慰她,告訴她,他其實愛的是她。
  但他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如一個鬥敗的逃兵一樣,溜進了自己的房間躲藏起來。
  他恨恨地捶打著自己的雙腿,似乎想將所有精神上的痛苦轉移到肉體上來。
  很久很久,都只是呆呆地坐床上。
  很久很久。
  房門被輕輕地推開,一個人輕輕地走了進來,雖然在黑暗中看不見對方的樣子,但憑那淡淡的一股幽香,他立刻叫出對方的名字,“歡喜?!” 
  人影忽然就衝過來,一頭撲在他的懷裡,“木然……” 
  喬木然摸索著懷中歡喜的臉,立刻抹了滿手的淚水,他再也忍不住,將歡喜緊緊地摟住,“歡喜,我對不起你……” 
  歡喜輕摀住他的嘴,“木然,我知道,我明白,你不用說對不起,你娶洛洛是對的,否則你一輩子都會覺得愧疚,她為你付出了那麼多,又那麼善良。” 
  她 越說,喬木然越難受,多麼好的女人啊。
  他現在忽然恨起老天爺對自己的好來,為什麼要賜給自己兩個這麼好的女人,為什麼要對自己如此厚愛?
  “木然,你明天就要結婚了,今晚,讓我陪你好嗎?” 
  喬木然說:“歡喜,你這樣何苦呢?” 
  歡喜說:“我願意。” 
  喬木然的心狠狠地痛著,這個傻傻的女孩子,這個為愛而痛的女孩子,這個陪自己走過許多風雨的女孩子,這個可憐又可愛的女孩子,自己能為她做些什麼呢?
  他將她摟在自己的懷裡,似乎一鬆手,便會永遠地失去她。歡喜也盡量地將自己塞進他的懷裡,他們都珍惜著短暫的幸福。
  漸漸地,喬木然在這種帶著點悲壯的幸福中睡著了。
  漸漸地天亮了…… 
  門外有鞭炮聲響起,鄰居們都已經聚在門口,等待著洛洛與喬木然這場理所當然,帶著傳奇色彩與偉大付出的婚禮。
  喬木然猛地驚醒,懷中空空,早已經沒有了歡喜。他迅速地跳下床,看到門外歡樂的人群,屋內卻不見一個人。
  桌上有一封信。
  “木然,我走了,我還是不能堅持到最後,如果看到你與洛洛雙雙走入婚禮殿堂,我會痛死,所以,我走了,我已經辦好了出國的簽證,以後再也不會在你面前出現了,以後,你好好地愛洛洛吧。歡喜留。” 
  信從喬木然的手中緩緩滑落,淚從眼中流出,愣了半晌,他抹去臉上的淚痕,向著洛洛所住的房間喊一聲,“洛洛,準備好了嗎?大夥兒都在外面等著啦。” 
  “洛洛,你怎麼不應聲?” 
  “洛洛,我進去了。” 
  他輕輕地推開門,房間裡很整齊,一個簡陋的梳妝台上,擺著各種喬木然為洛洛所買的化妝品,還有那個紅色的小盒子,裡面是一隻金戒指。
  盒子打開著,戒指泛著美麗的淡淡的光芒,一封信留在旁邊,“木然,我知道你愛的是歡喜。我雖然沒有什麼學問,雖然我很愛你,甚至比愛我自己更愛你,但我知道愛情是不能強求的,我走了,你與歡喜好好相處吧,她是個好姑娘。我不會再回來,因為我不能看到你與別的女人在一起生活。你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自己,你也不用愧疚,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 
  喬木然讀著信,只覺得五內俱焚,心中難受已極。猛地向外面跑去,沖開圍在門前的人群,大喊著:“洛洛……歡喜……” 
  “洛洛……歡喜……” 
  喬木然沒有追回她們。
  她們就像是喬木然的一場夢,忽然從他的生活中消失無踪。
  又是夜。
  又是夜。
  喬木然頹廢地敲打著空白的稿紙,冥思苦想著那部沒有完成的愛情小說,卻沒有一點頭緒。煙沫落在稿紙上,鋪開一片灰飛鋪就的迷茫。
  他總覺得,他再也完成不了這部以愛情為中心的小說,因為他不懂愛情,沒有愛情,厭倦了愛情。
(完)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