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經厭倦了那些空虛美麗的愛情故事

  很多年後,喬木然才明白,自從選擇了用洛洛的錢奔向自己前程的時候,他已經失去了選擇愛情的自由

  而洛洛,是他的姐姐,據說只比他大兩個月。他與她是一起在養父養母嚴苛的“教育”下成長起來,又在十三歲的時候,被養父養母同時拋棄的一對不知來自何方的孤兒。
  喬木然自覺得沒有資格去恨養父養母,因為他們已經將他養到十四歲,這已經很不錯,他不是他們所生,卻為他們所養,十四歲,也是一個小小的男子漢啦,是該獨立生活的時候了。
  那時候,他對一臉無助的洛洛說,姐,你放心,以後,我養你。
  洛洛卻從身後抽出一封紅色的貼子,打開看卻是某藝術學校的錄取通知書。洛洛的臉上滿是淚痕,說:“這個東西對你很重要,所以我從家裡帶出來啦。你去上學吧,以後,姐供你上學。” 
  喬木然看著那錄取通知書,心中忽然充滿悲憤,向飄著毛毛細雨的灰暗天空大喊:“爸!媽!你們在哪裡?為什么生了我不養我?” 
  兩個十四歲的孤兒,在落著淒涼冷雨的夏末,堅強地選擇了自強自立。
  兩個月後,喬木然順利地踏上了求學的列車。
  以後的故事那麼偉大,又那麼平淡。在那漫長的十年裡,洛洛的辛勤付出成就了一個偉大的值得歌頌的美麗故事。
  喬木然很自然地,背負了整個故事後遺留下來的所有情感。這其中,包括,與洛洛之間無法改變也無需改變的愛情。
  愛情是什麼時候產生的,喬木然不知道,也不明白。但他十年後學有所成回到破舊的所謂家的時候,洛洛告訴他,十四歲的時候,她已經愛上了他。當時喬木然的頭腦如被電擊,一片空白,他忽然想起了歡喜,那個總是笑的很甜的女孩子。但也只是想起,幾秒鐘的猶豫後,他像背台詞似地說:“姐姐,哦,不,洛洛,我也愛你,我應該早對你說,我想娶你。” 
  洛洛面上帶著與年齡極不相附的滄桑,幸福地笑了。
  喬木然的心中忽然就泛起一陣感動與心酸,手指輕輕抹過洛洛臉上的淚水,同時抹過她臉上淡淡的皺紋,像要將它們一下抹平,讓這些用憂愁所掘就的溝壑消失。
  喬木然拿著自己簡單的行李,進入了洛洛精心營造的小家,那晚,洛洛做了幾個小菜,有豬大腸炒鹹菜,涼拌豬肚子,爆炒豬心、肝、肺。這已經是洛洛所能拿出來的最好的東西了。她熱切地觀察著喬木然臉上的表情,帶著某種希翼。
  喬木然微笑著看著洛洛,做出有點做作的驚喜,吃了一大筷鹹菜腸子,是那種熟悉的味道,曾經在養父養母家中吃過的那種味道,這就是小時候深深迷戀過的味道。
  洛洛給他倒了一小盅酒,說:“喝吧。算慶祝你回來啦。” 
  喬木然接過酒,一飲而盡,然後情真意切地說了一句話:“洛洛,這些年,辛苦你了。” 
  這句話瞬間就引出了洛洛的眼淚,她不斷的拿雙手擦拭著眼睛,就像一個受了很多委屈的小女孩,忽然見到可以訴說委屈的親人。但她什麼都沒有說,喬木然將她輕輕地摟在懷裡,說:“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再也不讓你受罪了。” 
  洛洛不住地點頭,又哭又笑的她看起來有點滑稽,喬木然這才發現,洛洛是化了一點妝的,這時粉底與口紅都被淚水染暈開來,臉上一片片地像極不規則的山地圖。

     在這個小家裡,喬木然開始了自己的工作。他半年前簽下的一個出版合同,到現在被簽定的小說卻還沒有完成。這是一部愛情小說,小說中的女主人公身上,時時處處透著歡喜的影子,而男主人公便是喬木然自己。
  但他已經有一個星期隻字未寫,洛洛那土的掉渣的語言時不時地在他的耳邊炸一下,攪得他總是心神不寧。
  “木然,該吃飯了,炒了你最愛吃的豬腸子。” 
  “木然,聽說一輛裝著幾噸西紅柿的大卡車翻了,大家都去撿西紅柿呢,我也去撿一些。” 
  “木然……” 
  “木然!” 
  “木然!” 
  …… 
  喬木然的頭有些暈,暈在這些“木然”以後的語言及生活裡。
  喬木然說:“洛洛,人家的車翻了,損失就已經很大,你別去揍熱鬧了。” 
  洛洛說:“為什麼?反正我不去,別人也會去的,這樣的便宜不佔白不佔。” 
  喬木然說:“洛洛,別總炒豬腸子啦。” 
  洛洛說:“沒關係沒關係,又不貴,你愛吃我就常做給你。” 
  喬木然看著洛洛滿臉的憨厚及不明所以的善良,只是長嘆一口氣,一切便又一如往常。
  每當夜裡,喬木然總是躲在自己的屋子裡,在黑暗中享受著屬於自己的寂寞與悲哀,洛洛常會端來一碗熱呼呼的清粥給他做宵夜。喬木然理所當然地接受著,又深深地痛恨著。
  一日,終於受不了,在洛洛放下粥碗還沒有出門的時候,他狠狠地將那碗粥推到了地上,洛洛回頭看了一眼,臉上立刻出來了悲傷懷疑,“木然,你怎麼啦?” 
  喬木然的胸口大起大伏著,像一個喘不氣來的重症病人,半晌才說:“沒有什麼,只是寫不出字來,有點沮喪。” 
  洛洛聽了,微微一笑,像是放下了什麼重負,微微一笑,說:“我雖然不知道寫字會有多難,但我知道什麼事都急不得,有一句話不是說嗎,欲速則不達……” 
  洛洛一邊以自己的方式勸說著喬木然,一邊收拾著地下的狼籍。喬木然捂著自己的腦袋,痛苦地問著:“這一切都是為什麼?為什麼?” 
  很多事,都沒有答案,有些答案,不會讓人滿意。
  喬木然看著洛洛為自己忙出忙進,心中亂成一團麻。洛洛已經在開始準備婚禮所需物品,為自己買了紅色的敬酒服,紅皮鞋,還要喬木然也出去為自己選幾套衣服。那天,她忽然拿出一疊喜貼,對喬木然說:“木然,你上過學的,字寫的比較好,這請貼還是你寫吧,但你離開這裡太久,恐怕很多人都你都認識,所以我念你寫。” 
  喬木然拿著筆,看著面前的喜貼,又盯著洛洛的臉看, 她的臉上帶著一抹嬌羞,她依然沒有學會怎麼打扮自己,臉上的粉底總是擦不勻,黃一塊紅一塊的。
  “洛洛,你真的打算嫁給我嗎?” 
  洛洛低著頭笑道:“你在說什麼傻話,難道到現在你還要懷疑這個問題嗎?” 
  喬木然覺得有些話說出來會很艱難,但卻不得不說。他說:“洛洛,可是,你從來沒有問過我,我為什麼會愛上你,為什麼要娶你。” 
  洛洛疑惑地問:“這很重要嗎?我以為我們兩個是彼此在這世上最親的人,是對方唯一的依靠,所以我們就應該成為夫妻啊。” 
  喬木然苦笑著,說:“是啊,我們兩個是彼此在這世上最親的人,是對方唯一的依靠,太對了,洛洛,你說的太對了,這沒有什麼可以懷疑的,好,你念吧,我寫。” 
  “好。現在開始吧。” 
  “劉嫂。劉嫂一家是少不了的,你上學期間,她幫了我不少忙,一次我去給你寄學費,回來時正趕上大雨,淋了雨病在屋裡,躺了兩天兩夜,燒得我糊里糊塗,以為自己就會這樣死了,是劉嫂來家裡發現我病著才將我送到醫院,算是救了我一命呢。” 
  喬木然說:“是嗎?那一定得請,找機會要好好謝謝她。” 
  洛洛說:“是啊是啊。還有擺菜攤的汪大叔,我那時候捨不得買菜,總是在他離開後去撿他扔在地下的菜葉子,一次被他發現,後來他總是送我菜。” 
  喬木然說:“好。寫好了。” 
  洛洛又說:“還有東頭的小玲,冬天買不起煤,她陪我一起去兩公里外的煤場撿過碎煤,算是患難之交呢。” 
  喬木然一邊聽著,一邊寫著,淚水一滴一滴地落在紅喜貼上……

 

繼續觀看:

[愛情感人故事]兩個愛自己的女人2

 

 

你也想擁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嗎?

單身銀行幫你輕鬆擁有一段難以忘懷的動人愛情故事!

單身銀行聯誼活動申請網址:

http://vbtrax.com/track/clicks/1189/c627c2bf9b0622deefd3a97f83229e45332811c47dfbb7a20a61b200661200a8cd36a0ef5d?subid_1=&subid_2=&subid_3=

bp6fu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